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 作品

第 2 節 血!淚!血!

    05



    他們的話說完了,我聽到了腳步聲,顧不上多想,快速跑回床上裝睡。



    我的腳冰冷,渾身都冰冷,心在顫抖。



    一瞬間,我的世界天塌地陷,我的老公出軌有了孩子,還要親手奪走我肚子裡孩子的命。



    我們一起摸寶寶數胎動的場景歷歷在目,難道他都是裝的嗎?他怎麼忍心?



    我極力控制著眼淚,不去想那些,這一刻最重要的是保護我的孩子。



    魏東進門開了燈,我假裝被亮光弄醒,「開燈幹嘛?大半夜的。」



    「千千啊,媽熬了一碗補藥,老中醫開的,對胎兒好,你快趁熱喝了。」



    他真打算動手了!我的心痛得彷彿被刀尖劃過,被子裡面,我的手緊緊捏成了拳,指甲已經摳進了掌心。



    他走到床邊兒,把藥放床頭櫃上,來扶我。



    「什麼老中醫脈都不把就隨便開藥,我不喝。」我推開他。



    「寶貝兒,這是媽最信的老中醫,白麗都在他那裡保胎,胎兒狀況比咱們的好。醫生不是說咱們寶寶太弱嗎?中藥沒副作用,比吃鈣片吃鐵劑片強啊。」



    如果不是我聽到了他們的話,他這麼說,我一定信。



    他怎麼可以演得這麼好?我又怎麼會這麼傻呀!我特麼真想抽自己幾個大嘴巴子。



    「真的嗎?」我看著他的眼睛問。



    他的眼神稍稍閃了閃。



    「當然是真的。」



    「那我喝。」



    我坐起身,端起那碗藥,繼續看著他,我多希望他跟我說:千千別喝。



    他倒是張了張嘴,還是沒說什麼,他好狠的心!



    「我聞著有點兒苦,你幫我拿幾顆葡萄乾來。」



    「苦的話……」



    「你是說苦就不喝了?」傻傻的我還帶著最後的一絲希望問。



    「吃葡萄乾可以解苦,你說得對。」



    他去拿葡萄乾過來,我伸手去接時故意一撞,把藥弄灑了。



    「哎呀,怎麼還灑了呢,都怪我。」我假意說。



    魏東好像鬆了一口氣。



    「灑了就灑了吧,我來收拾,你接著睡。」



    我躺下來,閉上眼睛,他飛速收拾完幫我關了燈,走出房間。



    過了一陣,我又聽到了他們小聲說話。



    「怎麼回事,是不是你故意弄灑的?」婆婆問他。



    「不是,千千不小心灑的。」



    「她怎麼會這麼不小心?她不是聽到了吧?」



    「不可能吧,她那麼單純,要是聽到了,能不鬧嗎?」



    看來,在他心裡我果然是心無城府的傻子。



    06



    「兒女雙全不好嗎?媽,這都是天意,讓她把孩子生下來吧。」



    兒女雙全,他們認定了我肚子裡的孩子是女兒,也就是說——他的另一個孩子是兒子。到底是和誰?



    他天天下班按時回家,手機也從不設密碼,不像出軌啊。



    「不行,明天我再弄一碗藥來。」他媽說。



    魏東嘆了口氣,答應下來。



    他回到房間上了床,手臂搭上了我的腰,想到他和別人生孩子我又恨又噁心,推開了他。



    他沒再摟我,也沒睡,我裝睡了一晚上,他幹躺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婆婆笑著跟我說:「千千,昨晚的藥你沒喝到,那藥特別好,媽今天再去給你開一副來。」



    「好啊,謝謝媽。」



    「還是千千好,年輕人都不信中藥了。」



    是啊,傻子多好,任你們擺弄呢。



    婆婆看了一眼魏東,為「成功」騙到我洋洋得意。



    我真想撕了她,為了我的孩子。



    不過不是時候,我還要看看她堅持要讓魏東選的人,到底是誰。



    白麗一邊吃著蒸蛋羹一邊兒笑著說:「那藥是好,我喝了好多,醫生都說我肚子裡的男寶寶特別健康。」



    我掃了一眼白麗,心裡在琢磨她是幫他們一起騙我,還是單純的熱情。



    「你昨天去做四維了?」她問。



    「嗯。」



    「男孩女孩啊?健康嗎?」



    「健康,不確定性別。」



    「我的是男孩,醫生說的。」



    「恭喜你啊。」



    「你真的恭喜我啊?」她笑著問。



    這個問題好奇怪,她臉上的表情也有些奇怪。



    魏東接話了。



    「千千當然是真恭喜你。」



    「算了,不吃了。」白麗放下了碗,看著魏東,「魏東,我肚子有點兒不舒服,你陪我去醫院看看?」



    「怎麼不舒服了?」魏東微微皺眉,看起來有些不耐煩。



    「不知道啊,走吧。」



    她拉住了魏東的手。



    拉住他的手,當著我的面,這是一個寡嫂該乾的事嗎?



    我的心裡突然湧起怪異的念頭。



    是她?白麗?她就是給我戴綠帽子的人?



    07



    我想了一晚上,從魏東的同學,到他的同事,到我所知道他能接觸的所有女人,都覺得不可能,唯一沒在我考慮範圍的——就只有白麗。



    也許白麗在我眼裡就沒當做過女人,她是他的家人,比他大好幾歲不說,長相也不驚豔,身材也一般,還沒什麼正經工作。



    魏東能看上她什麼?何況,她還有更優秀的男朋友。



    見我盯著白麗的手,魏東甩開了她。



    「嫂子,我要陪千千,你找你男朋友林碩去吧。」



    「林碩出差了,你就陪我去嘛。」



    這句話已經帶著撒嬌的意味了,人不遇到變故,是不可能知道自己有多強大的,比如這一刻,我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看著他們就像看著不相干的人。



    「你陪她去吧。」我說。



    「謝謝你啊,千千,我忽然發現你還挺大度的呢。」白麗說:「魏東,千千都批你假了,陪我去醫院檢查完,再跟我去看看男孩子的小衣服吧?」



    魏東表情有些不自然。



    「那些東西我不會看,你自己看好了。」



    「別這麼說,東東,白麗懷孕後走動都少了,你就陪著她去逛逛,這樣對她肚子裡的孩子也好。」婆婆說。



    之前我心裡就納悶,婆婆對白麗的態度轉變太大了,以她只佔便宜不吃虧的性格,怎麼白麗懷了別人孩子,她還能那麼上心地照顧,就像肚子裡是她家的種一樣。



    現在,她這句話更印證了我的猜測。



    我的心梗得厲害,可我硬生生擠出一絲笑來。



    「媽,您不是說要去給我開藥嗎?得早些去吧?」



    「對對對,我這就去排隊,千千啊,媽回來買兩副豬腰子,給你和白麗吃。」



    「謝謝媽。」我假笑。



    婆婆出門後,我也出了門,不遠不近地跟著魏東和白麗。



    08



    他們走路時隔得很遠,一路上沒看出有什麼不對,到醫院都沒見他們有什麼親密舉動。魏東似乎在特意跟她保持著距離。



    就在我以為我是不是猜錯了的時候,有人拍我肩膀,喊我的名字。



    我回頭一看,是林碩。



    「白麗不是說你出差了,你騙她的?」



    「我們分手了,白麗沒說?」他有些意外地問。



    我搖搖頭。



    「沒有啊,她都懷了你的孩子,你怎麼說分手就分手呢,是不是太不負責任了?」



    見了林碩,我越發覺得白麗不大可能捨林碩而要魏東。



    或許是她被林碩甩了,一氣之下勾搭魏東的?



    直到這時,我也不能完全排除猜錯的可能。



    林碩笑了笑,「你不知道嗎?就是因為她有孩子了我們才分手的,我沒有生育能力,我們也沒發展到那一步。」



    這麼說,孩子確定不是他的,那便一定是魏東的了!



    我的心霎時苦澀起來,這時白麗和魏東從檢查室出來了,白麗說了些什麼,魏東站在那兒沒動。白麗好像生氣了,直跺腳,過了快一分鐘時間,魏東突然親了白麗的額頭。



    那是一張親了我無數次的嘴,如今親了別人,我看在眼裡,身體忍不住地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