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部分

    顧青裴輕輕點了點頭,連嘴都沒張,他和原立江之間的恩怨,讓他連表面的客套都懶得使。

    原立江笑了笑,“我以為你不敢出現在我面前,怎麼,是原煬帶你來的?”

    顧青裴也笑了,“這個‘不敢’,敢問從何說起?”

    原立江看了原煬一眼,才道:“顧總言而無信,一般人都該覺得無顏以對,如果顧總一點兒都不心虛,那說明什麼呢?”

    顧青裴冷笑一聲,“我怎麼言而無信?”

    “你說你跟原煬沒有交集,這段時間卻一直有往來,沒錯吧。”

    顧青裴哈哈笑了兩聲,“你看不住自己的兒子,讓他老往我身邊湊,這怪得了誰。”

    原家三口臉色均是一變,尤其是原煬,暗暗握緊了拳頭。

    顧青裴想到當年那些讓他顏面盡失的照片,心頭的恨意就壓都壓不住,看著原立江難看的臉色,他惡意地刺激道:“原董的兒子不願意回家,我看只能說明原家的門沒關嚴,總不能賴別人家的窗沒上鎖吧。”

    吳景蘭語氣有些尖利,“顧總,你這麼咄咄逼人,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這可不像你。”

    顧青裴優雅地整了整領結,衝著吳景蘭一笑,“吳總,不瞞您說,我對你們原家人的騷擾,實在是不勝其煩,如果你們能看住原煬,讓他別再對我百般糾纏,我簡直感激不盡。”顧青裴說這些話的時候,一直沒有看原煬,他不需要用眼睛看,就能感覺到他的皮膚被原煬的視線灼燒的疼痛。

    他知道原煬難受,被這麼當面羞辱,原煬那麼高傲的自尊怎麼可能不難受。他也難受,他每說一句心都在痛,不過沒關係,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對於原煬不明意義的各種行為,他實在覺得太累了。他懶得去猜原煬背後究竟藏著什麼目的,那些曖昧不清的態度究竟是想從他這裡得到什麼,他不想猜,尤其不想被原煬戲弄。

    原煬已經和從前判若兩人,他喜歡過的那隻小狼狗,早在兩年的磨礪間灰飛煙滅,現在的原煬,行為乖張,心機太重,讓他疲於應付,他只想躲開。

    如果原煬的父母能基於共同的目的幫幫他,他也許就能解脫了。

    此時,一隻沉重的胳膊搭到了顧青裴肩上。

    四人站在宴會廳的最角落,會場音樂聲不小,沒人聽到他們的對話,原煬的動作,也僅僅就像是朋友勾肩搭背,只有當事人知道這些密切的碰觸,都有著完全不同的含義。

    顧青裴看了原煬一眼。

    原煬笑看著自己的父母,眼中精光乍現,“爸、媽,對於我們現在的狀態,你們還滿意嗎?”

    原立江沉下臉,“你有什麼資格指責自己的父母。”

    “豈敢。”原煬笑著搖了搖頭,“我得謝謝你們,讓我成長。”他扳過顧青裴的肩膀,“走吧,我們還有事情要商量。”

    顧青裴也並不想多留,冷然看了那倆夫妻一眼,轉身走了。

    原煬由於喝了酒,把司機叫來了,倆人剛走出飯店,司機已經把車停在門口等著他們。

    還沒等顧青裴拒絕,原煬已經有些粗暴地把他推進了車裡。

    顧青裴能感覺到原煬的憤怒,但他一點都不後悔。如果原家一家三口,感到些微的不痛快,他都該會心一笑。因為他顧青裴近年來所有的不痛快,但是他們弄出來的。

    果然,一上車,原煬就把顧青裴按在車門上,陰冷地看著他,“我帶你來,不是讓你當著我父母的面惡心我的。”

    “哦?那你是什麼目的?當著你父母的面和你恩愛幸福?”

    原煬寒聲道:“顧青裴,我這人耐性不多,對你已經足夠寬容,你再敢刺激我,後果你自己承擔。”

    顧青裴同樣眼裡直冒火,“什麼後果,說來聽聽。”

    原煬眯起眼睛,深深地看著顧青裴,然後伸手敲了敲司機的座椅,“去工體那個房子。”

    顧青裴沉聲道:“原煬,你想做什麼?”

    原煬卡著他的臉頰,鼻尖頂著顧青裴的鼻子,低聲說:“說得直白點吧,我今天要把你操暈過去。”

    第104章

    顧青裴瞪大了眼睛,他下意識地朝司機的方向看了看,那司機連眼睛都沒往他們這邊兒瞥一下,異常地淡定。

    原煬捏著他的下巴,“我想看看,等你被幹的只會叫喚的時候,還能不能說出那些難聽的話。”

    顧青裴咬牙道:“我說的哪點有錯?”

    “你說的哪點都沒錯。是,是我原煬非要糾纏你,我爹媽都看不住我自己,你很得意吧,顧青裴,你一直都很得意吧?”

    顧青裴冷道:“我沒什麼好得意的,你們原家人對我做的事,夠我噁心一輩子的,你真以為誰都稀罕你來這套?”

    “不管你稀不稀罕,你都不該在我父母面前說。”原煬本來想給他父母看的,是他和顧青裴藕斷絲連,根本無法分開的一面,他沒料到一向說話很有分寸,而且有些畏懼他爸的顧青裴,竟然能說出這麼一番話來,讓他帶顧青裴來的其中一個目的徹底失敗了。

    他沒辦法不生氣,想到顧青裴用嘲弄的語氣說著他們之間的事,他就氣得渾身發抖,恨不得一口一口咬死顧青裴!

    顧青裴明知道原煬的性格激不得,卻也無法保持冷靜,他早已經看清,步步退讓換不來原煬的收斂。只是原煬眼中醞釀的風暴依然讓他心驚。

    當原煬把顧青裴拖進房間,摁倒在沙發上的時候,顧青裴一點兒也不懷疑原煬是動真格的。

    原煬眼中跳動著的憤怒的火苗越燒越旺,表情有一絲猙獰。

    顧青裴怒叫道:“原煬,你不要再胡鬧!”

    原煬扯下領帶,蠻橫地把顧青裴的手綁在了頭頂,並壓著他的前胸,低頭用力吻住他的唇。

    顧青裴的腿拼命踹了原煬的小腿好幾腳,但由於角度問題,總使不上力,原煬一伸手,惡意地抓了一下顧青裴的寶貝,顧青裴悶叫一聲,腿立刻軟了。

    原煬捏著他的下巴,逼迫他張開嘴,霸道地把舌頭伸進了顧青裴口中,掃蕩那口腔的每一寸。另一隻手則拉開顧青裴褲子的拉鍊,手指隔著內褲逗弄顧青裴下身那團軟肉。

    顧青裴被吻得上氣不接下氣,他含糊不清地說:“原煬,你這個王八蛋,你除了會來硬的,你還能幹什麼。”

    原煬一把撕開了他的襯衫,輕聲道:“我還能讓你主動抬著屁股往我身上靠。”

    “唔嗯……”顧青裴低叫一聲,眼看著原煬把自己胸前的小肉球含進了嘴裡。

    原煬用牙齒輕輕研磨著那褐色的小肉粒,並用舌尖來回快速地搔刮,顧青裴敏感地拱起了身體,試圖甩掉原煬的戲弄,卻把自己更加徹底地送進原煬嘴裡。

    原煬對著那可憐的乳首又舔又咬,一隻手則拉扯揉捏著另一邊的小肉球,顧青裴胸前兩點被原煬逗弄得硬立起來,充血發脹,褐色中帶了點嫩紅,趁著顧青裴白皙的皮膚,誘人得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