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詞懶調 作品

第287章 Rua——

    從餘蕎的店裡出來,風羿並沒有直接回去,而是前往陸躍的公司。

    其實就算不知道文化藝術節的事,在離開瑢城之前,他也會跟陸躍見一面。

    一直有聯繫,陸躍提過好幾次,讓風羿來瑢城一定要跟他說聲,千萬別一聲不響就走了。

    風羿這次來瑢城一趟,也跟陸躍說了。

    原本陸躍是想請風羿去一傢俬廚餐廳吃飯,只不過近段時間陸躍太忙,時間也不好安排,讓風羿有空的話直接到公司找他就可以。

    風羿提前發了個信息,到陸躍公司時,陸躍派了名助理在下面等著,直接搭乘專用電梯到達他的辦公室所在樓層。

    陸躍剛開完一個視頻會議,正捧著茶杯,喝茶潤喉。

    看見風羿,陸躍趕忙起身迎過來。

    “學弟,好久不見!”

    雖說大家是校友,但陸躍並不是對每個校友都是這麼熱情。事業有成的校友不少,能讓他擺出這種態度的,一把巴掌都數得過來。

    作為一名商人,陸躍又他自己的衡量標準。

    風羿在陸躍這裡,就屬於值得結交的那類。

    先不說風羿現在的名氣和社會地位,單就以前風羿幫過的忙,還有雙方愉快的合作,他對待風羿的態度就遠超其他人。

    “躍哥。”風羿走進來。

    “坐!”陸躍親自給風羿倒了杯茶,“剛開完個會,現在休息時間,咱先聊會兒。”

    見陸躍面帶疲色,眼下略有青黑,風羿道:

    “很忙?”

    “也就這一段時間,忙過去就好了。”陸躍說。

    “端午文化藝術節的事?”風羿問。

    陸躍微微詫異,但也算不上有多驚訝。

    藝術節相關的那些,公司早就有宣傳,即便風羿只是近兩天才來瑢城,也有很多渠道能夠得知。

    “可不就是這事嘛!你從哪聽說的?”陸躍問。

    “餘蕎餘老闆那邊,聽她說起的。剛從她那兒過來,我對一類古幣有點興趣,她收了些。”風羿解釋。

    陸躍點點頭,也沒追問風羿花多少錢買了什麼,只是問道:“在瑢城留幾天?”

    “原本打算明後天就離開,不過今天聽餘老闆提起端午文化藝術節,想去看看。”風羿說。

    “嘿,那正好!”陸躍興奮道,“我們在那邊有個展區,也有些活動要在那辦,借這次活動宣傳夏季幾個系列的服飾,還請了兩個小有名氣的模特,你也可以去看看。文化藝術節會場的內場還有一些其他活動項目,你要是沒別的安排,到時候我帶你去玩。內場要邀請函,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幫你搞定!”

    風羿笑了笑,“聽餘老闆說了,她已經幫忙給弄了一張邀請函。”

    陸躍心裡吐槽餘蕎的手真快!

    難得聽風羿對這個感興趣,他還打算給風羿賣個好呢。

    又聽風羿對慈善拍賣裡面的一枚古幣感興趣,陸躍眉頭微蹙,他對這個還真不瞭解。

    他是聽別人說過可能會拍賣哪些物件,但古幣並不在他感興趣的範圍,沒深入瞭解,只是有這麼個印象。

    古幣這個提供不了什麼幫助,陸躍便跟風羿介紹起這次端午的文化藝術節有哪些內容。

    他們這種有展區的,對文化藝術節瞭解更多。

    說得興起了,陸躍突然閃過一個想法,對風羿道:“要不到時候你穿我們品牌的服裝?我們集團那個高端線也很能打的!你平時也是穿……”

    陸躍本想看風羿穿哪個牌子的衣服,從商業利益角度跟風羿分析分析。

    但是,看來看去,也沒在風羿衣服上發現明顯的品牌標識,紋飾也很陌生。

    每天都在研究各個大品牌對手的陸躍,難得遇到困阻。

    “你身上穿的是?”陸躍問。

    “定做的。”風羿說。

    風羿現在大部分衣服是管家負責,說是找他老人家的朋友製作的,衣服上也不帶任何標識,不知道找的誰。

    管家說得模糊且隨意,風羿當時也沒細問。

    陸躍心不在焉地道:“哦哦。定做的,我說呢……等等!”

    陸躍從座椅上起身,嗖地湊近,視線盯著風羿衣服上,像是見到甚麼神奇的東西,“我能不能看看你衣服的料子?”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陸躍突然這麼激動,但風羿還是道:“可以。”

    陸躍用手捏起風羿袖口處的布料仔細觀看。

    看會兒就瞟風羿一眼,那眼神包含太多複雜的情緒:有些驚疑,有些感慨,又像發掘某種秘密的興奮,要透過風羿的表面去研究掩藏的另一面。

    風羿知道對方是從衣服材料發現了什麼,心中暗暗提起警惕,面上依舊不顯。

    他分辨著陸躍身上的那些情緒信息,並未從中看到負面信息。

    風羿露出有些疑惑的微笑,問道:“怎麼?”

    陸躍“嘖嘖”兩聲,上下打量著風羿,一副“小樣兒,秘密被我發現了吧”的表情。

    “你小子,藏得也太深了!”陸躍道。

    “為什麼這麼說?”風羿垂在一側的手指動了動。

    陸躍語氣興奮,看向風羿的雙眼閃亮:“你這衣服面料,是新研發的一種材料,現在只有兩三個國際頂端品牌在使用,我想買都沒找到門路。你身上穿的,還加了特別的工藝處理,這手感太好了!什麼來路?”

    “是一位長輩找他朋友定做的。”風羿說。

    “你長輩這個朋友,可不是一般的朋友。”陸躍意味深長地道。

    心中則想著:風羿你這位長輩也不是一般的長輩!

    要麼認識材料研發公司的高層,要麼就是與那幾個頂級時尚品牌的執權者有很深的交情!

    陸躍本來還想問問風羿能不能幫忙搭個線,話臨出口又咽下去了。

    雖然一直跟風羿保持聯繫,但陸躍很清楚,他跟風羿的關係其實只能算一般。

    風羿這位長輩,想也不是什麼平凡之輩。

    他能給的好處,對方不稀罕,對方稀罕的他給不起。

    再看看風羿穿的這一身。

    這剪裁,完全貼合風羿的身材。

    乍一看不顯眼,但以陸躍的眼力,能看出製衣的精細程度。

    這得多親的長輩,才會在風羿身上耗費這樣的心思?

    陸躍平時跟同學、朋友、合作伙伴聚會時,聽多了他們吹那些“從xxx請來的xxx大師設計,花了多少錢”之類。

    突然看到風羿這種,很是消化不良。

    信息量很大,卻又得不到確切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