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唐若雪 作品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明爭暗鬥

    沈小雕遭受襲擊一事,葉凡一無所知,在他的計劃中,直接擊殺沈小雕始終是下策。

    他現在有太多的牌可打,不介意軟刀子捅人。

    等沈小雕車隊離開醫院後,葉凡就從窗戶跳入蔡雲裳的病房。

    蔡雲裳原本半死不活的樣子,看到葉凡出現馬上一骨碌起身:“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已經做完,現在是不是可以實現你的諾言?”

    “你最好儘快給我換身份換面孔,然後再讓我躲去一個安全之地。”

    “不然我遲早會被沈小雕弄死的。”

    她的俏臉有著一股子緊張。

    “背叛千影集團,你無所顧忌,還招搖過市,背叛沈小雕,你卻慌成這樣。”

    葉凡淡淡一笑:“看來這世道還是做壞人好啊。”

    蔡雲裳眼皮直跳,隨後話鋒一轉:“什麼時候安排我離開?”

    “這兩天你繼續躺在這裡迷惑沈小雕。”

    葉凡神情平靜:“你現在被無數目光盯著,沈小雕暫時不敢再對你下手。”

    “等到後天他去艾麗莎郵輪對賭,你再乘機飛去寶城躲起來,不然你現在走很容易讓他懷疑。”

    “這是你新的身份,新的護照,還有一個億的支票。”

    “你到了寶城後直接去金媛會所,齊輕眉會安排好你的一切。”

    他笑容玩味:“當然,你也可以選擇自己跑路,我不會有意見的。”

    他對於蔡雲裳沒有好感,現在能夠平和相對,只是他完成交易的承諾而已。

    如果蔡雲裳想要作死,葉凡是不介意她橫屍街頭的。

    “象國是亞洲屈指可數的強國,又是西方陣營的親密戰友,壓制神州的橋頭堡,我一個戲子能跑路去哪裡?”

    蔡雲裳為人雖然勢利,但頭腦還是很精明的:“除了神州地盤,其它地方,沈家隨便丟三瓜倆棗出去,就有無數人要我性命。”更新最快 手機端:

    “所以我會聽從你的吩咐去寶城,也只有那個地方有我容身之所了。”

    她看到葉凡安排自己去寶城,懸著的一顆心輕鬆了下來,隨後拿著護照和身份美滋滋看了看。

    儘管這不是她想要的光鮮人生,但比起三十八樓跳下來或被千影弄死,這個結局已經不錯了。

    “去到寶城和金媛會所安分一點。”

    葉凡提醒一句:“不然我讓齊輕眉隨時把你驅趕出來。”

    “放心,我有分寸的,我雖然是花瓶,但也是知道輕重的花瓶。”

    “對了,我有點不解,明明我可以作為汙點證人站出來控訴沈小雕,你為何還要我繼續假裝跳樓引爆韓子柒壓力?”

    蔡雲裳好奇問了一句:“現在所有人都認為是霍韓逼我自殺,她們日子只怕會非常難過。”

    葉凡淡淡迴應:“別多事,不該問的別問,按照我原來的計劃,繼續控訴韓子柒就行。”

    “好吧,我不多嘴。”

    蔡雲裳點點頭,隨後想起一事:“對了,還有一點事告訴你。”

    葉凡停止腳步望向了女人:“說!”

    “象王風流成性,妻妾成群,子女也多,男男女女加起來足足二十一個。”

    蔡雲裳神情猶豫著開口:“這也意味著一國之主的王位爭奪異常激烈。”

    “特別是象王現在八十歲高齡,看似老當益壯,實則身體危機四伏,隨時可能一命嗚呼。”

    “這也讓象國王子之間的明爭暗鬥在今年達到白熱化。”

    “為了能夠在王位上勝出,很多王子背後不僅站著王室勢力,還有著外來豪族的影子。”

    “傳聞大王子跟梵國有千絲萬縷關係,因此七王妃嫁給象王,就是要儘快耗死象王,扶持第一繼承人大王子上位。”

    “不成器的十四王子則跟沈家走得近,還尊稱沈半城為亞父,聽說第一莊準備全力扶持他做象王。”

    她拿到了新的護照和身份,也就願意把一些東西心甘情願說出來。

    而且讓沈家麻煩越大,她也就越安全。

    “十四王子?

    象王?”

    葉凡微微皺眉:“沈半城野心這麼大?”

    “沈半城在象國雖然隻手遮天,富可敵國,但還不是真正的絕對掌控者。”

    蔡雲裳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說了出來:“從地位、民心和身份來說,王室大大小小都能踩他頭上。”

    “公共場合舉行儀式的時候,沈半城要對每個王室成員下跪行李,甚至還要舔象王和王后她們的鞋面。”

    “這是象國的血統和信仰決定的。”

    “沈半城不想做臣,想要做君,但又不可能直接取而代之,不然象國民眾會把沈家撕成粉碎的。”

    她言語多了一股興奮:“所以沈半城就想要扶持十四王子象殺虎來做太上王。”

    葉凡反問一聲:“這十四王子是劉阿斗?”

    沈半城不想做臣,自然也就不會扶持厲害的人上位。

    “看起來比劉阿斗強一百倍,但實質卻不如劉阿斗有前景,因為象殺虎太狂了。”

    蔡雲裳低聲開口:“他從小就被王室寵得不成樣子,沈半城成為他的亞父後,更是放縱他所有行為。”

    “無論象殺虎是欺男霸女,打架鬥毆,或者殺人放火,沈半城都會不惜代價幫他擺平。”

    “曾經有一次,他醉酒發瘋,直接鬧市飆車,造成九死十六傷,但被沈半城壓制的一點浪花都沒有。”

    “象王偶爾看不過去要責罰胡作非為的象殺虎,沈半城也會竭盡全力護犢子,說他只是一個孩子……”“如此一來,象殺虎不僅無法無天,還變得極其狂妄,整個象國沒幾個人能入他法眼。”

    她向葉凡告知著象殺虎的底細和行徑。

    “縱子,等於黑子,殺子!”

    葉凡聞言冷笑一聲:“沈半城這樣護犢子,一看就是故意為之。”

    “象殺虎名聲不好,得罪人太多,民心也差,如果上位了,只怕沒幾個人親近,只能靠沈半城一脈輔佐。”

    “這不僅會把象殺虎綁在沈家船上,還會讓沈半城慢慢蠶食王室利益。”

    他眼睛眯起:“沈半城這手段,還真是殺人無形啊。”

    “可不是嘛,所以我背叛沈家惶恐不安。”

    蔡雲裳露出一抹無奈:“如不是沈小雕要弄死我,你又擺我一道,我是怎麼都不會出賣沈家的。”

    “希望你不會再出賣我,不然下場一定悽慘。”

    葉凡警告蔡雲裳一句,隨後話鋒一轉:“想不到你知道那麼多東西,你真是比我想象中精明。”

    “我一個柔弱女子,不多留一個心眼,只怕早被你們男人玩死還丟棄。”

    蔡雲裳臉色沒有半點波瀾,很是坦然迎接葉凡的目光:“我告訴你這些,是想讓你知道,我還有點價值,如果葉少善待我,我可能又會想起一些東西。”

    “比如我還聽說,除了大王子和十四王子有豪族支持外,九王子背後也有一股強大勢力。”

    “聽說九王子象連城跟楚門少主是結拜兄弟……”她補充一句:“就是那個什麼子軒……”葉凡腳步再度停滯:“楚子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