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部分

    顧青裴看著人嘴還挺硬,自己套不出什麼話來,只好作罷。他看了一碗熱騰騰地方便麵,雖然挺餓的,也沒法下嘴。

    他儘管表面上還算冷靜,心裡卻沉甸甸的,他不知道這些人要了錢能不能滿足,萬一真對他不利可怎麼辦……

    他想到了原煬。原煬不是可以定位他在哪裡嗎,原煬能找到他嗎?會不會來救他?

    顧青裴腦子裡紛亂如麻,他畢竟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他的知識和閱歷,在不講理的罪犯面前,顯得蒼白孱弱。

    該怎麼辦?能活著出去嗎?

    如果他不能活著出去,他最後悔的,就是昨天沒能回答原煬那個問題。

    顧青裴長嘆了一口氣,眼神黯淡了下去。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外面又傳來了腳步聲,接著是門開鎖的聲音,然後門又被打開了,屋裡的燈瞬間亮了起來,晃得顧青裴睜不開眼睛。

    “顧總,好久不見喲。”

    顧青裴心裡猛地一顫,他睜開眼睛,看著站在他眼前得意洋洋的人,竟是那個企圖拿照片威脅他,卻被原煬教訓了一頓的保安!

    那保安露出陰毒的笑容,“委屈顧總了哈,要是上次顧總多給點兒錢,我就給你找個好點的賓館了,哦不對,要是顧總上次給夠了錢,也沒今天什麼事兒了,你說是不是。”

    顧青裴淡道:“想要多少你說吧,我讓人給你送來。”

    保安笑著走了過來,伸手就給了顧青裴一個重重地耳光,臉上兇光乍現,“你以為我要錢就完事兒了?你和那個姓原的傻逼差點廢了老子一隻手,我要把他的手指頭一根一根剁下來!”

    顧青裴眼神一暗,“說到底我們之間也沒什麼恩怨,你想要多少錢,我給你就是了,並且保證再不追究,可真要傷了人,這性質可就不一樣了,何必呢。”

    保安揪著他的頭髮,冷笑道:“你以為我會相信你?上次你說要給我錢,轉頭就帶了一幫黑道的堵我,我要是被給自己留好後路,我也不會下這個手,顧青裴,咱倆恩怨可大了,不過我現在不動你,等那個姓原的來了,我兩個一起收拾。”

    顧青裴強行壓抑著怒火,一聲不吭。看來不需要原煬來找他,這些人也會把原煬弄來了。

    那保安拿出一個電話,顧青裴一眼認出那是自己的。他撥通了原煬的電話,那頭很快接了電話,第一句話就是問:“喂,你跑哪裡去了?”

    顧青裴心裡一緊,馬上喊了一聲,“原煬!”他想阻止原煬繼續說下去。他去個上海原煬都馬上知道了,肯定是自己離開平時活動範圍太遠,原煬就會發現,他不能讓這些人知道原煬能定位他。

    那保安罵道:“閉嘴。”

    原煬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然後低聲道:“我認得你的聲音。”

    保安得意地大笑起來,“你認得就好,省得我跟你解釋了,孫子,我這手差點兒讓你廢了,你別以為我會這麼輕易放過你。”

    原煬冷道:“你想怎麼樣,要多少,說吧。”

    “你把五百萬現金中的四百五十萬換成面值十萬的四十五張旅行支票,剩下的五十萬要現金,明天下午你自己一個人去我指定的地方,我的人會帶你過來,別耍花樣,我已經豁出去了,你要是敢動歪心思,我就把顧青裴剁了。”

    原煬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好。”

    保安陰笑道:“你對顧青裴可真是情深意重啊,照片上另外一個男的,就是你吧。”

    原煬意味深長地說:“你明顯變聰明瞭。”

    “呸,走後門兒的,真噁心。”

    原煬道:“我明天下午到哪裡等?”

    “明天再通知你,記住,一個人來。”

    “放心吧,人都在你手裡,你還擔心什麼。”

    “最好是這樣,否則你來了就等著收屍吧!”

    掛上電話後,保安冷冷地看著顧青裴,就像在看一個死人。

    顧青裴也看著他,心裡疑惑更重。

    這個人為什麼要旅行支票?如果是原煬署名的,他就是拿到國外也換不出錢來,還是他有什麼辦法?他以前聽過通過某種手段用旅行支票詐騙的消息,不過當時沒怎麼關注,但那怎麼也是高技術的犯罪,他不認為這個沒什麼文化的流氓能掌握。

    而且,上次他明顯看得出來,這個人很怕原煬,只有一種可能,他受到了什麼人的指示。

    顧青裴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原立江,畢竟被他害過,總是心有餘悸。

    可是他又馬上否決了,第一他不相信原立江會用這麼極端的手段對付他,第二原立江更是沒必要這樣對付自己的兒子。

    如果不是原立江,那會是誰?

    是誰,跟他們的利益息息相關?

    第110章

    那天晚上,那保安安排了三個手下呆在顧青裴屋子裡看著他,自己帶著幾個人去了隔壁房間。

    顧青裴已經被綁縛著四肢整整一天了,除了中途上過一次廁所,喝過一杯水,這一天他什麼也沒幹。他不僅要以這種難受的姿勢倒在潮溼有異味的床上,而且一點東西都沒吃,他看著那碗涼掉的方便麵,心裡多少有點渴望。不過他還沒餓到那個程度,他只能儘量調整一個相對不那麼難受的姿勢,等待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原煬會來救他嗎?

    他一邊希望原煬來,一邊又擔心原煬來了會受傷。

    聽那保安的意思,他這次是有備而來,而且顧青裴觀察了一下人數,他們至少有七八個人。不過,想到原煬能定位他的位置,他就覺得原煬一定有辦法救他。

    顧青裴耳朵裡充斥著那幾個人的呼嚕聲,他在疲倦和精神壓力下,沒撐多久就睡著了。

    睡到半夜,他被異響弄醒了。睡夢中不知道是誰大叫了一聲“著火了!”

    幾人同時驚醒,鼻尖果然聞到了一股濃煙的味道,其中一個人跳了起來,下意識地打開了門,“怎麼了怎麼了?那裡著——”他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就砰地一聲飛進了屋子裡,咣噹一聲重重摔在地上,顧青裴接著樓道里透出來的光一看,那人鼻樑都被打折了,滿臉是血。

    顧青裴抬眼一看,是他曾經見過的原煬的一個保鏢,他不禁激動了起來。

    另外兩個人很快反應了過來,掏出刀子就朝那個保鏢衝了過去,那保鏢顯然受過正規訓練,打他們跟玩兒似的,三兩下就把人撂倒了,然後看了顧青裴一眼,轉身又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