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辞行

    小七还是一如既往的坐在了爷爷的身旁,老爷子的身旁除了她就是爹,这是陆家这么多年的坐法,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如以往一样一顿午食在寂静无声中用完。

    下晌的时间过的很快,小七与锦绣也把剩余的吉祥结蝴蝶结完成。

    然后去后面的院子里,陪着利牙,红枣,黑豆红豆交流了一番感情。

    卫氏与王氏则是坐在凉亭中为家里的这两姑娘做新衣,并时不时的把她们喊过来比划几下。

    俩姑娘经常骑马衣物磨损的还是比较快的,故而她们换新衣服的频率也是比较高的。

    说到做衣服,就不得不提女红和刺绣这方面的事情,俩姑娘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没天分,还是心底没有兴趣,总之就是学不会。

    这一点可让卫氏与大媳妇王氏愁的不轻,你说一个姑娘家家的连女红都不会做,以后嫁人了可怎么办?

    任她们怎么教,两姑娘不是动动扎着手,就是缝错了位置,总之一件衣服做下来,先不说针脚的问题,也是没法穿的,不是分不清哪和哪就是前后左右弄倒,这好不容易不错了吧结果做出来的还是翻着缝的。

    后来教了很长时间,把好性子的卫氏都教的着急了起来,最后还是在陆中守的劝解下,才放弃了对她俩的荼毒。

    按照陆中守所说的,大不了以后给闺女和孙女多陪嫁些银子,另外在陪嫁一个会针线的丫头就是。

    再不成就招个上门女婿,到时候女儿孙女儿不会女红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还不用担心孩子在婆家受气受欺负什么的?

    话说就你们女儿孙女那样的,谁又能欺负得了她们?她们那武力值不欺负别人那都是好的了……。

    温家,“主子,不能再拖了,温九带来的消息说,大将军身体近来越来越不好了,咱们要早些回去早做打算啊。”席管家满脸肃穆的对着温故说道。

    温故眸眼幽深的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席管家你吩咐下去准备一下,明日凌晨咱们就出发回京都。”

    席管家听到主子这么说,脸上一喜,迅速回了声“是”便急忙从主子的书房拐了出去,他要赶紧安排起来。

    望着席管家离去的身影,温故不有的想到了远在京都的祖父。

    祖父的身体确实越来越不好,他不能这么自私的一直待在青云村,还有一点最重要的是,祖父让温九过来催自己,一定是趁着他现在身体还允许的情况下把温家军彻底的交给自己,至于温家军的号令符早已经在他的身上了。

    温家军是温家的私军,即便是当今圣上也没有权利号令温家军,这是在太祖爷时为奖励温家为大桑国做出的贡献特许的,特例让温家拥有自己的私军,只要温家的直系不绝,这温家军就一直属于温家。

    温家人的身份再加上号令符,要想号令温家军,两者缺一不可。

    每年来,将军府中不知来了多少盗贼,目的都是为了这个号令符,只是让他们失望的是每次都是铩羽而归,根本找不到任何像虎符的东西,让幕后的黑手捶胸顿足,这也是为什么这些盗贼能够全身而退的原因。

    对于温家军这方面,温故倒是不怎么担心,最担心的还是祖父的身体,如今祖父已年遇八十了,能活到如今也是不放心自己。

    温故一想到祖父就觉得自个儿特不孝,一直没在祖父膝下尽孝,让祖父这么些年来一直独自撑着。

    想到祖父如今带病之身,温故眸色深沉了些,或许他该再脸皮厚些去陆家带些井水回去,希望对祖父能有一点帮助。

    温故知道只要自己开口,陆家是肯定会给的,还有既然决定走了傍晚的时候也该去陆家辞行了。

    要说在青云村里,他最舍不得的就是陆爷爷婶婶和小七了,陆爷爷和婶婶对他是真的好,无论是什么都想着他。

    对于小七是他不舍得离开,这些年来,他不由自主的被这姑娘一点一滴的吸引住了,她强大的武力值,她洒脱淡然的性子,以及那翩然若仙的姿容无一不吸引着他。

    但他也知道小七是不会跟他一起离开的,这姑娘对待他,既让他感觉不到冷漠但也不会是过分的热情。

    从来不会像村里的其他姑娘,见到他会有脸红说不出话的时候,当然村里的姑娘他也没和她们说过话。

    小七的心除了自己家人,周围像是裹了一层层的冰圈儿,让你很难能够走进她的心里,这点让温故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很是沮丧。

    唉,想到小七温故叹了口气,只能顺其自然顺,随缘吧。

    他从来没有想过用权势来逼迫陆家,不仅仅是因为陆爷爷,还有小七那个性鲜明的脾性。

    他倘若这么做了,温故有种预感,他一定会落不着好,反而会因为偷鸡不成蚀把米。

    少倾,温故收起心中复杂的思绪,把心彻底的静了下来,眸色看向了手中的兵书沉下心来研究了起来。

    很快夕阳西下,夕阳下的天空被日头的余光染成了一片片红色的锦纱,光彩夺目,美得耀眼。

    陆家用完夕食后,陆中守与女儿陪着爹正喝着蜜茶的时候,温故到来了。

    温故是随着大哥一同来的,看到温故小七眸色微深,夕食时温故没有在陆家用,按照以往的情形,应该不会过来了。

    他这应该是有事情吧。

    “故儿,坐吧”老爷子应温故的要求早已已经改称他为故儿。

    接收到爷爷的目光,小七轻柔的为温故倒了一碗蜜茶放在了他面前的桌上。

    “谢谢小七”温故柔和的对着看着小七笑着,眸眼中透露出点点的不舍。

    小七莞尔淡笑,重新坐回爷爷身旁。

    温故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说辞行的事情,而是先把小七倒给他的一碗蜜茶小口的喝进了肚中。

    放下手中的茶碗,温故轻抿着不再是苍白的唇,看着陆爷爷陆叔以及最不舍的小七。

    “陆爷爷,陆叔我是来向你们辞行的,明日凌晨我准备回京都,这次一别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才回来。”温故潋滟的桃花眼不舍的看着众人。

    饶是已经有心理准备,知道温故或许有事情才会过来,当听到温故辞行的时候,包括陆爷爷在内的几人还是纷纷都面露异色。

    老爷子想的要多些,温故毫无预兆的来辞行,这么着急?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大将军身体应该是不太好了,想到这儿老爷子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那可是战神,让让蛮族闻风丧胆大桑国的保护神,没想到在厉害的人也逃不过英雄迟暮,生老病死。

    老爷子想到这儿,担忧的问道“为什么走的这么仓促?是大将军身体有不适的地方吗?”

    温故忧心忡忡的点点头,“陆爷爷猜的不错,祖父自一月前就身感不适,我也是这两日才得到的消息,故而前来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