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紫陌 作品

第5部分

    裡面只有一個身穿白大褂戴著口罩的男醫生,安靜地坐在一個圓板凳上塗寫著。即便感覺到來了客人,也不太熱情,頭也不抬,愛理不理地隨口問:“看病啊?”

    柏宸雙手插兜:“不是看病,我來買藥,王醫生。”

    許是聽到熟悉的聲音,王爵猛然抬頭,停下手中的筆,吃驚道:“柏宸?!你怎麼來這裡了?”

    柏宸攤手,無辜的說:“我說了,我來買藥。”

    王爵眼神波動了一下,起身鎖上門,低聲說:“給我來。”

    兩人一前一後走進了裡面的屋子。這個屋子算是藥品儲存間,王爵在一面灰突突的牆前停了下來,然後伸出一隻手,五指張開,貼在牆上。

    幾秒過後,只聽轟隆一聲,牆從中間整齊的裂開。一個昏暗的空間出現在眼前,在微弱的燈光下,一串看不到邊兒的樓梯直通深處。

    柏宸駕輕就熟的走了進去,王爵緊隨其後。待兩人的身影都淹沒在黑暗中後,裂開的牆又重新自動合併上,一切如常。

    暗室與外面的破舊簡直天壤之別,反差甚大。超長的實驗臺,無數化學藥品和精密先進的器材,還有用於分析的超級電腦。

    簡直就是一個小型的實驗基地。

    這並不奇怪,王爵是個科學怪人,alpha中難得的奇才,智商過人。他不僅為柏宸製備出優良的抑制劑,還成功製出了為龍煜特別定製的誘導劑。也正是因為這樣,讓柏宸覺得他當初救人救得物超所值。

    事情發生在幾年前,柏宸無意間碰見一個當街發情的omega。而不幸的是,這個omega身邊沒有任何可依靠的人。香甜美妙的信息素讓周圍的alpha陷入了瘋狂中,他們如狼似虎的將人團團圍住,拼命的爭奪著交配權。這就好似誤入狼群的羔羊,等待他的只有被人吃幹抹淨,最後連渣都不剩。

    當時柏宸也只是為了測試一下自己的力量,殺出重圍,順手將這個omega救了出來。萬萬沒想到這個omega竟然是王爵的親弟弟。為了表達感謝,王爵便主動加入,幫助柏宸做一些他不適合親自出面的事情。

    “這是你的抑制劑。”王爵從保險櫃中取出一個密閉的玻璃瓶。

    柏宸接了過去:“謝謝。”

    “你跟我還說謝就太見外了。”王爵拍拍柏宸的肩膀,正色道:“城西這邊的區域基本已經被我們掌控了,龍煜最近的情緒都不會太好,你自己要小心。”

    柏宸推了推眼鏡:“沒事,我會注意的,不過……”他停頓了一下,嘴角似笑非笑的揚起,沉聲說:“不過他心情可能不會好了,因為我要做的事一定會讓舅舅心情越來越差的。”

    “……嗯。”王爵默默打了個冷顫,他有點不知道這話該怎麼往下接。其實比起龍煜駭人的氣勢,他更怕柏宸。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個斯文俊朗的小夥子,總是讓人憑空生出一種驚悚感。就像一條時刻隱藏在黑暗裡的毒蛇,只要稍不防備,就會被這個冷血動物咬住致命的喉嚨,然後便是永不能翻身。

    總而言之,舅舅和外甥都不是什麼好鳥!都是大變態!

    王爵輕咳一聲,轉移話題,“我這兒的誘導劑只剩下一點了,頂多夠1個星期的,原料儲備已經沒了。今天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給我弄點。”

    原料其實說出來有點難以啟齒,因為要的就是柏宸新鮮的精液。精液中還有大量的信息素,通常是alpha標記用品,就像是雄性動物為了向同類彰顯自己的所有權。

    所以為了讓龍煜習慣並記住甚至對柏宸的信息素產生反應,精液是必不可少的原材料。

    過程很簡單,就是自慰。柏宸臉色如常,留下一句“我去裡面弄”,便淡定地轉身離開。

    “對了!”王爵對著柏宸的背影喊:“我這兒有一個最新型的飛機杯,你要不要?”

    柏宸沒有回頭,只是抬起手揮了揮,表示不需要,然後利索的關上了門。

    王爵聳聳肩,把飛機杯小心地放到抽屜裡鎖上,自言自語著:“真男人全靠擼,不用我自己留著……”

    柏宸走進隔間,四周都是白牆,屋裡只有一張床。他坐在床邊,將容器瓶、衛生紙和潤滑油放在手邊,準備好一切前期工作,才慢慢的摘下眼鏡,長呼一口氣,然後掏出一隻藥劑喝了下去。

    這是抵消抑制劑的藥水,為了得到最佳的原料,柏宸要處於alpha的狀態下完成射精才可以。

    藥水進入身體沒過幾秒,柏宸的力量就很快恢復了。一股強大的威壓四散開來,震得吊燈都跟著亂顫,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響。

    柏宸感覺差不多了,才拉開拉鎖,掏出自己尚未勃起的肉棒,在手上塗滿潤滑油,然後慢慢的上下套弄。

    為了增強射精感,他閉上眼睛認真聯想。想到龍煜白皙的腳掌,想到龍煜光滑結實的大腿,想到龍煜挺翹的屁股,想到龍煜滴水的性器,想到龍煜精壯的腰腹,想到龍煜肉粉色的乳頭,還有那俊美傲慢的臉蛋……

    柏宸皺著眉,一手擼動著自己的陽具,一手支撐在床上,聯想得越來越廣,越來越遠……

    他還記得他第一次看到男人赤裸的身體。

    那時他才十四歲,每天的工作還只是打掃衛生。

    有一次,他本想打掃龍煜的房間,推開門口卻發現男人根本沒在房間裡,但是嘩嘩的水流聲卻從裡面飄了出來,柏宸好奇地向裡走。

    一絲光從浴室的門縫中溢出來,柏宸鬼使神差地湊上前,輕手輕腳地從門縫向裡看。

    繚繞的熱氣弄得浴室有些朦朧,龍煜一絲不掛的站在中央,背對著門,密集的水流的從頭頂灑下來,弄溼了他黑色的長髮。水珠彙集成一條條細流,蜿蜿蜒蜒的,從龍煜光潔的肩頭向下流淌。滑過流暢的背脊,然後分叉開來,有的舔舐飽滿的臀瓣,有的直接流進淫穢的臀縫間,再深的地方柏宸便看不見也得知不了了。

    柏宸覺得有些可惜,他屏住呼吸又悄悄地向前湊了湊,把門縫弄得越開越大。

    沾著水的肌膚異常性感,屁股大腿都泛著誘人的水光。龍煜一邊淋浴一邊清洗著自己的身體,他雙手自然地在身體上滑動,當骨節分明的手指滑過臀部的時候,兩瓣飽滿結實的肉球竟然還在空中抖動了下。晃得柏宸頭暈眼脹,心跳加速。

    柏宸對這種感覺懵懵懂懂,只是胯下異常的腫脹令他方寸大亂,口乾舌燥,只能靠不停地吞嚥著唾液來維持平衡。即便沒有親手摸到那挺翹的屁股,他也能感受到那裡的良好的彈性,甚至能想象到把腫脹的下體擠進臀肉間的那種舒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