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部分

    原煬摟住他的腰,重重吻了他一下,啞聲道:“說話算話。”

    倆人回到臥室,原煬把u盤插在地視上,用遙控器輸入一串密碼,一咬牙,按下了確認鍵。

    50吋的超大液晶屏幕上,漸漸出現了畫面。

    原煬當初弄的那個微縮攝像頭,是軍方品質,體積小,但像素很高,加上當時酒店光線很好,所以畫面很清晰。顧青斐看到了熟悉的酒店,以及畫面中的自己和那個彭放僱來給他下套的mb。原煬坐在他旁邊,心驚膽戰。

    顧青斐搶過原煬手裡的遙控器,按下快進,視頻快帶往後跳躍起,很快,屋裡就剩下他一人了,喝了下了藥的酒的他,正難受地在床上翻滾,而原煬很快就出現在了畫面裡。顧青斐按下播放鍵,原煬背對著攝像頭走向自己,蹲下身,嘴裡吐出狂妄惡毒的嘲諷。

    原煬如坐針氈,小聲道:“青斐,咱們別看了吧。”

    顧青斐輕聲道;“閉嘴。”

    視頻裡,原煬把他扔到了床上,充滿羞辱味道地摸著他的屁股,說:“我沒上過男的……是從這裡進去吧。”

    原煬伸手就想搶遙控器,顧青斐一把拍開他的手,厲聲道:“給我老實坐著。”

    電視裡囂張跋扈的原煬,電視外坐立難安的原煬,雖是同一個人,卻已經千差萬別。

    顧青斐就那麼看著原煬脫掉了衣服,露出精壯的身體和腿間的龐然大物,分開自己的大腿,把那一看就很嚇人的玩意兒硬生生插進了自己體內,當視頻裡的自己發出痛苦的叫聲時,他的心也在跟著劇烈顫抖。

    原煬的動作粗暴野蠻,一看就是蓄意在整治他,嘴裡說著羞辱他的下流話,用力侵犯著他的身體,當他以一個旁觀者的視角看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時,他更深切地感到,那是一場多麼粗野、激烈的性愛。視頻裡的兩人,如發情的野獸般瘋狂糾纏,好像沒有一絲人類該有的羞恥心,那麼熟悉,卻又那麼陌生。顧青斐看著視頻裡的那個自己,全身泛紅,表情扭曲,不斷髮出浪蕩的叫聲,雙腿緊緊纏著原煬的腰,摟著原煬的脖子,甚至扭動著腰渴望原煬插得更深、更狠。這是自己嗎?

    這會是他顧青斐?!

    原煬看著那淫靡的畫面,不自覺地嚥了咽口水,他因為心虛,這段以前常喜歡拿來“溫習”的視頻,已經許久沒有看過,可不管看多少次,顧青斐深陷情慾的模樣,總是誘人到了極點,他看著看著,下面就硬得發痛。他看著顧青斐握緊了拳頭,神情變得越來越複雜,實在擔心再看下去顧青斐會想殺了他,小聲道:“青斐,關了吧。”

    顧青斐轉過頭,看著他的眼睛,“我當時真是這樣的?”

    原煬一陣頭皮發麻,不知道怎麼回答。

    顧青斐突然撲上來,把他壓倒在床上,低聲道:“我當時,是那樣的嗎?”

    原煬道:“是。”

    顧青斐低下頭,倆人的鼻尖幾乎碰到一起,“你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嗎?”

    原煬心裡相當沒底,“我不知道確。

    “我在想……視頻裡的我,為什麼看起來那麼爽呢。”

    原煬睜大了眼睛。

    顧青斐輕扯嘴角,他在原煬耳邊小聲道:“幹我吧,視頻裡的你什麼時候結束,你才能結束。”

    原煬愣了一秒後,猛地翻身將顧青斐壓在身下,重重堵住了他的唇。顧青斐的手探進原煬的睡衣裡,胡亂撫摸著那結實的胸肌,原煬肌肉的手感總是讓人血脈憤張。原煬一邊親他,一邊扯開他的浴袍,火熱的吻從唇瓣移到下巴、再到喉結,最後,將顧青斐胸前褐色的小肉球含進了嘴裡,輕輕舔弄啃咬著。顧青斐不自覺地挺起胸,每次原煬粗糙的舌苔劃過乳首,他都能感到一陣戰慄。原煬埋頭舔了頭天,把那敏感的小肉球舔得又硬又紅,顧青斐難耐地扭動著身體,五指空梭在原煬的髮間,不斷用下腹磨蹭著原煬的性器,發出無聲的邀請。

    原煬把顧青斐的浴袍扔到了床上,自己也脫了個乾淨,當他們火熱的胸膛貼到一起的時候,彷彿整個房間都被點燃了。身後那碩大的液晶屏幕上,赤裸的身體抵死纏綿,低啞的呻吟聲和粗重的喘息聲此起彼伏,比什麼催情劑都要來得厲害。

    原煬分開顧青斐的大腿,粗聲道:“你別反悔,那天晚上我射了五次,我記得清清楚楚,你最後都被操暈過去了。”

    顧青斐喘著氣說:“誰怕誰啊,來。”

    原煬擠了一堆潤滑液在手上,盡數抹在了顧青斐的股縫間,修長的手指熟門熟路地鑽進了那窄穴內。顧青斐條件反射地想併攏雙腿,原煬用大腿頂著他,不讓他合攏,反而將他的腿分得更開,手指在那火熱的肉洞裡肆意進出著。顧青斐撫弄著自己人硬挺的性器,喉嚨裡發出低啞的呻吟。那修長的手指在後穴中來回翻攪開拓著,溼潤的潤滑油液把顧青斐的穴口弄得一片溼糊,柔嫩的腸壁漸漸打開,媚紅的小洞不自覺地收縮,緊緊吸著原煬的手指。

    原煬拽了個枕頭墊腳石在顧青斐腰下,將他的臀部託了起來,半跪下在床上,扶著自己的性器,擠進了那柔軟緊窒的肉洞裡。

    顧青斐“嘶”了一聲,“套子呢……”

    原煬乾脆地說:“不戴,我第一次就射在他的屁股裡了,你記得嗎?你屁股裡塞得滿滿意的,都是我射出來的。”

    “混蛋玩意兒……”

    原煬把硬挺的陽物慢慢推進顧青斐溼乎乎的小穴裡,每次看著自己的寶貝被顧青斐的小洞吃進去,他都有種無上的滿足感,完全佔用這個人,才讓他覺得自己完整。

    視頻裡,顧青斐深陷情慾,發出無法控制的浪叫聲,顧青斐扭過頭去,看到自己被原煬從背後進入,粗長的性器在他的後庭用力抽插著,肉體的撞擊聲鑽進他耳朵裡,讓他又羞又臊,渾身發熱。

    原煬一個挺身,巨大的性器狠狠頂進了顧青斐腸壁深處,將那緊閉的肉穴徹底打開,顧青斐低叫一聲,身體跟過電一般戰慄起來。原煬啞聲道:“那時候你總嫌我技術差,今天要是還輸給四年前的自己,也太丟臉了,所以今晚……”他緩緩抽出自己的肉棒,再次用力貫入,一插到底,伴隨著顧青斐失控的叫聲,他低笑道:“所以今晚一定要把你操暈過去,讓你這輩子都記著今天有多爽。”他固定住顧青斐的腰,開始由慢及快地抽插起來。

    顧青斐抓著原煬的胳膊,大口喘著氣,在最初的不適過後,那粗硬的性器的每一次抽動,都帶給他渾身戰慄的快感,他的目光無法從電視上移開,他看著視頻裡意亂情迷的自己,感受著原煬的肉棒在他體內翻攪、進出,時空交錯,四年前的一切彷彿跟今天重疊了,猛烈的刺激襲來,他有種血液倒流的錯覺。

    原煬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重,那兇狠的衝撞頂得顧青斐的身體劇烈聳動著,他感覺自己好像坐在一匹奔騰地快馬上,原煬的大力操幹讓他感覺自己快要被從馬背上顛下來了,他不自覺地抓緊了床單,喉嚨裡發出顫抖的呻吟,“好快……啊啊……原煬……”

    原煬就著這個面對面的體位插了幾十下,就把顧青斐翻了過來,從背後頂入,將猙獰的陽物一插到底,顧青斐大叫一聲,雙腿止不住地顫抖起來。也不知道原煬是有意還是無意,他猛烈的抽插和顧青斐難耐的呻吟不知何時和視頻裡的畫面重疊了,顧青斐扭過臉,彷彿在照鏡子一般,看著畫面中他們同樣的體位,原煬同樣粗暴的動作和他同樣癱軟的身體、迷亂的表情,一切都重疊了,那一晚瘋狂的快感和羞恥的記憶,全都湧上了心頭,當初那讓他難堪憤恨的記憶,此時回想起來,居然只有性慾的滿足讓他記憶猶新。男人真是好打發的動物,希望他以後的每一天,再想起這段視頻,只能憶起原煬的胸膛有多熱,性器有多大,動作有多快、多重、多持久,他有多迷戀原煬帶給他的快感,那麼他今天的目的就達到了。

    原煬果然說到做到,幹得顧青斐雙腿發軟,快感一波波地襲來,顧青斐終於控制不住,聲音也帶了哭腔,“行了,夠了……原煬……我、我受不了……原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