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上楚

    我心烦意燥的挂断陈澈的电话转而联系了宁瓷,能处理这些事情的人我只信他,有他在楚家那边坐镇令我很放心,我吩咐完一切之后仍旧待在‘柯染’的房间里苦恼的想着线索,以及脑海里一直回荡着楚靳萧所说的那些话,令我感到不安可是又不得不收网!

    究竟是哪儿出了差错呢?!

    我万分不解,就在我心里感到特别压抑的时候陈慈从外面推开了门,她站在门口目光冷漠的盯着我,“你爸将柯家做成了空壳子,你应该清楚他将资产转移到了哪儿吧?”

    我懒得理她,闭眼沉默不语。

    她见我这样的态度语气里透着稍许怒火又道:“现在的楚靳萧自己都自身难保,你以为你一个楚太太的身份还能护住你吗?”

    我翻过身背着她道:“出去!”

    “柯染我是你妈!你这什么态度?”

    我妈?!

    她怎么好意思说这个话的?

    我冷漠的说道:“从小到大你都未曾将我当成你的女儿,我开始期待过你的,希冀我的妈妈能够疼疼我,可是现在……从爸爸躺在病床上之后,我对你再也没有任何期待。”

    我说的这些话是‘柯染’的真实想法。

    陈慈有一瞬间的迟疑,“柯染。”

    我忽而想起楚靳萧说的杀人得先诛心。

    我捞过被褥将自己裹住道:“无论你与爸爸的关系有多么的糟糕,我都是与你一脉相承的骨血,我的身上真真切切的流淌着你的血,可是你从未在意过,我在想世界上的母亲可以恶劣到何种程度如此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我想你或许是没心的女人,可是你待哥哥又那般温柔……我病了,抑郁症是很难治愈的病,我的心时时刻刻都在受折磨,这些是你与经纪人王鸥赐予的,而将我送到王鸥身边的也是你,我成如今这样都是你造成的,我不会原谅你当然也不会怪你,从今以后……反正我已经被赶出柯家,我们之间就当是陌生人,你现在也不必过来找我说话。”

    陈慈声音压抑的喊着,“柯染。”

    我低声道:“你出去吧。”

    “柯染,倘若你听话这儿还是你的家,你可以在这住一辈子,但你绝不能与你哥哥争抢什么,你爸转出去的资金你也要告诉我。”

    这话是她心有愧疚还是惦记资金?

    应该是惦记资金吧?

    我失望道:“我不稀罕这里,今后也不会承认你是我的母亲!你走吧,别在这烦我。”

    我是替‘柯染’失望。

    替逝去的那个柯染。

    外面的门被关上,我突然想起爸是爱陈慈的,他娶她除开是商业联姻更多的是爱。

    我灵光一闪,立即起身到我爸的房间寻找着线索,我爸和陈慈一直都处于分居的状态,因为他又一直在国外打拼事业所以房间里的陈设很简单,就只有一张结婚照孤独的摆放在床铺的正中心的位置。

    我过去盘腿坐在床上用目光研究着,实在看不出蹊跷,索性起身将婚纱照撕碎了。

    反正他们两人之间的婚姻名存实亡。

    婚纱照后面有一个内夹层,我撕开看见里面有一串像密码的数字,上面写着一家银行的地址,我拿着纸条立即起身离开柯家。

    路过那条德牧它又疯狂的吼我。

    我转过身瞪着它,“闭嘴。”

    上斐的声音突然响在耳边道:“狗是有灵性的,它清楚你换了灵魂,对你防备而已。”

    我低声问他,“你不是回地狱了吗?”

    上斐没有理我,我依照地址到了那家银行根据提示找到一个保险柜,打开看见里面有一张银行卡,银行的经理说是一家公司的基本户,我想父亲很可能用的我名义注册。

    我立即让宁瓷查我名下的公司注册。

    果然,有一家名为尔禹的科技公司。

    尔禹是父亲的字,陈慈并不知情。

    她从未关心过父亲的任何私事。

    除开父亲有字,像楚家以及君家这样的大家族都是有字的,楚靳萧的字名为上楚。

    是楚靳萧爷爷取的。

    上为人上人的上。

    楚取自楚靳萧的姓。

    而君慕白的字我并不知情。

    他从未与我说过。

    我自然也没有问过。

    我拿着这张卡在银行里等着宁瓷,等他到了之后我将这张卡交给他道:“里面是柯家过半的资产,你知道如何利用,还有楚家那边……一定要在一周之内做空楚家,将资金全部转入唐风,我是楚靳萧的妻子,他的钱属于我,以我的名义投资唐风不会有闪失。”

    宁瓷恭敬道:“是,柯总。”

    做完这一切我回到了楚家别墅,管家的神色很忧心还不停的安抚我,还提道:“之前老宅那边打过电话,老太太询问你的状况。”

    我问他,“你怎么回答的?”

    管家如实回答道:“我说太太很担忧,然后老太太就让我安慰你的情绪,说这些事交给他们处理,让你尽管过自己正常的生活。”

    他们越待我好越让我心底烦躁。

    晚上的时候宁瓷联系了我。

    他说沈念和甘家包括一些大小家族都愿意分批购买楚家的资产以及股权,特别是沈念和甘家那边愿意购买楚家百分之五十的股权,剩下的一些家族会共同分摊剩下的百分之五十,但购买股权需要楚靳萧亲自签字。

    楚靳萧可不会签这个字。

    而且他人还在看守所。

    “嗯,三天后你让陈澈联系我。”

    这三天我哪儿都没有去,耐心的在楚家别墅等着,三天之后陈澈带着股权售卖合同找到了我,然后他带着我到了楚靳萧被关押的看守所,在看守所门口我遇到了段衡锦。

    段衡锦笑容灿烂的喊着我,“小柯染!”

    无论他笑的多明媚他都是恶魔。

    我从容的问:“楚靳萧呢?”

    “关着的!我将你前些时间托我办的事告诉他了,他的神色竟然没有丝毫的震惊!!”

    段衡锦守不住秘密的。

    因为他最喜欢做的就是到处挑事。

    我咬了咬唇问:“我能去见他吗?”

    “当然,可他不会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