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部分

    無論原煬對他再怎麼曖昧、再怎麼變態地關注,都改變不了原煬交了一個女朋友並且讓全天下都知道的事實。

    他甚至告訴自己,訂婚宴會發邀請函。

    顧青裴自嘲地笑了笑,為自己的浮想聯翩而笑,為自己的耿耿於懷而笑。

    第二天上午,他帶著自己的人去找原煬。這是他第一次去原煬的公司,那個佔據cbd最繁華地段的二十二層高的企業大廈,昭示著原煬這兩年多來的巨大成就。

    他以前就覺得原煬頭腦很活,只要肯認真幹,不會輸給原立江,但是,原煬的發展顯然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他在感嘆的同時,多少有幾分嫉妒。

    兩年前的他也不會想到,有一天他會坐在原煬的辦公室是裡,和他談判。兩年的時間其實很短,卻改變了一切。

    兩方人馬就合同條款進行了逐一的商討和研究,在口才方面顧青裴依然勝原煬一籌,但他發揮的作用不大,因為他發現原煬提出的合同條款,對他們已經非常有利,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都沒有再爭議的必要,否則就是得寸進尺了。

    顧青裴帶來的幾個人都非常興奮,他們不知道自己的老闆和原煬“交情”匪淺,只以為原煬手腕了得,犧牲小利而贏大利,對雙方都很有好處。

    因此談判時間不到一小時就結束了,顧青裴打算帶人回去研究一下,不出意外的話,他們可以在三天之內籤合同。原煬唯一的要求就是儘快籤合同,他顯然是打算趕在原立江之前,佔得先機。

    顧青裴帶人要走的時候,原煬攔住了他,“顧總,別急著我,我請你吃個飯吧。”

    顧青裴故意看了看錶,“原總,真不好意思,我晚上約了人了,咱們改天吧。”

    “那我送你過去吧,我只是有些話想私底下跟你說,既然晚飯你沒時間,咱們車上說,反正這個點兒,你從這裡去哪裡都得塞上一個小時。”

    當著所有下屬的面兒,顧青裴實在沒法拒絕,只好跟著原煬走了。

    倆人一進車裡,原煬立刻露出了尖耳獠牙大尾巴,把他按在車座上就質問了起來,“和你王哥在上海玩兒得怎麼樣?”

    他這種諷刺的語氣聽在顧青裴耳朵裡,自然不痛快,他生硬道:“好得很,不禁事兒辦成了,還撿了個便宜呢。”

    原煬明知道顧青裴故意氣他,卻還是忍不住上火,“顧青裴,這世上再沒有比你更欠的了。”

    “原煬,這世上可能也找不出比你更會折騰人的。”

    原煬捏著他的下巴瞪了他半晌,湊上去親了他。

    嘴唇想碰觸的那一剎那,顧青裴眼前閃過了原煬和劉姿雯攜手登場的畫面,他別開了臉。

    原煬看著他,“親一下怎麼了,矯情什麼。”

    顧青裴冷冷看了他一眼,“我覺得沒勁,行嗎?送我回家。”

    原煬悻悻地放開他,嘲弄道:“不是跟人約好了嗎?”

    顧青裴沒搭理他。

    原煬自作主張地把車開去了一個齋菜館。他把顧青裴拽下車,“今晚在這裡吃吧,你病剛好,吃這個正合適。”

    顧青裴也沒說什麼,跟著原煬進了餐館。

    倆人吃飯的時候,顧青裴主動把話題帶到了生意上,他知道倆人只要一談私人問題,保證掐起來沒商量。

    原煬似乎也意識到了這點,根本就跟他聊了起來。

    顧青裴始終對原煬如何從原立江手裡奪得控股權很好奇,但原煬卻不肯告訴他,只說這件事需要顧青裴的配合,說白了就是他要比原立江先把錢弄出來。

    顧青裴猜想這裡面可能涉及的東西太深,原煬不好告訴他,也就沒再追問。儘管是如此大的合作,可顧青裴卻並不覺得擔憂,他知道自己信任原煬,原煬再怎麼樣,也不會騙他。

    兩天之後,顧青裴把所有材料準備妥當,跟原煬簽訂了正式合同。接下來,他們將著手辦理以土地入股信用社的事,這裡面最主要的矛盾,就是這塊地究竟能值多少股份。

    他們在第一次和企業家聯會的秘書長溝通的時候,秘書長透漏出來的意思,只想給他們15%的股份。這當然不可能滿足原煬和顧青裴的期望。

    顧青裴這塊地佔地面積大,依山傍海,地理位置極其優越,適合開發成高級度假村。現在土地最大的弊端就是屬性是林業用地,如果能改建成旅遊用地,每畝地價格能翻至少十倍。顧青裴一直以來都在做著土地變性的工作,現在已經出有成效,以他和原煬的實力,最多兩年之內,肯定能把土地性質變過來,到時候這塊土地的價值,可不是十五、二十個股份能夠匹配的。

    關鍵就是,現在還沒變性,所有的潛能,都是空想,所以企業家聯會抓著這點,拼命打壓價格。

    跟秘書長談完後,倆人各自回公司召集人馬開會去了。他們曾經當做一年的上下屬關係,對彼此的工作習慣極為了解,溝通和配合起來就像當初那麼自然順利。

    顧青裴有些感嘆,如果生活上他和原煬能像工作上那麼和諧,那他們之間的矛盾,都可以迎刃而解。

    那時候,倆人都忙得跟陀螺一樣輪軸轉,積極地推動著這個講給他們帶來巨大利益的項目,在一個月的時間裡,他們只見了兩次面,而且都跟工作有關。

    終於在他們簽訂合同的四十天後,他們和企業家聯會達成了一致,顧青裴的那塊土地以20%的股份入股,原煬通過和耀信證券以及和他的合作,間接掌控了48%的股份,遠遠超過其他任何股東,只要合同一簽訂,原煬立刻就是工農信用社的第一大股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