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紫陌 作品

第16部分

    龍煜坐在休息室裡,這裡由當初的奢華風變成了現在的極簡風,以前華麗的裝飾全都沒有了,看上去雖然有些不適應,但確實明亮了不少。



    龍煜抬起手,隨意指了一個人,不帶表情的命令:“你,去給我煮杯咖啡。”



    “……我?”被指名的男人十分吃驚,張著大嘴指了指自己。他怎麼也想不到,龍煜會要他去煮咖啡。於是,戰戰兢兢地彎彎腰,忐忑地說:“好的,龍先生,您稍等。”接著小跑著離開了。



    龍煜看著窗外若有所思,手指有規律地敲打著椅子的扶手。



    就這樣幾分鐘過去了,休息室的門突然被打開。徐子明帶著煮咖啡的下屬一前一後的走了進來。



    徐子明一直都看不慣龍煜那種永遠高高在上的姿態,彷彿自出生就比其他人尊貴一等。他負氣地坐在對面,眼神不算友好。



    被吩咐煮咖啡的男人哆哆嗦嗦地端上來,畢恭畢敬地說:“龍先生,您的咖啡好了。”



    “嗯。”龍煜接過來,雙腿交疊,修長的手指拿起精緻的瓷勺有一下沒一下的攪拌著。



    房間裡沉寂了許久,徐子明看著龍煜,龍煜看著窗外。最後,還是徐子明先忍不住了,他語氣有些衝,連帶著稱呼都不再禮貌了:“龍煜,如果你想走我可以幫你,就趁現在。”



    龍煜放下喝剩一半的杯子,淡漠地說:“小崽子,你現在不去審問兇手,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弄明白,跑到這裡來幹什麼?屁股癢了,找操嗎?”



    “你!”徐子明氣憤地站起來。面對這個總是壓迫別人的男人,憤怒的情緒很容易被點燃。



    “這不是你該問的!”



    龍煜不緊不慢地挑眉:“所以,你根本就沒有去進行審問這一步?這就是柏宸當家後,下屬的辦事能力?”



    “這不用你管!”徐子明音量提高,繼續說:“我當然有想審問,只是兇手先一步自盡了。”



    徐子明說得是真的,因為龍煜看到了他眼底的不甘心。不過“兇手自盡”這一點,龍煜還是很留心地記下了。



    “事先沒有做好防止兇手自盡的準備,是你的疏忽,怨不得別人。”龍煜客觀又不講人情的指出錯誤。然後勾起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你們還真是不堪一擊。”



    “不要再說風涼話了!”徐子明憤怒地甩手,俊秀的臉上滿是猙獰,“如果不是你這個老男人,阿宸怎會受傷!就是因為你!只要你在他身邊一天,我們誰都不會安寧!你,只會給他帶來更多的傷害!”



    對於徐子明的歇斯底里,龍煜無動於衷。因為他和柏宸地事情,還輪不到無關緊要的人指手畫腳。



    “求求你,就算我求你了,龍煜……”見男人默然的樣子,徐子明猙獰的臉上瞬間變得苦情起來,他哽咽地說:“既然你接受不了他,為什麼還賴在他的身邊不走。比起你,我才是最適合他的伴侶。因為我愛他!我求你離開!求你……”



    徐子明低著頭小聲啜泣,抽抽搭搭地聲音令人特別煩躁。龍煜起身,優雅地一步一步走過去,毫無憐惜地捏住徐子明的下巴,力氣大到徐子明有些吃疼的皺起眉。



    “聽著。”龍煜神情倨傲,冷若寒冰,“柏宸是我養大的孩子,是屬於我的東西。就算我有一天玩膩了不要了,也輪不到你。至於我為什麼不離開……”



    “……因為我要玩死他,慢、慢、地、玩!”



    龍煜一字一頓地說著讓人不寒而慄地話,嘴角的笑容陰森可怕。



    徐子明瞳孔驟然縮緊,他咬牙切齒地說:“你這個該死的老男人!”



    “嘖嘖……”龍煜傲慢地搖搖頭,“真可惜,你心愛的柏宸就喜歡我這種老男人,而你——



    ——還不夠格!”



    說完,龍煜直接將人甩到地上,抬起腳,離開休息室。



    屋子裡的下屬左右為難,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跟著龍煜一同離開了。



    徐子明坐在地上沒有起身。他髮絲有點凌亂,雙眼發紅。看似很可憐的樣子,然而這種神態並沒有維持多久便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充滿貪慾的獰笑。



    他要想辦法,想辦法讓柏宸和龍煜的關係徹底瓦解,這樣他才能有機會,有站在柏宸身邊的機會……



    柏宸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背部的傷經過王爵仔細地處理後開始自動癒合了。他睜開眼睛後,第一眼就看見龍煜那個男人坐在一旁似笑非笑地盯著他。



    柏宸暗自揣測了一下,才謹慎地開口,裝作可憐兮兮的樣子:“舅舅,我還以為你走了呢?”



    小畜生全身都是戲,龍煜也看習慣了。他起身走近些,說:“這是我的莊園,我往哪兒走。”



    “再者……”龍煜勾唇一笑,手附在柏宸結實的胸膛上,調情般地遊走,“你為了救我差點付出自己的生命,就算我再怎樣冷血也不會無動於衷的,對吧?”



    龍煜湊過去,嘴唇貼在柏宸的耳邊,輕輕地說:“這就是你預期想要的效果對吧?”



    柏宸眼神略微晃動,他努力擺出不那麼生硬的笑容,以此來掩蓋被拆穿後的慌張。他笑著說:“舅舅,你多慮了,沒人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那是因為他們不是你,你有萬全的把握。”龍煜眼神犀利,彷彿通過雙眼可以把柏宸的靈魂看得一清二楚,他撫摸著柏宸的頭髮,一下又一下,輕柔得可怕。



    “不要小看舅舅……你是我養大的孩子,你瞭解我,自然我也瞭解你。”



    柏宸被子下的雙手已經握成了拳頭,手心開始冒汗,但他表面還是維持著該有的鎮定,只是笑得有些蒼白無力,“舅舅,那槍裡可是有專門對抗alpha的毒素,我沒有必要對自己這麼狠。”



    “演得越真我才會相信,做得越狠我才會心疼。不是嗎?”龍煜挑起眉,按照自己的推斷說:“你這麼謹慎的人,是不會輕易暴露行蹤的,除非是你自己安排好的,所以他們才會在那種偏僻的地方準確地進行伏擊。至於為什麼選用特殊的子彈,是因為你還有一個重要的棋子——王爵。對於他,你是完全的信任的。”



    說到這兒,柏宸已經沒什麼好緊張的了,他看著龍煜,笑說:“舅舅,您繼續。”



    龍煜轉過臉,接著說:“最後一個疑點就是,帶回來的兇手竟然自盡了。做我們這行的怎麼會讓這麼重要的線索莫名其妙的消失,怎麼會不做任何舉措就讓人輕輕鬆鬆地自盡。這說明,你根本不想讓兇手活下來,是你自己給了他自殺的機會。”



    在龍煜的講述下,氣氛不知不覺中變得詭異起來。兩人互相對視,雖然沒有信息素的劇烈碰撞,卻還是從根本上對峙起來。



    就這樣保持了許久,最終還是柏宸敗下陣來,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說:“舅舅,你真的好聰明,幾乎全部猜對了,只是……”



    柏宸停頓了一下,繼續說:“只是,那兩人是真的來刺殺你的,我不過是暗地裡將當天的路線告訴給了他們。畢竟陌生的人做起來才更逼真一些,沒想您還是猜出來了。”



    柏宸敘述得輕描淡寫,可龍煜卻怒氣大增。眼神似寒冰一般,狠狠地刮在青年的身上。撫摸頭髮的雙手突然發力,緊緊地揪住柏宸的髮絲,讓他不得不仰起頭來。



    “你知道嗎,我龍煜最恨別人騙我!”



    柏宸沒有反抗,但嘴角還是流出勝利者的喜悅:“可是我還是賭贏了,舅舅,你心疼了。”



    這句話不是反問,而是用確定的語氣在陳述一個事實。龍煜不悅地眯起了眼睛:“小畜生,這招苦肉計用得還是不夠徹底。你以為我會這麼輕鬆就原諒你以下犯上的罪嗎?”他的頭慢慢地低下,兩人的嘴唇近到只隔著一層薄紗,“既然你想和我玩,那麼我就慢慢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