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部分

    王晉開門進了屋,屋裡燈光大亮,他對摩托車的主人倒好奇了起來。

    已經半年沒回過這裡,家裡的陳設沒什麼變化,兒童用品隨處可見。當初從一個奢侈品設計師手裡買下這棟房子,是看中它不食人間煙火的冰冷優雅,可如今它已經染上了濃厚的居家氣息,被拉進了平庸的凡塵。

    電視上正放著球賽,客廳裡卻沒有人。

    王晉環顧四周,叫道:“小楠,安安?”他現在反而希望他的孩子們不在家,難道他老婆帶男人回來,還要孩子們圍觀嗎。

    “小楠,安安?”王晉又叫了兩聲,“denise?”

    叫了幾聲,都沒有人迴應,真的沒人在家?王晉掏出手機,撥通了他妻子的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才接通,那頭的聲音有些匆忙,喜慶的節日音樂從電話那頭爬進了王晉的耳朵裡:“喂?”

    那歡天喜地的吵雜音樂讓王晉有些煩躁:“你們不在家嗎?”

    “我帶著孩子們在我爸媽這兒,你回家了?”

    “過年我不回家能去哪裡。”

    “哦,你不早說。”denise毫無愧疚,她快速說道,“我這邊還有客人招呼,先掛了,你想看孩子,明天一早可以過來。”

    “我就不過去了。”王晉耐著性子說,“你們什麼時候回來?”

    “不一定。”denise頓了頓,語氣放軟了,“親愛的,大年夜的,自己弄點東西吃吧。”說完掛斷了電話。

    王晉還要說什麼,電話那頭已經傳來了忙音,他皺起眉,心頭有些惱火。

    突然,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他猛地扭過身去。

    一個……男人,一個只圍著浴巾的、身材高挑的男人,正單手提著一箱啤酒、叼著煙,光腳站在他身後,身上帶著未乾的水珠,仰著下巴看著他。

    王晉怔住了。

    那是個長得非常好看的男人,溼軟的黑髮貼著臉頰,勾勒出一張張狂中帶點頹廢的俊美面孔,他體態高大健碩,肩膀的寬厚程度簡直不似亞洲人,胸腹肌跟磚塊一樣碼在身上,右臂上還有帶著宗教元素的紋身,浴巾包裹下的兩條筆直修長的腿和光裸著的腳,讓人一眼能窺見他的隨性不羈。

    不需要思索,王晉也能猜到,這就是院子裡那輛摩托車的主人了。

    短暫的驚詫過後,王晉迅速恢復了冷靜,他冷冷地說:“你是誰?”

    那男人非常放肆地將王晉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既不驚訝,也毫無窘迫,他一邊嘴角輕扯,提著啤酒放到了地上,人也倒進了沙發裡,就跟這裡是自己家一樣隨便。

    王晉從小樣樣優越,永遠是同齡人裡最耀眼的那一個,在他的成長曆程中,很少會被這樣無禮的忽視,他本來心情已經很差,現在還要再加個“更”字。他沉聲道:“我給你五分鐘的時間,穿上衣服離開這裡,不然我就叫警察請你出去。”這個男人倒是符合denise的品位,她一向愛找這些俊美年輕的小男孩兒。他不無諷刺地想,至少他和他老婆在審美方面能達成共識。

    那男人專心看著球賽,懶洋洋地說:“是你老婆,這棟房子的主人請我進來的。”

    “這棟房子是我們夫妻的共同財產,我有權利讓你出去。”王晉音量不大,但鏗鏘有力,當慣了上位者的人,一身咄咄逼人的高壓氣場。

    “哦,也對。”那男人絲毫不為所動,他站起了身,輕佻一笑,幾步走到王晉身邊。

    王晉右腳後踩了一小步,拳頭緊握,做好了進攻姿態。這個男人雖然比他高壯了一點,但打架看得又不完全是體型。

    那男人一手伸向了王晉,王晉揮拳朝他的臉砸去,對方一把抓住了王晉的手腕,往自己身前用力一帶,倆人的胸膛狠狠撞在一起,王晉的下巴碰上了對方的肩膀,他正被撞得有些懵,就感覺自己的手機被人搶走了。

    王晉一把推開那男人,踉蹌著後退了幾步,看著自己的手機出現在了對方手上,他露出一個痞笑:“大過年的,還下這麼大的雨,讓警察叔叔休息一下吧,我又不會吃了你。”

    王晉整了整衣領,沉聲道,“我再說一邊,滾出去。”

    “這麼大的雨,你讓我滾哪兒去?”他回身撈起一瓶啤酒,湊到嘴邊,用牙咬開了蓋子,遞給王晉,“來吧,別那麼小氣。”

    王晉沒有接。那人聳聳肩,自顧自地又坐回了沙發,把王晉的手機扔在了茶几上。

    王晉眯起眼睛,他對付無賴的經驗不多,這個剛好可以練練手,就當假期打發時間好了。他脫下了西裝外套,修長的手指勾住領帶,輕輕扯開了:“小子,叫什麼名字?”

    “顏司卓。”他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屏幕。

    “我老婆付你多少錢?”

    “嗯?”他拿起啤酒湊到唇邊。

    “我老婆,付你,多少錢?”王晉一字一字清晰地說道。

    顏司卓聽清楚了那句話,一口酒差點噴出來,他扭過頭,舔了舔嘴角,眼神複雜,表情又帶幾分玩味:“她不用付我錢。”

    王晉雙臂環胸,皮笑肉不笑地說:“哦,那我讓你今晚陪我,要付你錢嗎?”

    顏司卓輕咳兩聲,放下酒瓶,換了個舒服的姿勢躺在沙發上,一雙修長的腿大喇喇地搭在茶几上,嘴角含著若有似無的笑意:“看你想怎麼陪了。”

    “你在我的地盤,想怎麼陪,我說了算,開個價吧。”

    顏司卓轉了轉眼珠子:“你隨意。”

    王晉從公文包裡拿出支票簿,隨手寫了個數字,輕飄飄地扔在了他的腿上:“夠嗎?”

    顏司卓看都沒看,直笑道:“夠了。”

    王晉坐在沙發上,奪過顏司卓手裡的啤酒,咕咚咕咚地灌下去了半瓶,他的身體一瞬間燥熱了起來,他把礙事的領帶扯下來,扔到了一邊,隨手將襯衫解開了幾粒釦子,袖子也挽到了小臂上。卸去了職業面具的偽裝,他的臉龐爬上了幾分疲乏和慵懶。

    顏司卓斜睨著王晉,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他湊了過去,輕輕在王晉臉邊吹了一口氣:“現在有什麼吩咐嗎?”

    王晉轉過臉,一眨不眨地直視著那對勾人攝魄的眼睛——底氣稍不足,都沒有勇氣跟這樣好看的人對視,而王晉很有定力地淡淡一笑,“去做飯。”

    顏司卓挑了挑眉:“你讓我去做飯?”

    “對,大年夜,難道讓我只喝啤酒嗎?”

    顏司卓嗤笑一聲,點了點頭:“好啊,我給你做飯。”他站起身,往廚房走去。

    王晉開始專注於球賽。罷了,大過年的,有個賞心悅目的牛郎,可能比自己一個人強一點吧。

    突然,一隻手從王晉的後頸繞了過來,直探向他的下巴。

    王晉眸中射出精光,閃電一般扣住了那手腕,狠狠收緊。

    “緊張什麼?”顏司卓的聲音從王晉背後傳來,他卡住王晉的下巴,逼迫他仰起脖子來和自己對視,“我只是忘了問你叫什麼名字,你掐得我手腕很疼。”

    顏司卓居高臨下地看著王晉,那健碩的體格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深不見底的瞳眸彷彿擁有能把人吸進去的力量,一滴從他頭髮上滾下來的水珠,打在了王晉臉上,讓王晉瞬間回過了神,他鬆開顏司卓的手腕,“王晉,晉升的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