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 作品

第 2 節 人生是多米諾骨牌

    快遞放在報社門衛處,我取出手機,迫不及待來到小辦公室,戴上耳機。



    出乎意料的是,白月光居然還有個男朋友,而且就那麼巧,昨天晚上,她去了男朋友那裡,並把我送給她的唇膏送給男朋友。



    之後是一大段「嗯嗯啊啊」,停頓處有聊天。



    白月光問男朋友「什麼時候帶她回家」,抱怨「從來沒見過男朋友的朋友」。



    男朋友坦然說「家裡不會同意」,說白月光配不上他,還說像他那種家境,肯定要找個門當戶對的。



    我很不厚道地笑了。



    被張迪捧在手心的女神,在富二代眼裡,也就是個見不得光的。



    監聽器有定位,我瞟了眼手機上的位置,對方在我市很出名一個高檔小區,住的人非富即貴。



    白月光哭唧唧:「你把我當什麼了?pao 友嗎?我一心一意對你,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我要分手!」



    富二代趕緊哄著:「現在是創業期,外人看起來風光,其實一年營收不過幾百萬,和家族企業比起來,不過九牛一毛。」



    還說等事業做起來了,白月光是唯一同甘共苦的女人,要!



    瑪莎拉蒂!



    我承認,我酸了,世人皆愛綠茶。



    「你那公司,什麼時候起來啊?」白月光撒嬌地問。



    「快了快了,等風口。風口一到,豬都能飛到天上去!」富二代親呢地說,然後一大堆對未來的暢想。



    核心一個詞:區塊鏈。



    很不巧,因為比特幣的緣故,我瞭解過區塊鏈,也採訪過國內區塊鏈公司,多少懂一點。富二代那一套說辭,既沒含金量,也沒差異化優勢,甚至還有金融概念模糊不清的地方。



    我懷疑白月光被騙了。



    這年頭的富二代,家裡普遍重視教育,無論學識還是見識,都比普通人高許多,在不擅長領域創業的可能性實在太小。



    8



    唇膏留在富二代那裡,監聽器同樣留在那裡。



    我把線路切到張迪那邊,他一上車就撥通了白月光的電話。



    車載藍牙。



    我把兩人對話聽得清清楚楚——



    「醜死了,每天早上醒來嚇一跳,以為旁邊睡了個鬼!月兒,你老公每天就靠著你洗洗眼睛才能活下來……想到還要和母夜叉生活幾年,我就頭髮發麻,萬一熬不住怎麼辦?」



    「那咱們中午老地方見?」白月光吃吃笑,「……想想醜八怪的錢,還有好幾套房子,乖,你再忍忍……我待會兒好好犒勞犒勞你!」



    張迪「嗯」了一聲,語氣輕佻,「你知道我喜歡什麼。」



    白月光聲音嬌得都快滴出水了:「知道……討厭得很……」



    兩人一直撩騷。



    我心臟位置的那團火,如火山一般,瘋狂的噴湧著!眼睛也痛得不得了。



    這就是我要嫁的男人……



    一口一個母夜叉,還自稱是其他人的老公!



    我的自尊在這一刻被人狠狠踏入泥裡,反覆摩擦!



    9



    我給跑公安口的閨蜜打電話,幾分鐘後,她敲我辦公室的門。



    開門後,她嚇了一跳:「你眼睛怎麼紅成這樣?……張迪又怎麼了?」



    我把耳機遞給她,調出車上那段話。



    她同樣氣得夠嗆,一個勁兒地罵「混蛋,垃圾,人渣」,問我打算怎麼辦?



    怎麼辦?



    這可不是簡單的,,張迪明確地表示「只生活幾年」,白月光更是直接提醒他,為了錢和房子!



    也就是說:



    這場婚姻,原就是一場算計!



    我的房子!我的存款!我炒股的眼光!甚至,我爸媽的財產!



    爸媽只有我一個女兒,我們在老家有三套房子,其中兩套都寫著我的名字,他們說的幾套房子,應該就包括這兩套!



    我盯著比我大幾歲的閨蜜,半晌咬著牙:「姐,幫我!」



    10



    我的眼睛氣得充血了,眼白幾乎看不見,真正恐怖。



    我跑去醫院開了許多藥,然後順理成章成了病人,不履行妻子義務,每天背對他睡覺。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呦呦看書] https://www.youyoukanshu.com/book/114612.html最快更新!搜索呦呦看書,更多好看小說無彈窗廣告免費閱讀。



    張迪省得看見我的臉,但他又是個慾望很強的人,晚上得不到排解,每天都要找白月光。



    白月光很忙,一個人應付兩個男人。



    陪睡不是事兒,真正麻煩的是,她要努力讓自己配得上「富二代」。



    她不止一次問張迪也問我,什麼時候才能選出牛股,最好天天漲停。



    她想在年前套現一大筆,注資「富二代」的公司,然後趁著過年,作為合作伙伴,也作為女朋友,和富二代回家見家長。



    當然,這些話不可能給張迪說。



    她給張迪的版本是:



    一想到張迪和我結婚就心痛……她想狠賺一筆,不為了錢委屈自己……想張迪早點離婚,他們好早點名正言順在一起。



    張迪很感動,當天下午沒上班,和白月光在酒店廝混,還給我打電話,說晚上加班很晚才回。



    我呵呵噠。



    幾個人中,最忙的是「富二代」。



    那是個實打實的「海王」,除了周月,還有 abcd 好幾個女朋友。



    他比張迪聰明。



    人設高高在上,「富二代」,「家族企業」,「創業精英」,住豪宅開豪車,擅說甜言蜜語,且出手大方,就我在監聽器裡聽到的,每每送出去的,不是頂級護膚品就是奢侈品牌的包。



    他的眾女友最近有一個共同目標:過年回家見家長。



    只可惜,時機不利!



    富二代一會兒要擴大公司規模,一會兒公司偷稅漏稅被查,一會兒打算投資地皮……總之,資金週轉不靈,這時候若帶女友回家,必定遭人詬病。



    女朋友們有的提出向公司注資,成為股東,有的直接借錢給富二代。富二代承諾所有打算給他拿錢的女人,過年帶她們回家,排除萬難也要在一起!



    我和閨蜜對視著,異口同聲說了三個字:



    「殺豬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