三歲裝逼 作品

第4章 大海不是打打殺殺,是人情世故

    雖然馬爾高他們都不想看到白鬍子如此去跪求羅峰,可他們卻不敢貿然上前插嘴。

    不說羅峰與白鬍子之間的關係,單單就是他們這些做兒子的實在是太瞭解自家老爹的性格了。

    “你可知道……大海不是打打殺殺,而是人情世故!”

    羅峰看著自己好說歹說,就是跪在地上,不肯起來的白鬍子,他不禁有點無奈了。

    馬爾高等人懂白鬍子這個老爹。

    他這個老爹何嘗又不知道自家兒子的性格呢?

    今天自己不鬆口,那白鬍子真的會常跪在這裡。

    可……他也沒辦法啊!

    實在是大海上打打殺殺、爾虞我詐的事情,他實在是經歷得太多、也厭倦了。

    不然的話,當年他也不會收山、隱居在斯芬克斯了。

    畢竟收山前的他可是讓五老星、甚至是伊姆都坐立不安,下面吃都不香的主。

    “老爹,我還是那句話。

    你不肯出山,我就不起來!”

    白鬍子雖然也知道自己這麼做有點不厚道,但事關自己兒子的命,事關白鬍子海賊團的生死存亡,他也是豁出去了。

    反正跪一時是跪,跪一輩子也是跪。

    “喲!長本事了啊!

    居然還敢威脅老爹我來著?

    你那喜歡跪,那就跪死在這裡吧!

    我還是那句話,其他事好商量,唯獨出山這事免談!”

    羅峰面對白鬍子的跪求,根本不為所動。

    儼然一副看破紅塵的世外高人的架勢。

    出山出山,有什麼好出的!

    出山有什麼好?

    大海有什麼好?

    不就是天天打打殺殺嗎?

    隱居在這裡養養魚,種種田不香嗎?

    我雖不在大海,但大海卻處處皆是我的傳說不香嗎?

    為什麼要答應白鬍子的跪求出山去打打殺殺?

    “叮!”

    “答應兒子白鬍子跪求:出山,獎勵世界最強霸氣、體魄、體技。”

    “拒絕兒子白鬍子跪求:出山,獎勵葵花寶典!”

    破系統!

    平時不冒泡,這時候就跳出來?

    還威脅我?

    開玩笑,老子都是做爹的人了,還怕你獎勵葵花寶典?

    面對系統的威脅,羅峰不屑地撇了撇嘴。

    可當他眼角的餘光瞄到白鬍子那蒼老、蕭索的老臉時,他那顆該死的心就忍不住軟了。

    “哎,痴兒,你這臭脾氣還是跟以前一樣!”

    羅峰看著長跪不起的白鬍子,嘴裡先是長嘆一聲,然後說道:

    “也罷,為了你,老爹破例一次!”

    年紀大了,終究還是心軟了!

    反正他是不會承認自己怕了葵花寶典,更不會承認自己惦記上了系統送出的世界最強霸氣、體技、體魄。

    他純粹就是被白鬍子所打動。

    答應出山!

    沒錯,就是這樣!

    “不孝兒紐蓋特,多謝老爹成全。”

    白鬍子愣了一下,然後一臉狂喜、卻又帶著些許愧疚道。

    “你也知道自己不孝啊?

    老爹我都退隱大海,收山幾十年了。

    你還帶著一群孫子來逼我出山!

    哼,是不是如果我不答應你的跪求,你就讓我的那些孫子跟著你一起跪啊?”

    羅峰一邊說著,一邊掃了一眼白鬍子身後的馬爾高等人。

    “小子們,還愣著做什麼?

    還不快過來叫爺爺!”

    求到羅峰出山的白鬍子眼見馬爾高等人一個個傻傻愣愣地站著不動,頓時沒好氣道。

    “過來叫爺爺?”

    “老爹,你這說的還是人話嗎?”

    “這讓我們怎麼喊得出口?”

    馬爾高、喬茲等人一聽白鬍子這麼說,他們的臉色頓時一會青一會紫。

    看上去極其精彩。

    也不怪他們!

    如果羅峰和白鬍子一樣,頂著一張老人臉,那他們還姑且叫得出口。

    可每當他們看到羅峰那張極其年輕的臉龐時,爺爺二字就愣是無法湧到嘴邊。

    這時,他們都忍不住羨慕起被關在推進城裡的艾斯了!

    起碼,他們寧願被海軍關起來,也不願意面對這種尷尬的處境。

    “怎麼?一個個扭扭捏捏,這是在做給誰看?

    讓你們喊老爹的老爹一聲爺爺還難為你們了?

    還是說,你們想不認為我這個老爹了?”

    白鬍子看到馬爾高等人還是跟番薯一樣一動不動,不禁冷聲道。

    在他看來,既然羅峰是他爹,那他的兒子自然要跟著喊爺爺了。

    至於羅峰外表年輕這些,他白鬍子才不管。

    “不不不,老爹您別生氣!”

    馬爾高看到白鬍子鬍子都氣得翹起來了,連忙走上前來。

    “老爹,我們不是這個意思!”

    喬茲也跟著說道。

    “那你們是幾個意思啊?”

    白鬍子沉聲道。

    一旁的羅峰看到這一幕,嘴上雖然什麼都沒說,但心裡卻是在暗笑不已。

    他才不會說自己等這一幕已經等了很多年。

    畢竟在收白鬍子做兒子的時候,他就已經料到了這天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