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无贱 作品

第567章 镇棺铜镜

    “逸安,帮我稳定,要要推算这里的路。”石头沉声道。

    “放心好了,交给我。”周逸安随即走到了石头面前,两人相距一步,刚好占据阴阳两极。

    “要开始了吗?”张三山嘟囔道。

    “不是,你们谁能给我讲讲这四盘是什么?这些里面的移动的东西是什么?”江尘疑惑的问道。

    “四盘,就是奇门遁甲的千万变化,四盘分为天盘,地盘,人盘,神盘。”张三山缓缓道。

    “就是这四盘?那这些小格子内的情况呢?”江尘指着远处的那些小格子道。

    “天盘是由天蓬、天芮、天冲、天辅、天禽、天心、天柱、天英九星组成,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天时。”张三山居然头头是道的说了起来。

    那边的周逸安用一种特殊的手段稳定了四盘,石头已经在里面推算了起来。

    “那地盘呢。”和尚问道。

    “地盘其实就是大地,大地是固定的,故而其称之为‘九宫八卦’,其中九宫的演化我就不多说了,其中八卦就是后天文王推演的八卦,也就是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个卦象,也就是八个方向。”高胖子补充说。

    “不错,这就是地盘,至于人盘,就是奇门遁甲中最重要的一个基础,就好像下棋的棋盘一般重要,人盘也就是人世间发展的元素,用于预测人世间的吉凶,故而构成人盘的是为八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与开门。”张三山出声道。

    “那神盘呢?”张千秋也很是好奇,对于这种东西,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虽然他是张家的老大,可是他一心都在武学之上,对于这些都不是很清楚。

    “所谓的神盘,就是我们身边的这两个圈,神盘为奇门遁甲中最顶端的盘面,它代表着宇宙间无法定义的力量。”周逸安突然说道。

    “不错,所谓的神盘也是有划分的,现在被划分成了九个元素,植符箓、腾蛇、太阴、**、白虎、玄武、九地、九天。”高胖子接过了话头道。

    “这就是四盘吗,也没有什么感觉啊?”和尚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道。

    “是没有什么感觉,可是这天盘、地盘、人盘、神盘一起移动,就会出现无数种可能,或吉或凶,谁也不知道,而要通过这四盘推算出一个人的福祸,那需要很大的手段,因为这是天机。”周逸安说。

    “不错,如果说把天地万物比作一个精密运行的电脑,那么术士就是其中的电脑病毒,可是病毒虽然了解,可是想要刺探这个电脑中的东西,就会被电脑中的防火墙发现,会受到报复,这也就是报应,所以一般术士很少给人测命,而且即使测出来,也只敢隐晦的说,否则会有更大的坏处,所以那些术士说话都是云山雾里的,就是为了规避所谓的伤害。”石头突然开口了。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不由的看向了他。

    只见他站在那边,脸上发白,嘴角已经溢出了一丝丝的鲜血。

    “石头,你没事吧。”所有人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这里的秘密我已经破解了,江尘你说的不错,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就是生机,给我起。”石头掐了一个奇怪的手势,怒吼了一声。

    江尘此刻已经触摸到了先天门槛,对于四周的天地灵气很是敏锐。

    他感觉到,随着石头的动作,四周的天地灵气居然开始移动了。

    几秒钟后,只感觉在整个圆台不断的抖动,慢慢的,居然出现了机关,一个个的长明灯出现,在接触到空气的时候顿时就亮了。

    “这。”看着这一幕,江尘突然想到了自己那个奇怪的梦,这里的一切,此刻跟梦里的一模一样。

    “还有一口棺材呢。”高胖子指着最中心点道。

    江尘顺着高胖子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不其然,一口棺材被摆放在了那边。

    看着棺材上的花纹,江尘猛然拉住了想要考过去的高胖子道:“不要过去。”

    “江尘,你这是怎么了?”高胖子扭头看着江尘,却见他额头冒出了不少的汗珠,神情紧张的说着。

    “我见到这东西。”江尘看着那棺材,整个人仿佛被定身了一样,没有一丝丝的异动。

    “不,不会这样的。”江尘摇头说。

    而四盘具化以及消失,周逸安带着石头走了过来。

    “你俩赶紧看看,江尘这是魔怔了吗?”胖子喊道。

    周逸安把石头安放在了一边,然后给江尘检查了起来。

    “不用,我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罢了。”江尘拦住了周逸安的手。

    “你到底想起了什么事情?好的坏的?”高胖子问道。

    “坏的,我之前睡着的时候,就见到过此刻的场景,也有一口棺材,也是同样有这么多的长明灯,棺材是青铜材质的,上面有无数奇怪的花纹,而且,棺材上面还有一面镜子,青铜打造的镜子,就在哪棺材盖上。”江尘瞳孔紧缩着。

    “你该不会是睡多了吧,那明明是铁的,你看都生锈了。”高胖子指着那边的棺材道。

    “不,是青铜的,那是铜锈,并不是铁锈。”石头上说。

    “得了吧,我看看。”高胖子说完不管江尘等人的阻拦,然后直接走向了那口棺材。

    几分钟后,高胖子瞪着一双眼睛回来了。

    “是青铜的,是铜锈,而且上面真的有一面青铜制作的镜子,而且那镜子很是光亮,比起现在的镜子都是不差分毫的。”高胖子深吸了一口气道。

    “果然,果然是这样,我们不能靠近,上面会有棺材,会把我们都倒扣在其中的。”江尘抓着高胖子的手慌忙说着。

    “那镇棺铜镜,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石头说。

    “镇棺铜镜?这里为什么会出现镇棺铜镜,难不成这棺材真的犹如江尘说的那样,是一个机关?或者说里面有什么不能触及的秘密?”张三山沉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