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紫陌 作品

第10部分

    這種荒謬的體驗是龍煜活了30多年來的第一次。

    他正以一種極其弱勢的姿態被一個晚輩打橫抱在懷裡。頭部緊緊的貼靠在青年結實鼓起的胸膛上,即便隔著層層外衣他依然能聽見胸腔裡強而有力的心跳——砰、砰、砰……

    這種聲音擾得他心緒不寧,心亂如麻。他用力最大的力氣試圖從這個罪大惡極的青年懷裡跳下來,用一個君王該有的姿給以青年最大的懲戒,可身體偏偏不停使喚。燥熱感從體內向外發散,燒得他頭暈目眩,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都如同開水煮燙過那般火熱,又如觸電般那般酥麻。

    周身被一種同樣強大的alpha信息素包圍,雖然陌生卻出奇的好聞,只要多聞一下體內的燥熱感就會減少一絲絲。如果遵從本性,他一定會撲倒在青年的身上,深深地埋在青年的脖頸後,大口大口吸食著如同毒品的信息素。

    可他沒有。

    龍煜在極力地剋制。他不允許自己有一絲一毫的放縱。尤其是眼前這個叛徒!

    龍煜眼神一變,張開大口咬在柏宸的胸肌上。

    發情期的緣故,力量暫時弱化,否則現在柏宸的胸前一定會被硬生生的撕下一塊肉。

    龍煜還在死死的咬著不放,來不及吞嚥的口水將柏宸的衣服打溼,留下一大片洇溼的水漬。柏宸低頭看了看,單從他臉上的表情來說,分辨不出是喜是怒。

    只聽,他低聲的說了一句,“舅舅,調皮。”

    下一刻,便把龍煜扔到了床上。

    不再需要偽裝。柏宸摘下呆板的黑框眼鏡,然後鬆了鬆衣領。

    龍煜被摔得眼前冒金星,他掙扎了一下才拖著酥軟的身體坐了起來,眼神虛空的望著一處,不發一言。

    身體突發的怪異反應讓他一個長時間居於上位的人無法招架。即使他掩飾得再好,再怎麼隱忍,也很難改變事實。他像一個omega那樣,臀縫間那處難以啟齒的地方開始分泌液體了。不是一股腦兒的那種流淌,是循序漸進的。之前還完全沒有感覺,自從柏宸出現,帶著那種強大的信息素出現後,反應就開始發酵了。

    黏膩膩的觸感十分不舒服,龍煜抿著嘴角,手指牢牢地擰住床單。

    柏宸為了這一刻等了太多年了,他以為他會激動,沒想到卻出奇的平靜。暗金色的光從黑色的瞳仁面前一閃而過,柏宸一隻腳跪在床上,伸出手去摸龍煜黑長的頭髮。

    然而他還未來得及感受到那髮絲的柔軟,“啪”的一聲,就被龍煜打掉了。

    龍煜轉過頭來,狹長的眼睛帶著火一般的憤怒,從喉嚨裡發出一聲低吼:“滾!”

    ……

    兩人之間出現了幾秒鐘的留白。

    “呵……”柏宸嗤笑著打破了沉默,他彷彿被激怒了,一把抓起龍煜的長髮,讓其被迫仰頭直面自己。接著慢慢地湊近,詞句從牙縫中一個個擠出來,“婊子,你還在矜持什麼。”

    兩個人離得太近了,柏宸呼出的熱氣全部噴在龍煜的臉頰上,攜帶著大量的信息素衝擊著龍煜的神經中樞。

    不得不說,龍煜是個長相標誌的人,只是強大的氣場讓人忽視了他的美貌。柏宸看著他帶著絨毛的光潔的肌膚,像被蠱惑般的貼近,四瓣嘴唇間的距離若隱若現,龍煜捲翹的長睫毛微微一扇動就可以搔刮到柏宸的顴骨。

    “舅舅,你好香,我好喜歡你……”

    此時的柏宸彷彿精分了,以同一種面孔述說著兩種截然不同的話語。

    漸漸地,抓著頭髮的手變成了撫摸,柏宸微微努努嘴,四片唇瓣便牢牢的貼合在一起。

    兩個人皆是第一次,但柏宸卻更加主動,他用舌尖輕輕地描繪著龍煜的唇線,感受著唇瓣的柔軟,然後用牙齒挑逗般的輕咬了一下。龍煜微微一吃疼,鬆開了牙齒的防線。柏宸便趁著這個機會,直接攻進,靈活的舌頭開始全掃龍煜口腔裡的一切。

    這是一個口水和信息素大量交換的過程。柏宸一點點地將這個吻加深,舌頭探索式的舔弄著龍煜敏感的上顎,接著是柔軟的牙床,然後是羞澀的舌頭。

    鼻息間全是信息素的味道,美好誘人。兩股強烈的信息素出奇地融合在一起,具象成兩條蛟龍在激烈的交纏交尾。alpha的學習能力很強,柏宸只是稍微牽引了一下,龍煜便馬上就配合起來。

    兩條舌頭在口腔中瘋狂的攪動著,因為是承受方,龍煜被迫張開嘴巴,任由那些分泌而未來得及吞嚥的口水,順著嘴角流下,亮晶晶黏膩膩的流了一下巴。

    其實離理智的喪失只差一點,然而就在龍煜即將被青年推到前的一秒,龍煜睜開了帶著水汽的眼睛,嘴上一用力,狠狠地咬住柏宸的嘴唇。

    柏宸捂著嘴迅速後退,鮮紅的血液從指縫間蜿蜒地流淌出來,有些瘮人。他敢確定,如果不是他及時退出舌頭,這個男人一定會把舌頭和嘴唇一起咬掉。

    削薄的下唇上有一條很深的血口,柏宸用力地抹了抹血跡,突然發狠將龍煜壓倒在床上,一隻手擒住龍煜的兩條胳膊,拉高到腦後,另一隻手捏住男人的下巴,皮笑肉不笑地說:“舅舅,如果你再胡鬧的話,我就只好卸了你的下巴。”

    龍煜沉默不言,狹長的眼睛卻有著淡漠和藐視。

    柏宸再度靠近,用流著血的唇去親吻龍煜。

    腥鹹的血味兒通過唇舌的摩擦傳遞過來,一時間龍煜竟有些恍惚,仿若青年在用鮮血餵食自己一樣。舌頭順從本能攪動、纏綿,發出“滋滋”的水聲,下流,色情。

    然而這個吻並沒有持續多久,便開始向其他地方轉移。

    柏宸熾熱的雙唇順著修長的脖頸向下滑,啃咬著龍煜的肩窩,鎖骨,前胸。就是這種激烈的方式,讓龍煜產生一種錯覺,好似眼前的青年要把他連肉帶骨頭一起吃掉。他被擒住的雙手十指交叉,緊緊相握,腳趾勾住床單一下一下的磨蹭。

    “舅舅,你真漂亮……”

    柏宸像是滿懷欣喜地拆開自己最心愛的禮物,一邊將龍煜扒光,一邊在那光潔漂亮的肉體上印上自己的吻痕,留下專屬的印記。

    這過程太過磨人了,龍煜感覺要被強大濃郁的信息素溺死了。他狠狠地咬住自己的嘴唇,把它們咬得泛白,然後身體猛然用力,抬起一條腿結結實實地踩在柏宸的臉上。

    龍煜的腳掌很柔軟,但即便這樣,柏宸的臉明天還是會出現淤青。他直起上半身,抓住龍煜的腳腕,將人拖過來,眯著眼睛道:“還是不老實嗎?”

    “小畜生。”龍煜說話帶著輕喘,胸膛大幅度起伏,“我還不如養一條狗。”

    “呵……”柏宸注視著身下的男人,伸出舌頭舔弄著龍煜圓潤飽滿的腳趾,“狗能讓你舒服嗎?狗能操你嗎?狗能標記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