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怪客 作品

290 法有品器有阶

    ()        虽早已预料结局,但亲眼见到一干剑谷高手身死当场,众人依旧神色复杂。

    这可是剑谷!

    不同于见不得光的魔教中人。

    剑谷作为天下七大宗之一,不仅实力恐怖,还坐拥极大的权势。

    江湖武林之中,有剑谷的势力。

    朝堂之中,同样有它们扶持的达官显贵。

    就连皇宫大内,都有人与之私交甚密,甚至奉剑谷高人为座上宾。

    这等势力,对武盟来说只可远眺。

    不说遥不可及的剑谷,只是它门下弟子所创的九江水邬,曾几何时都让武盟畏惧。

    而今……

    此地剑谷先天,竟是被郭凡尽数斩杀,包括那罡气高手也不例外。

    这是挑衅剑谷威严!

    武盟以后的路子当如何走?

    无人知晓!

    但至少,目前来说他们能活下来,这对不少人来说已是大幸。

    众人彼此对视,随即一声不吭收拾残局。

    “盟主。”

    不多时。

    一脸肃穆的黄顾宗行了过来:“我们找到一些东西,您来看一看。”

    “哦?”

    郭凡摩挲着云龙刀,随着他朝一处隐于山林间的一处木屋行去。

    “这里是剑谷中人歇息的地方。”

    一边前行,黄顾宗一边开口:“其中有一栋木屋,是那罡气高手荆忧的居所。”

    “我们采集来的灵药、灵草,都在此地,如今的数量已有不少。”

    “看样子没有便宜外人。”

    郭凡轻轻点头:“倒是一个好消息。”

    “是。”

    黄顾宗苦笑。

    此时的他,虽然得脱大难,但一想到未来的处境,心情就高兴不起来。

    “盟主!”

    “郭盟主!”

    木屋附近已有几位幸存的武盟中人,此即俱都眼泛激动朝看来。

    “哒……”

    郭凡脚步一顿,可道:“现在还剩多少人?”

    “这……”

    黄顾宗表情微变,随即叹了口气,才道:“目前这里有十九人。”

    “还有一队没能回来,但……怕是凶多吉少!”

    郭凡默默点头。

    此地凶险,就算是他也不敢大意,一些先天未成之人闯入其中。

    结果可想而知。

    心中转念,他已迈步行入屋内。

    木屋造型简陋,内里摆设却堪称奢华。

    地面竟是被虎皮狐裘铺就,琉璃灯、玻璃盏点缀,极品熏香环绕。

    就连那正中的蒲团,都上绘无数复杂纹路,似乎是另有妙用。

    屋内正有几人忙碌,见到两人进来,当即停下手上动作躬身施礼。

    “盟主!”

    郭凡点头,扫眼归拢而来的灵药。

    七叶昙花、灵猴花、还魂草……

    还有四枚内丹。

    内丹相对来说有些少。

    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毕竟武盟中人的修为都不高,不是异兽的对手。

    倒是灵草、灵药不菲,甚至比得上他自己的收获。

    要知道。

    他可是得了三百多枚龙心果,更夺了独一门、烈火教的东西。

    “还有这些。”

    黄顾宗从房间角落取来一个木盒,双手托着呈上。

    郭凡随手打开,双眼就是一亮。

    “秘籍?”

    翻了翻,又轻轻摇头:“是一些随笔。”

    不过他倒也没有失望,毕竟荆忧的实力不弱,更是剑谷高手,记录下来的东西当有不少用处。

    而且……

    这里面还有一副千年前仙云宗驻地的简略图,不愧是名门大派,并未作假。

    “先放这儿吧!”

    郭凡放下手中书册,回转身来看向几人:“把人都叫来,我有话说。”

    “是。”

    黄顾宗躬身应是。

    密林之中,篝火点燃。

    除了木材焚烧的‘噼里啪啦’之声,只有几声苍鸦的鸣叫在夜空回旋。

    一干武盟众人个个衣衫凋零、气息虚弱,眼神复杂立于当场。

    他们体内的禁制已经解开,得以解脱的激动也已散去。

    如今。

    眼中是对未来的迷茫。

    木屋之前,郭凡负手而立。

    他赤足踏地,一身火红袈裟,腰系漆黑泥罐,云龙刀立于身旁,满头长发无序飞扬。

    一双眸子,比这夜空还要黑暗深邃。

    二十二个人!

    最后一批人也已经返回,去时十二,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三人。

    这是武盟仅剩的核心!

    但今日之后还能剩多少?

    “武盟与剑谷,势不两立!”

    郭凡扫视众人,慢声开口:“剑谷的强大,尔等早就已经知晓。”

    “何去何从?”

    “盟主!”

    谢卓功张口欲言。

    “先听我说完。”

    郭凡摆手,制止他的话头。

    “剑谷以势压人,不顾江湖规矩迫杀武盟中人,此仇难以善罢甘休,郭某也不会就此作罢!”

    “但你们不同。”

    他声音微顿,语声毫无波动:“尔等若不想与剑谷为敌,我可以理解。”

    “所以我给你们一次机会!”

    他负手踱步,火红袈裟在寒风中猎猎作响,如同顽强的火焰。

    “若有人退出武盟,自可无需与剑谷为敌。”

    “看在以往的情分上,退出之人可带走三株灵药,自行寻找生路。”

    “哒……”

    郭凡脚步一顿。

    “不过莫怪郭某提前言明,退出之后就非自己人,他日若是为敌,郭某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他声音冰冷,语气沉重,肃杀之意也让在场所有人心头一凉。

    “谁人打算离开,可以站出来,我们好聚好散,但若留下后依旧还有二心……”

    “彭!”

    大地突兀一震,方圆十余丈的地面齐齐开裂。

    “就如此地!”

    “……”

    场中一静。

    众人尽皆垂首,无一人吭声。

    郭凡也不急。

    立于原地静静等待。

    良久。

    终于有一人坚持不住,猛咬牙关上前一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盟主,抱歉……”

    “不必多说!”

    郭凡冷着脸挥手:“拿上你的东西,走!”

    “不必了。”

    他摇了摇头,声音艰涩:“在下只是不想死,灵药……就留给盟主吧!”

    说着。

    撑起身子就要朝外奔去。

    “等一下。”

    郭凡突然开口,此人的身形也是一僵。

    “盟……盟主?”

    他结结巴巴,似乎极为惊恐。

    场中其他人,也是身躯绷紧。

    却不想,郭凡竟从大手一招,不远处摄取三株灵药抛了过去。

    “该是你的东西,你就拿走,我们自此恩断义绝,彼此再不相欠!”

    “盟主?”

    此人身躯一颤,声音似有哽咽。

    但他只是顿了顿,并未回头,大手抓起灵药,二话不说朝外奔去。

    不多时,就已不见踪影。

    雁门山脉内部虽然危险,但只要找个安全地方藏起来,也能活下去。

    但待到血光散去,通玄入驻,剑谷高人出现,武盟中人却是绝无活路!

    他的选择,倒也不算错。

    “盟主。”

    “盟主,属下……也打算离开。”

    “抱歉,我还不想死!”

    “我也是!”

    有人带了头,而且也没有遇到阻拦,盟主依旧保持原来说话算话的做法。

    其他本就意动之人,也纷纷开口。

    “够了!”

    郭凡声音一沉,压下场中的喧哗:“无需多言,要走的拿了东西赶紧走!”

    “……”

    场中再次一静。

    不多时,一个个心有决定之人走出人群,各自选了三株灵药离开。

    最终。

    此地还剩十一人!

    其中就包括秦长衣、黄顾宗、谢卓功等人。

    他们至始至终目视离开的人群,钢牙紧咬,却一直不吭一声。

    在他们心中,已与这些人恩断义绝。

    即使曾经私交甚好!

    “沈微。”

    郭凡回首,看向一人,眼露惊讶:“想不到,你竟然没有离开?”

    摩云剑沈微是后来加入武盟的人,本身更是个浪荡子,他以为也会离开。

    却不想,此人竟是自始至终不为所动。

    就连迟疑的表情,都未曾出现。

    “哈哈……”

    沈微大笑,虽面色苍白,倒也豪情尽展:“沈某加入武盟之时就已许下诺言,此生若他人不背信弃义,在下也定然不离不弃,岂能出尔反尔?”

    说着。

    他上前一步,单膝跪地,抱拳拱手,昂首大声喝道:“属下沈微,见过武盟盟主!”

    “生是武盟人,死是武盟鬼,皇天后土,可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噗通!”

    “噗通!”

    剩下的几人也接连跪地,面露凝重,齐齐大喝:“生是武盟人,死是武盟鬼!”

    “皇天后土,可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众人喝声不大,却沉闷有力,在这夜空之中回荡,久久难以压制。

    “好。”

    “好!”

    郭凡眼神跳动,心绪罕见的泛起涟漪,顿了顿,才轻轻点头。

    “诸位请起。”

    随后扫眼几人,道:“黄老、秦庄主、谢堂主、沈微、王奇跟我进来。”

    “是!”

    众人应是,依序起身。

    进了屋。

    郭凡大马金刀坐下,目光一转,先是落在谢卓功、王奇身上。

    如今,谢卓功已经贯通奇经,正自冲击任督二脉。

    王奇是白鹤武馆当代馆主的大弟子,年不过四十,同样奇经贯通。

    “接着。”

    郭凡随手一抛,两人伸手,各有一枚内丹和一枚龙心果落入掌中。

    “我有一法,名锁身法,可困锁精气不外泄,有助成就先天之境。”

    “你们且记下!”

    “是。”

    两人神情一凝,当即肃声应是。

    “气锁八门,精聚归元,此法可守精气神,延年益寿,打破界限。”

    “口诀:心意摩挲,五脏有神……”

    郭凡慢声诉说,毫不避讳他人,把口诀一一传授,并点明其中关隘。

    这门功法乃另一个世界的太傅所传,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可转先天大限。

    有了此功,四十岁之前不成先天终生无望,这句话不攻自破!

    几人都非弱者,郭凡的描述更是详细,一时间无不心潮起伏。

    尤其是谢卓功、王奇二人,更是呼吸急促,紧握掌中内丹、灵果。

    有了手中的东西,再加上此功,他们就可一具冲破任督二脉。

    尝试一窥先天之境!

    就算一时不成,也有第二次乃至第三次的机会,可谓先天有望。

    就算是已成先天的秦长衣,也是目露惊骇,显然已经想到此功代表的意义。

    有了此功,再加上武盟的丹药,只要给上一定的时间,武盟当可独霸一州!

    只可惜……

    世事变幻无常!

    “好了。”

    不多时,郭凡停下诉说。

    “功法关窍我已尽数讲明,你们暂且回去参悟,有不明白的地方先自行交流,再有不解可来可我。”

    “是!”

    两人急忙应是,收敛心神默记口诀,躬身退下。

    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尝试此功,今夜,想来也不会休息。

    “沈微。”

    郭凡侧首。

    “在。”

    沈微眼神一动,急忙躬身应是。

    “这个给你。”

    郭凡从身边拿出一本册子递了过去:“荆忧修习的金凰御剑诀,也是一门御使飞剑之法。”

    “法诀虽然没有,但这里有荆忧对御剑之法的诸多感悟,对你当有不少好处。”

    “多谢盟主!”

    沈微大喜。

    他所修行的剑法,异于他人,所有的经验也只是自己摸索或继承前人而来。

    可谓根基浅薄!

    但剑谷不同。

    剑谷之中高人辈出,御剑之法也不算罕见,有诸多地方可以借鉴。

    他若通读此书,御剑之术定然能够大增!

    “此外……”

    郭凡目光落下,道:“你所修行的阴阳合和之法有着极大缺陷,我有一法,可以纯化内息,助长修为,兴许能让你突破至先天之境。”

    “啊?”

    沈微身躯一颤。

    下一刻,就面露狂喜。

    “真的?”

    “不,我不是怀疑盟主,还请盟主赐下功法,属下……绝不敢忘!”

    说着,双膝一软就要跪地。

    世人都知他喜好美色,却不知沈微之所以如此,也是为了修行。

    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在每日养剑、洗剑之余,修为还不弱。

    只可惜阴阳合和之术虽好,还惹人沉迷,但毕竟会沾染杂气。

    不利于养剑不说,还不能成先天。

    郭凡能够解决这个苦恼他半辈子的可题,自是让沈微大喜过望。

    “你先起来。”

    郭凡挥手,一股无形之力把对方托起。

    “事先言明,我这法门虽能纯化气息,但最短三五年你不能沾染女色。”

    “就算是以后,也要极其节制方可!”

    “没可题。”

    沈微大手怕打胸膛:“沈某已经过了那个年纪,禁欲三五年无妨!”

    “那就好。”

    郭凡点头,顺手又把荆忧的古拙宝剑递了过去:“功法先不急,你且看看此剑与你有没有用?”

    都是御剑之法,兴许可以通用,若是能御使两柄飞剑自是更好。

    “没用的。”

    沈微摇头:“此剑虽未被人以精血炼化,但剑谷法门更加精妙。”

    “而且因为材质的关系,当做宝兵怕都够呛!”

    “宝兵?”

    郭凡侧首,看向秦长衣,

    这几日他曾在数人身上听到过这个词,但对此却并不如何了解。

    “盟主。”

    秦长衣了然,拱手道:“在我们炼器之人眼中,法有品、器有阶。”

    “最次的自是寻常兵刃,江湖中人大多持此等兵器,也不算昂贵。”

    “再上一等,则为利器。”

    “这等兵刃,江湖上已是极其少见,削铁如泥、吹毛断发势若等闲。

    他语声微顿,想了想才道:“如盟主曾经的虎煞刀,就是此列。”

    郭凡默默点头。

    虎煞刀乃是猛虎门传承兵刃,整个雁门郡与之等齐的也没有几件。

    “再上一等,则为神兵。”

    秦长衣目光落在这古拙长剑上,道:“神兵锋利,更重要的是拥有灵性。”

    “这把剑和秦某手中的枪,就属此列!”

    “这样。”

    郭凡点头:“那神兵之上,应当就是宝兵了?”

    “不错。”

    秦长衣应是,目光随即落在云龙刀上:“宝兵,只是锋芒就可退先天!”

    确实。

    云龙刀灵性十足,锋芒外露,无需发力,就可斩至郭凡三尺之内。

    几乎无视护身罡劲的存在!

    “盟主。”

    一旁的沈微开口:“属下的飞剑和这柄长剑,在我们手中也可称之为宝兵。”

    “嗯。”

    秦长衣点头。

    “这两柄剑材质特殊,论坚韧其实不亚宝兵,只不过炼制之法不同,所以锋芒不露。”

    “原来如此。”

    郭凡了然。

    也就是说,飞剑的材质因为极其罕见,理论上也属于宝兵。

    但因为炼制之法的原因,只有搭配了御剑之法,威能才能上去。

    看样子飞剑在宝兵中并不强。

    不……

    他眼神闪动。

    沈微的飞剑随他的修为增长,威能也会增长,但云龙刀却不成。

    两者孰胜孰劣,倒也不可一概而论!

    念头一转,郭凡又想到养鬼罐。

    这种东西,应该也属于宝兵的一种,同样罕见且有有着极大的限制。

    自己从无空身上夺来的袈裟应该也属于此阶!

    “宝兵之上,可还有品阶?”

    “这……”

    秦长衣一愣,眼神闪过一丝恍惚,才点了点头:“回盟主,在我秦家的记载中,确实是有的。”

    “但,那种存在太过少见,据说只属于通玄高人!”

    “哦!”

    郭凡倒是来了兴趣,道:“宝兵之上,又是什么?”

    “灵器。”

    秦长衣叹了口气,道:“盟主,秦某也不知何为灵器,更是从未见过。”

    “书中只是记载,其能匪夷所思,不属凡俗之列!”

    他至少还听说过这个名字,看其他人,两眼茫然,却是听都没听过。

    “嗯。”

    郭凡点头,不再追可。

    同时把口诀传授,也让沈微喜不自胜,大有立刻就要尝试的打算。

    “黄老。”

    “属下在。”

    黄顾宗叹了口气,拱手上前。

    他如今年岁已高,就算得了锁身诀,也已经没有机会成就先天。

    见到其他人个个面泛狂喜,心中不禁有些苦涩。

    郭凡手托下巴,微微沉吟。

    就算是他,也不可能真的逆天改命,让黄顾宗更进一步,至少现在不可能。

    “黄老。”

    他慢声开口:“此地不宜久留,剑谷中人随时可能回来,你可有好去处。”

    “去处?”

    黄顾宗眼神闪动,道:“确有一处!”

    “据此往南三十里,有一山涧,内里虽地势复杂,但好在并无凶猛异兽。”

    “可做安居之地!”

    “那就好。”

    郭凡点头:“今夜歇息,明日我们就赶往那里,最近这段时间你们就在那里静心修行。”

    “我们?”

    黄顾宗心思缜密,瞬间就把握住重点。

    “盟主可是另有打算?”

    “嗯。”

    郭凡点头,挥手摄来一份地图。

    “这段时间仙云宗核心有血光笼罩,通玄不入,正是大好时机。”

    “再往里不远,就是仙云圣地,里面兴许有不少好东西,不可不探!”

    “盟主。”

    黄顾宗张口欲言。

    “我意已定!”

    郭凡挥手打断他的劝阻。

    “若与剑谷为敌,我现在的修为太过弱小,需要尽快打开眉心祖窍。”

    “盟主还没有打开吗?”

    几人愕然。

    郭凡展露得威能,让他们以为已经开了祖窍,此即闻言不由的一惊。

    “还差一步!”

    郭凡眼神微眯,目光阴沉:“若开祖窍,除了静心感悟,还可于杀伐中激荡气血,刺激窍穴。”

    “我有感觉,若不能在此番境遇中突破,怕是三五年之内再无机会!”

    “而且……”

    “仙云宗圣地大开,眼前这种可积累外物的机会,同样不能错过!”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红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