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 作品

第 3 節 不作死就不會死

    有了論文這事兒,我也不急著離婚了,至少要等到論文刊登,要等到我把周曉蘭和趙正宇的皮當眾剝下來!



    好在大姨媽來了,裝恩愛夫妻的時候,我不必噁心自己做噁心事。



    11



    這年元旦,趙正宇的媽媽,也就是我婆婆,破天荒一個人來到 a 市。



    我和趙正宇一起接的機。



    「媽,你怎麼一個人來了,我爸呢?」回家路上,趙正宇一邊開車一邊問。



    「你爸在老家。」婆婆小眼睛裡全是得意,「我這輩子,還沒一個人出過門,一個人坐過飛機!顏卿,你說我現在這樣,算不算獨立女性?」



    「算。」我不但堅定回答,還專門拍了拍她的手,注視她的眼睛說,「媽,我和正宇為你感到驕傲。人一輩子,就是要不斷挑戰自己,突破自己。」



    婆婆挺開心。



    我看了看明顯不符合她年齡和氣質的口紅,不適合她膚色的粉底:「媽,你今天化了妝吧?挺顯氣色的。我明天陪你再去配點兒化妝品,買點衣服,咱以後每天都要打扮得漂漂亮亮!」



    「買衣服可以,化妝品就不用了!」婆婆指著她的血盆大口,炫耀一般,「我這可是 999,是不是特有女王氣質?東子說了,像我這種獨立女性,就適合 999!」



    我看著她膩得反光的唇面,卡粉的皮膚,眼周的皺紋,不明白哪裡適合她了?



    還有,東子是誰?



    趙正宇和他爹,還有他弟,名字裡都沒有個「東」字,我估摸著老家某個小輩做微商了,先殺熟,把東西賣出去再說。



    回到家,婆婆把行李箱的東西往外拿,我幫著收拾,才收拾了幾樣,當我看見「東東眼霜」「東東面霜」「東東口紅」,就知道她說的東子是誰。



    因為婆婆說的那個人實在太出名,更因為騙子的行騙手段實在太低劣太有效,前段時間,很多平臺都在播報。



    低配版的,用明星 j 東的視頻或圖片做畫面,再配個音;高配版的,把名人腦袋貼在自己腦袋上,居然能和無數大媽談戀愛,輕則忽悠她們買個幾十塊錢的三無產品,重則忽悠她們幾萬幾十萬的轉賬做所謂投資。



    我不知趙正宇的母親已經到哪個程度了。



    「媽,你最近在玩 d 音?」我隨口。



    「是啊,你怎麼知道?」婆婆滿臉紅光,朝我豎起大拇指,「心理專家就是不一樣,就這麼一會會兒,居然就看出來了。」



    「時髦嘛!」我笑著說,「我看見好多走在時尚前沿的人都在玩,媽你最近在學化妝,肯定不會錯過 d 音。」



    婆婆笑得合不攏嘴,從箱子裡拿出個黑漆漆的馬克杯,再注滿熱水,待杯子上的 j 東的圖像顯現出來,她這才捧著杯子到趙正宇面前炫耀。



    說這是高科技。



    趙正宇也許是太過沉迷與周曉蘭愛情,也許是覺得網上那些騙術離他太遙遠,竟絲毫沒關注過。



    他看著杯子上的 j 東,一點婆婆有可能已經掉入騙局的意識都沒有,反而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



    「媽,這哪裡是什麼高科技,小兒科的東西!你別被人騙了,買的多少錢?」



    「20 塊。」



    婆婆先是不設防地說了句,然後皺著眉,



    「這怎麼不是高科技了?本來都沒圖案的,倒上熱水,圖案就出來了,待會兒水涼了,圖案又消失了。剛好提醒我要喝熱水,咱們女人,想要年輕,首先得暖宮,暖宮就得喝熱水……」



    婆婆嘰裡呱啦說了很多。



    趙正宇聽到 20 塊的時候,已沒了先前的煩躁,我走過去握了握他的手,很肯定地對婆婆說:



    「我也覺得這杯子挺好!科技這東西,正宇,你不能說它從實驗室出來到現在經過了一段時間,就不叫科技了!我覺得無論從設計,還是從人性關懷上,這杯子就能打 100 分!」



    婆婆特贊同。



    趙正宇聽了我的批評,不但沒生氣,還露出欣慰地笑:「是是是,你們說得都對!媽,改天也給我買個!我也要多喝熱水。」



    「好,我再買三個。」婆婆說,「你們一人一個。」



    我很敏銳地捕捉到「三個」,詫異地問:「為什麼是三個,還有一個給誰的?」



    婆婆臉上閃過一絲不自在,卻也飛快回答:「給正宇他爸。」



    我疑心婆婆不但知道周曉蘭的存在,還樂見其成,沒戳穿她,反而體貼地說:「不如再多買 2 個,否則正宇他弟就要說媽偏心了!媽,你是支付寶付款還是微信,我給你轉點零用錢過來。」



    婆婆說是微信,我立即給她轉了 5000 元:



    「媽,錢不夠就說,想買啥就買,不必替我們省錢!正宇和我現在還沒帶孩子,也還比較好過。」



    婆婆沒像以前一樣,聽到「想買啥買啥」,就勸我們存錢,為以後帶孩子做準備,反而對著趙正宇大力表揚我:



    「瞧,找了個媳婦兒比兒子還孝順!」



    我笑著把婆婆的衣服放好,把洗漱用品和護膚品放入衛生間,看著清一水的」東東牌」的護膚品,我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媽,我之前給你買的護膚品呢?」



    「那個啊!全是外文,我看又看不懂,還不適合我!前段時間,你弟媳婦兒回老家,說幫我用,我就全給她了!這東東牌,比你那個滋潤多了!」



    我心裡哽了下。



    我平時用 i 牌的護膚品,給我媽和她也買 i 牌,洗面奶水乳精華基礎套下來,都要小 2 萬的東西,她居然嫌棄……



    但我表面沒顯示出來,還特理解說:「是,護膚品這東西,不在於多少錢,最重要的是適合自己。」



    「沒錯。」婆婆不能贊同更多,「顏卿啊,我覺得這次來,你比以前懂事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