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紫陌 作品

第24部分

    “不會的。”龍煜簡潔明瞭的打斷王爵的話,說得很堅定:“如果連這點誘惑都抵擋不住,那他根本不配流著我龍家的血。”



    說完,龍煜忽然起身,低聲喚道:“佐錦,白峰。”



    “老大!”



    “老大。”



    龍煜一邊抖開風衣霸氣地穿在身上,一邊邁開步子向外走。眼神鎮定,嘴上帶著陰森的冷笑:“告訴那幫雜碎,我龍煜,回來了!”



    chapter



    32



    密室裡,信息素的味道更加濃郁了。



    柏宸為了克服慾望,忍得雙眼赤紅,整個人都被汗水打溼了。一雙拳頭一下接著一下的砸向牆壁,就算滲出血也沒有停下來的打算。他在用痛感刺激快要迷失的理智。



    “阿宸……你這是何苦呢?”



    揚聲器裡傳來徐子明假惺惺的話語。此時他正坐在顯示器旁,看著密室裡的情況,雙眼裡滿是算計和陰毒。他說:“你根本出不去的,就算你手砸廢了,結果也還是一樣。”



    不遠處的菲莉已經神志恍惚了,她眼神潰散,無意識的發出聲聲的吟叫。她雙腿分開,用自己的手指去觸碰那已經溼透了的私處,探進去大力的攪動,發出陣陣水聲。



    柏宸不想聽也不想看,他嗓子喑啞的開口:“徐子明,我把你當朋友,我給與你我的信任,到頭來怎麼也沒想到你會背叛我。”



    “別說的那麼冠冕堂皇!”徐子明聲音拔高,激得擴音器出現絲絲的電流聲,“你柏宸把我當朋友!?笑話!你只是在利用我,把我當成一枚棋子!我為你摘除腺體,我為你殺人,我為你扳倒龍煜,結果呢!結果我所做的沒有一點意義!你他媽竟然和自己的親舅舅搞在一起!你們這是在幹什麼!你們是在亂倫!你瘋了嗎!!你有想過我嗎!!”



    沒有,從來沒有。柏宸冷漠的想:徐子明說得沒錯,他從一開始就是看重了徐子明特殊的能力,接受他的靠近,利用他的愛慕。人都是自私的,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柏宸從來沒有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



    不過,柏宸知道徐子明並沒有看起來那麼無私。他摘除腺體不是為了柏宸,而是為了他自己。只要腺體存在一天,無論多麼強的omega都會雌伏在alpha的身下。對於一個天賦極高,又野心極大的徐子明來說,只有摘除腺體才能免於受控,才能擺脫被alpha支配的恐懼。所以他夠狠夠毒,以無用的腺體換取自由的一生。



    柏宸不屑拆穿他,循著聲抬起猙獰的臉,說:“徐子明別把自己想得大偉大,我承認我辜負了你的心意,可我給了你想要的權利,讓你從龍家的僕人變成了主人,我並沒有虧欠你。”



    “呵……隨你怎樣說好了。”徐子明笑得十分扭曲,“過不了多久,你就沒有心情再和我閒聊了。菲莉和你都服用了王爵最新研製的發情劑,你們馬上就會像畜生一樣交配了。你說,龍煜知道你和他之外的人交歡,會不會認為你髒了,立刻拋棄你了?哈哈哈哈哈……”



    一連串的笑聲刺激著柏宸的耳膜,他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因為徐子明說到了點上,龍煜不會允許他觸碰別人,無論什麼理由。所以他唯一的辦法就是逃出去!必須逃出去!



    他用盡全力去踢金屬門,黑色的皮靴強而有力的撞擊著,卻僅僅在門上留下一個個極淺的坑。耳邊全是菲莉毫無意識的呻吟聲,空氣里布滿omega的香甜。



    徐子明看著柏宸無謂的掙扎,嘲笑道:“沒有用的!這是我特地為你準備的!什麼都沒有用!和正常的人結合,是遵循天性,你就這麼不情願嗎?哦,我忘記了。你是變態,你只喜歡搞自己的親舅舅!真是讓人噁心到想吐!!”



    “我要毀了你!我要毀了龍煜!我要你們龍家為我犧牲陪葬!”



    對於徐子明刺耳的喊叫柏宸充耳不聞,他心裡一遍一遍念著龍煜的名字,彷彿這樣可以帶給他無窮的力量,找回土崩瓦解的理智。



    另一邊。



    龍煜向來殺伐果決,連夜帶著左膀右臂以及龍家一隊alpha精英直接掀了六爺的老窩。一路槍林彈雨,對方死傷無數。



    佐錦呀呼一聲,一腳踹開六爺別墅的大門,抬起手裡的槍就是一頓盲目的掃射,把房間中的裝飾品弄得稀巴爛才罷休。



    偌大的別墅連個人影都沒有,白峰欠了欠身問:“老大,那老狐狸不會得到信兒跑了吧?”



    龍煜嗤笑道:“不會跑那麼快的,一定是躲在哪個暗室裡,給我搜。”



    一聲令下,全員出動,開始搜查別墅的各個角落。



    片刻後,果然在廚房裡發現一個可疑的通道。佐錦二話沒說直接按上個小型炸藥,把密封的入口炸得粉碎,露出了一條通往地下的臺階。



    佐錦笑嘻嘻地看向龍煜說:“老大,你看這裡!”



    龍煜勾唇一笑,揮了一下手說:“走。”



    地下通道很昏暗,兩側只有幾隻點燃的蠟燭。龍煜一行人,井然有序的走下來,整齊的腳步聲聽起來像是催命的音符,讓人不寒而慄。



    樓梯的盡頭是一個房門緊閉的暗室,龍煜不動聲色的盯著那個房門看了一會兒,突然瞳仁緊縮,大吼了一聲:“趴下!”



    話音未落,密集的槍聲響起,數不清的子彈透過門射出來,留下一個個密密麻麻的洞。



    “媽的!”佐錦吐出一嘴的灰,怒吼了一聲“白峰”。



    憑藉著多年的默契,白峰立刻接收到信號,回了一句“好”。接著兩人齊齊的衝了進去。剩下的alpha,有一部分跟著白佐兩人衝了進去,另一部分圍在龍煜身邊,保護自家領袖的安全。



    房間裡,前端站著兩排強壯的alpha,六爺被保護在後面。即便這樣防守嚴密,依然毫無用處。白佐帶領的是龍家經過層層考驗千挑萬選出來的alpha精英,論配合無人可敵。白峰因為腺體摘除的原因體能方面還是有所欠缺,不過槍法精準,幫佐錦打掩護綽綽有餘。不一會兒的功夫,六爺最後的防線也被他們擊潰了。



    “老狐狸!看你還往哪跑!”佐錦牢牢地擒住六爺,賤兮兮的笑。白峰泰然自若地站在他的旁邊,用槍抵在六爺的太陽穴上。



    現場清理乾淨了,龍煜才被下屬請了進來。他威嚴的坐在準備好的椅子上,手隨意的支著下巴,狹長的眼睛微微眯起,嘴角上揚,露出一個冷酷狂狷的笑容:“晚上好,六爺。別來無恙啊!”



    畢竟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分析一下眼前的情形也知道自己無法脫身了。六爺看起來還算鎮靜,半晌才出聲:“阿煜,你這是幹什麼,對長輩這樣真是太無禮了,你們龍家的禮節你父親沒有教你嗎?”



    “去你媽的!”佐錦抬手給了六爺一拳,粗魯地說:“老狐狸老實點,真把自己當盤菜啊!跟我家老大說話客氣點!”



    龍煜慢悠悠的揮手,示意佐錦停下來,然後說:“六爺不用搬出父親來壓我,如果不是看在你當年為龍家出過一份力的面子上,我也不會讓你這麼悠哉的活下去。本來你可以用獨立出來的地盤安享晚年的,千不該萬不該動一些歪腦筋。不過,既然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



    龍煜眸子一沉:“說,柏宸現在在哪裡?”



    “哈哈哈……”六爺大笑幾聲,接著說:“阿煜,想不到你會為了一個小雜種做到這個地步!原來傳聞是真的,你真的和那個小雜種搞在一起,真是天大的笑話!”



    龍煜面色不變,冷言說:“六爺,用這些話激我是沒有絲毫用處的,我與誰搞在一起是我自己的事,和旁人無關。而且“雜種”這個稱呼你沒有叫的資格。我勸你別再浪費時間了,快點說出來,興許我還可以饒你一條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