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 作品

第一百五十一章:盐务衙门

    见事情已经明确了,许皓就让那名侍卫下去了。

    没有盐,范山他们就没有继续烧烤,反正对于他们来说一顿少吃一点也没什么。

    许皓在郊游回去之后就让范山带着一些人去查盐的事,由于调查的距离较宽,所以需要几天的时间。

    晚上许皓找到了孙秀秀,对其问道:“秀秀,你知道你开的酒店中盐的进价是多少吗?”

    “这个啊,我想想。”孙秀秀对于许皓突然问道这个问题一时还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大概记得是五百多文钱一斤。”

    “这么贵?”

    “当然,我店里都是用的没有杂质的高级雪盐,当然贵了。”孙秀秀对于许皓今天这么关心盐的事有些疑惑。

    反而问道:“皇上是要对盐价动手吗?”

    对与孙秀秀的提问许皓随口回答道:“我只是觉得我的子民不应该要为吃盐而烦恼。”

    “那皇上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那到不用。”

    三天后范山回到南京,将各个地区盐价的调查表交给了许皓。

    从范山的调查结果来看,各地的盐价差别并不是很大,但精品盐的价格很高,很多老百姓都吃不起雪盐,只能买那种劣质的盐石。

    关于明代的盐引问题许皓知道一些,那些盐商各个都是大财主有钱的很。

    许皓前面只是对那些大地主进行清理,但对于这些有钱的商人并没有做过多的处理,只要不碍着自己都没怎么管。

    但现在要对这些盐商动动手了,不然自己中华帝国的百姓连盐都吃不起,那如何才能脱贫致富。

    所以第二天许皓就将江淮地区的几大盐商都找了过来,开始整治盐的问题。

    接见这些盐商的是户部尚书刘成治,见所有人都到齐了,他率先说道:“叫你们来呢,是陛下想要整治盐的买卖问题。你们手上的盐引是明朝下发的,在今朝当然无法在使用。”

    对于刘成治的话,几位盐商都没有很惊讶,毕竟已经改朝换代,前朝的一些东西当然是不能用了。

    其中四大盐商之首的鲍安筠站出来对刘成治抱拳说道:“大人要如何才能将这中华帝国的盐引卖于我等,尽管说我们一定不还口。”

    其他人也接连附和鲍安筠的话,从这些话就可以看出他们对于自己实力的自信。

    但刘成治接下来的话确让他们十分的惊讶,刘成治说道:“陛下并没有打算售卖盐引,以后盐引这个东西就不存在了。”

    这句话可把这些人吓傻了,没有盐引就是说他们现在全部都是贩私盐,这可是重罪啊。以当今陛下的脾气,直接抄家都是轻的。

    鲍安筠连忙哀求道:“大人你可的帮帮我们,我们全家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这盐场之中。朝廷这样突然取消盐引,这让我们怎么活啊。”

    刘成治看着眼前这个六十好几了的老人在自己面前哭惨就忍不住上去抽他们一顿,你们活不了?那天下就没几个人能活的了了。

    这些只是在心里想想就行,可不能表现出来,毕竟他可代表着朝廷。

    “你们放心,虽然陛下取消了盐引但还是给你们留了一条路。”

    “大人快说,我等一定照办。”见还有生机,这四个老头子蹭的一下就来到刘成治面前请求道。

    “你们先坐下,且听我细说。”刘成治连忙躲开这些人。

    “陛下的意思是由朝廷牵头成立一家盐务衙门专门从事食言的生产和售卖,而这盐务衙门的的分子将会拿出一半来向商人售卖。

    怎么样,不知各位可有想法?”

    “不知这分子如何售卖,价格如何啊?”

    “陛下的意思是这一半的分子总共售卖十万两银子,先由你们四位认领,如果还不够就由朝廷向其他商人兜售。”

    “十万两!”

    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这些一向富裕的人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陛下这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

    “你们别嫌贵,到时这江淮地区甚至是整个华夏地区都是这个衙门的管理销售的范围,这十万两可一点都不多。

    再说这衙门既然成立了,自然需要人管理。如果你们加入,那着管理的名额自然没有人比你们更合适。

    由朝廷在后面给你们撑腰,着生意想必要好做的多吧。”

    刘成治直接抛出了重磅炸弹,盐务衙门是朝廷的,里面的管理人员自然是朝廷的官员。

    要知道他们可吃过不少自己身份低下的亏,现在有了这官身,做起生意来自然要轻松许多。

    而且许皓还开出了其他地区经营的资格,这可是一个大大的蛋糕啊。

    他们商量之后同意了刘成治的建议,并且他们四家直接将这十万两银子全都认下了。

    得到这些人的同意,刘成治将早就拟定好的合约拿了出来交给他们说道:“既然你们已经同意了,那就在这上面签字吧,记得写下你们认出的银子。”

    当他们拿着合约的时候,看见上面一条条罗列的十分清楚的条例,心中就感叹道:“这陛下早就将全部都计划好了,只是叫他们来出银子的。”

    在将签好的合约交还给刘成治后,后者又拿出了四份计划书递给了他们。

    “你们仔细看看,后面就按照这上面的来进行,由朝廷出技术,你们出人手和银子。陛下今年的目标是要让这江淮地区的所有人都吃上雪盐。”

    听到要让所有人都吃到雪盐,那就证明要将盐价压的很低,但以他们现在的生产力来说,这是不可能的。

    刘成治看出了他们的疑惑,解释道:“各位不必惊慌,陛下给你们的生产技术要比你们的高级的多。无论是数量和质量都要好上很多,自然价格就能压低。”

    在朝廷的支持下,盐务衙门很快就建立起来了,其总部衙门设在了扬州。鲍安筠任提举,其他三人任同提举。

    朝廷只派人对生产经营进行监督,不参与实际的生产和销售,这些都由他们这些专业的人来做。

    许皓相信随着制盐生产力的提高一定可以将食盐的价格降到很低,让老百姓再也不用为吃盐所烦恼。

    实际情况也如许皓所期望的那样,在公元一年结束的时候,南京城中的雪盐价格已经降到了每斤八文的价格,真的是所有人都能吃上好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