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部分

    第105章

    顧青裴回到家後,第一時間打電話給自己的助理,讓他著重調查企業家聯會關於徵集股東申請信用社這個項目的更多細節,他不知道原煬究竟打著什麼算盤,但他知道原立江這個老狐狸,可不會輕易敗給自己的兒子,除非,原立江基於什麼目的,主動讓步。

    他的助理答應下來之後,跟他彙報了另一件事,說渭水那個公司的高層有些不耐煩了,似乎開始懷疑他是在裝病。

    顧青裴也確實沒打算再裝下去了,他昨天出席在公共場合,不少人認識他,難保這消息就能傳到那些人耳朵裡,再繼續拖著可能會在兩家公司之間造成間隙。

    他想了想,“你給他們打個電話,說後天下午籤協議,當天轉款。”

    “顧總,哪兒弄錢啊。”

    “實在不行我只能先掏自己腰包了。”顧青裴安慰道:“放心吧,總有辦法,下午讓吳總和我去趟蘇南小貸,見一下他們丁總,我們公司還有幾套商品房可以抵押,把資料整理出來,我下午三點回公司。”

    “是。”

    “對了。”

    “還有什麼事,顧總。”

    “我的手機如果被人竊聽了,你知道有什麼辦法解決嗎?”

    “呃……”

    “你不是學電腦的?總該懂點吧。”

    “一般是黑客軟件,也不是很難的事,解決的話,要花點錢。”

    “花吧,馬上把這件事辦了。”

    “好的,要報警嗎?”

    顧青裴笑罵道:“死心眼兒的傻小子,報什麼警,趕緊去辦。”

    顧青裴掛了電話,看看時間,還不到十一點,正好能讓他休息休息。

    他歪在沙發上,腰腿痠痛不已,下身那個私密的部位,更是火辣辣地疼,走路的時候更是難免要摩擦到,非常尷尬,想到昨夜發生的事,他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他儘量想避免自己閒下來,否則他就會不停地想原煬的事。

    可他也沒辦法,他現在連手指頭都不想動,當身體停止運動的時候,頭腦就飛速地運轉了起來,於是他滿腦子都是原煬。

    他越想腦子越亂,在那紛亂的思緒中,他突然捕捉到了點什麼東西,他拿過手機,在網上搜索了一下“耀信證券”,報紙上說,那個劉姿雯是耀信證券老總的女兒。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老覺得原煬和劉姿雯之間的氣氛有些奇怪,不過,或許只是因為原煬沒有把自己那流氓的一套用在女孩子身上吧。

    最先跳出來的新聞就是耀信證券陷入信譽危機,涉嫌聯合其他證券公司操縱大盤,可能面臨起訴等等傳聞,不過能搜到的僅僅是一些網絡爆料,正規媒體的報道卻一個也找不到,而且這些網絡爆料都很新,顧青裴猜測,時間稍微久一點的,都已經被刪掉了。

    不管這些消息是真是假,至少它們已經影響到了耀信,證券交易行業水非常深,幾家大公司靠內幕消息玩弄股民,牟取暴利的事情層出不窮,只不過有的做得小,有的做得隱蔽,沒被人發現罷了,顧青裴對金融行業涉水不深,不過對一個大型證券公司爆出這些的新聞,還是非常關注的。尤其是想到劉姿雯是這個公司老闆的女兒,他總覺得自己該多方面瞭解一下。

    他給一個行業內的朋友打了電話,打聽耀信的事情。

    那朋友知道的也不多,只說爆料的恐怕盯了耀信很久,很多消息都是真的,耀信這次可能真的有麻煩,具體的內幕如何,他就接觸不到了。

    掛上電話後,顧青裴心裡的疑慮更重了。原煬不可能不知道這些,他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呢。

    下午,顧青裴拖著疲憊的身體,跟財務總監去了小額貸款公司,他現在急需用錢,小額貸款公司最大的優點就是速度比銀行快好幾倍,只不過利息也高。

    他暫時不想跟原煬籤那份借款合同,因為他還沒摸清楚原煬的意圖,總有些不放心,儘管他覺得原煬不會害他,可原煬畢竟變了太多,行走商場,步步都得設防。

    顧青裴身體一直不舒服,但到了貸款公司,還是強撐著談完了話,把那個四十出頭能力平平的經理忽悠得暈頭轉向,把他們財務總監佩服壞了。

    談完之後,顧青裴留下了那幾套房產的資料就走了。在回公司的路上,他接到了原煬的電話。

    原煬開門見山地問:“資料我發到你郵箱了,看了嗎?”

    “還沒來得及。”

    “你需要做多久的調查?”

    “這麼重大的投資,少說也得一個月。”

    “我們沒那麼多時間,現在比的就是誰掏錢快。”

    顧青裴沉默了一下,“原煬,這件事太草率了,我不可能馬上答應,我要上會討論一下。”

    原煬沉吟了半晌,緩聲道:“你不相信我,是嗎?”

    顧青裴沒說話。

    原煬發出沉悶地笑聲,“你覺得我會坑你?”

    “那你為什麼始終不肯告訴我找我合作的原因。”

    “這他媽究竟有什麼難猜的?我想讓你跟著我掙錢,我撿著一塊糖想分你口甜頭,我他媽看著你四處籌錢融資的窩囊樣就來氣,不然我認識那麼多實力雄厚的大老闆,為什麼偏偏找上你這麼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

    顧青裴深吸了一口氣,一時有些說不出話來。

    真的像原煬說的那樣,僅僅是想和他共同分享這個發財的機會嗎?原煬對他,是不是還……

    顧青裴腦海中又浮現了原煬和劉姿雯相攜出現的畫面,那畫面太和諧太登對了,在他的記憶力揮之不去。他脫口而出,“你不是挺恨我嗎,還幫我做什麼。”

    他一定是腦子有病,才會當著司機和財務總監的面兒,說出這麼魔障的話,他能感受到前排座的倆人想回頭看卻又不敢,拼命掩飾好奇心的表情。

    可他現在只想聽聽原煬要說什麼。

    原煬頓了半晌,“你不是不想看到我,急於想和我撇清關係嗎,你不是躲我躲得都跑到國外去了嗎,我怎麼能讓你如願,多讓你睡一天安慰覺,我都難受。”

    顧青裴輕嘆了一口氣,低聲道:“原煬,你還喜歡我,是嗎?”

    電話那頭陷入了長久的沉默,車廂裡的另外倆人,也是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原煬的種種表現,讓顧青裴越來越摸不透,也許原煬真的還對他有感情,也許只是他的錯覺,他只希望原煬跟他說句實話。

    原煬的回答,卻是短短地、輕蔑地五個字:“你不配知道。”然後掛斷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