町上枫 作品

第20章 作比较

    宋宇带着一身烧烤味进了宿舍,拉开椅子就坐下了。他没跟以前一样利索的脱.衣服冲澡,反倒是盯着前方叹了好几口气。

    “怎么回来就叹气?”

    白安这会儿还在打游戏,他还以为宋宇跟林学知出情况了,于是将游戏的麦给关了,将耳机拿下,冲宋宇问道。

    “你说人和人之间咋就这么多不同呢,有些人的命为什么就这么惨?”宋宇看了白安一眼,感慨道。

    白安皱眉:“你怎么突然悲天悯人了?是因为林学知?”

    “是。”宋宇点了点头,“你也知道,我不是个很有同情心的人。可是学知是我喜欢的人,我看他从小吃了那么多苦,就特别难受。”

    “我有事,先不跟你们打了。”白安见宋宇说的不像假话,面上也正经了一些。他再度开麦,冲游戏里的赵乾坤和林崇说道。

    “诶?白哥,白哥,这一把才开场呢。”赵乾坤有些无奈道。

    林崇笑了一声,道:“要么是宋宇找,要么是江亦婷找。行吧,你下你下,我们下一局找班长来也行。”

    “嗯。”白安点头,退出了游戏。

    “今天学知带我去兰亭校区那边商业街吃烧烤,遇见他哥了。”宋宇想到林学知他哥那一身十几万块的行头,又想到林学知身上一百多块钱一件的品牌折扣外套,心里也替林学知觉得憋屈,“他哥那头发精致的,那几万块的西装,真是和学知一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哥很有钱?”白安抓住了重点。

    “跟我舅舅家差不多,反正往那一站,那个长相那个气质那身派头,一看就是上流人士。”

    白安自己家条件也不错,但比不上宋家,不过他有个舅舅也很有钱,算是棠湖比较上层的人物之一。

    “能让你觉得有钱的人,一定是个有钱人。你知道林学知他哥叫什么吗,或许有可能是我们认识的人?”白安问道。

    宋宇摇头:“学知没细说,我就没仔细问。我当时看他哥那个眼神特别不舒服,就很看不起学知,因为学知这么说,算是个没地位的普通女人生的私生子。”

    “你之前不是做过这个猜测吗,应该有心理准备才对。”

    白安很少见宋宇对哪个男生这么上心过,以前那些对象,宋宇也对他们很好,但也不过是甜言蜜语的套路罢了。但是很明显,宋宇对林学知,不只是单纯的喜欢,是开始走心了。

    白安一面希望宋宇可以有个稳定的对象,一面又希望宋宇不要跟林学知在一起。他觉得林学知不适合宋宇,宋宇跟这样一个有复杂背景的人在一起,很可能引火烧身。

    “确实有过猜测,但学知是私生子,是我能想到的最坏的可能。”宋宇再度叹了一声气,继续道,“毕竟猜测是猜测,现实是现实,我看学知面对他哥那样,我都跟着憋屈。”

    “你跟他哥起冲突了吗。”白安能感受到宋宇对林学知他哥的不满,于是问道。

    “那倒没有。”宋宇摆手道,“不过我确实表示了我的立场,毕竟我跟学知要成为恋人关系,他哥再有钱也最多成为我们家的一个盟友而已,我不会跟他闹太僵,当然我也不会讨好他。”

    白安点头:“确实,你家里的条件,或许他反过来讨好你也不一定。”

    “他来讨好我?”宋宇闻言,都乐笑了,“你是没看到他那个拽了吧唧的样,我觉得他能够正常跟人说话已经不错了。”

    白安无奈道:“他估计是看你是林学知的朋友,所以才对你这样。”

    “他对他朋友态度也一般般。不过他那个条件,这么傲也正常。”宋宇看了白安一眼,笑道,“就跟你在外面那样,不过你脾气比他好多了。”www..co(m)

    “怎么突然说我?”白安无奈一笑。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看林学知他哥那拽拽的样子,就想到了你。而且你们俩长得都特别好,都是一种类型的花美男,所以我就把你俩比较了一下。”宋宇回想起来第一次见林学知他哥的感觉,越回想越觉得林学知他哥跟白安很像,也不是说长得很像,是气质跟长相类型很像,甚至性格都有一点像。

    “是吗。”白安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哥哥,叹道,“你这样说,我都要以为你遇见的是我哥了。”

    “你哥?林学知他哥能跟你哥比?”宋宇瞪大眼睛拍了拍大腿,摇头道,“你哥跟你长得是挺像,你们三要是就只看脸,确实是一个类型的花美男。但是你哥气质温柔很多,而且性格也温和一些,就是跟你爸一样,都有点古板。”

    白安笑了:“你才见过我哥两三次,怎么了解得这么透彻?”

    “看女人我比不过你,看男人我肯定比你在行。还别说,我挺喜欢你哥那个类型的,温文尔雅,腹有诗书气自华。”宋宇虽说是个体育生,但他同白安一样,文化分都是差点过了k省一本线的。

    “我哥是很优秀很有才华,但你也知道,我们俩感情一般把。毕竟他是个品学兼优的医学硕士,而我是个体育生,我们之间共同话题太少了,又都比较不爱说话。”

    宋宇知道白安家里的情况。白安父亲是棠大医学系有名的教授级人物,还是棠大第一附属医院的内科医生,德高望重得很,同时也严厉到不近人情;白安的母亲则是一个退役的国家级跳远运动员,后来就退居幕后做了教练,还和人合作开了一家高档的健身房,所以白安家里不缺钱。白安的父母都是不苟言笑又对孩子要求极为严厉的人,白安兄弟俩,哥哥白谦接受父亲的教诲也成了一名医学生,现在就在棠大第一附属医院外科做实习医生;而白安,则从小跟着母亲增强体质,当的是体育生,也成了国家级运动员,只是不比当年母亲的辉煌。

    还记得高一那次跳高比赛,他终于超过了白安的最高纪录拿下了省里的青年运动会的跳高冠军。只是颁奖之后在拐角处,他却亲眼看到白安的母亲直接将白安的铜牌扔到了地上。宋宇一直记得白安当时受伤的表情,也是因为那次契机,他才跟白安走得更近了一点。

    他和白安,在赛场上是彼此强劲的对手,但也是对方很重要的朋友。

    “没事。你哥对你挺好的,也很关心你。”感受到白安有些低落的情绪,宋宇还联想到了去年全国青年运动会的事情,他心里也跟着有点难受,于是抬手拍了拍白安的肩膀,道,“他前几天还打电话问我,你在学校过得怎么样,钱够不够呢。”当然,也问了白安是不是又交了新女朋友……

    “他自己一个实习医生没什么钱,还来问我。”白安忍不住道。

    宋宇还想说些什么,白安的电话突然响了。

    拿起书桌上的手机,白安看了眼来电显示,不禁皱起了眉。

    “喂,表哥。”白安接通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