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部分

    那保安額上青筋暴徒,看來也是個不輕易服軟的主兒,狠狠瞪了顧青裴一眼,“老子敢做這個,就不怕你們來這套。”

    顧青裴挑了挑眉,“我是文明人,我可以跟你談條件,但是,你別得寸進尺,中國這麼大,在哪兒挖個洞都能埋人,你……”

    他還沒說完話,原煬已經看不下去了,拎著他的胳膊把他拽了起來。

    顧青裴只見原煬手上銀光一閃,就聽地上那人一聲短促的慘叫,剩下的叫聲都被原煬捂在他嘴裡了。

    第101章

    顧青裴的瞳孔猛地收縮,眼睜睜看著原煬把一把刀插在了那個保安的手背上,小半截刀身沒入手背,把那人的手掌整個貫穿了。

    顧青裴皺起了眉頭,雖然他知道對付這種地痞無賴,以暴制暴其實是最好、最有威嚇力的手段,但是他並沒有打算那麼做。就算實在沒有辦法需要使用暴力,他也不想親眼看到,他只是個普通人,對見血的事情畢竟沒什麼好感。

    可是原煬顯然比他更知道如何對付這種人。

    他扭頭看了原煬一樣,原煬的側臉近在咫尺,近到顧青裴能看到原煬臉上的汗毛,那冷硬的線條給了顧青裴不小的震撼。

    原煬的眼神幽暗的嚇人,他鬆開了握著刀柄的手,刀子貫穿手掌後插進了地板,把那保安的手直接釘在了地上。他揪著那個保安的頭髮,強迫那人抬起頭。

    那保安臉色煞白,嘴唇哆嗦著不敢開口。

    他知道原煬是個狠角色,二話不說直接上刀子,連說話的餘地都沒給他,這個人真叫人恐懼。

    原煬鬆開了捂著他嘴的手,低聲道:“現在我問你答,敢說一句廢話,敢叫喚一聲,我換個地方練刀。”

    那保安點了點頭。

    “照片從哪兒弄來的,你一個保安不可能有公司內部郵箱。”

    “從一個……同事。”

    “誰,名字,電話,住址。”

    那人咬著牙,“我不會告訴你,你要是把我逼急了……啊——”

    原煬抓著刀柄,轉了半圈,把那保安疼得直翻白眼,身上跟下雨似的,衣服瞬間被汗浸透了。

    顧青裴乾脆站起身,坐沙發那邊兒去了,他不太想看。

    原煬冷道:“再說廢話,我把你另一隻手也廢了。”

    那保安是真怕了,哆嗦著說:“原來公司一個前臺,是……我相好。”

    原煬從他兜裡掏出電話,翻開電話本,把最近的通話記錄翻給他看,“是哪個?”

    “這個。”那保安用下巴指了指,“小蝶那個。”

    原煬把手機扔給身後一言不發的保鏢,“去把人找出來,你們兩個都去,把他們手裡的照片全部銷燬。”

    兩個保鏢拿著手機就走了。

    屋子裡只剩下三人。

    原煬繼續問道:“還有幾個同夥?”

    “沒有了,真沒有了。”

    原煬輕輕彈了彈刀柄,那輕微的顫動把那保安嚇得臉跟白紙一樣,他叫道:“真的沒有了,我就是缺錢、缺錢才、才想到這個的,我以後不敢了。”

    原煬看了他兩秒,猛地抽出了刀。

    “呃啊!”那保安疼得在地上直打滾。

    原煬從錢包裡抽出一張卡,冷道:“這裡邊兒有兩萬,拿去看手,你應該慶幸我這兩年脾氣好多了,否則,抹掉一兩個像你這樣的人,根本就不會有任何人發現。你記著今天這點兒小小的教訓,如果再讓我知道你打歪主意,我就把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刮下來。”說完他劃開了保安身上的繩子,“滾吧。”

    那保安至若寒蟬,一邊說著“不敢”一邊瘋了一樣衝了出去。

    原煬把刀扔到了地上,抽出紙巾擦了擦手,然後轉身看了顧青裴一眼,淺笑道:“害怕?”

    顧青裴淡道:“不至於,我只是不喜歡這種手段。”

    “你以為你跟他講道理有用?他現在答應好了,有一天沒錢了,還會來找你麻煩,你不讓他害怕,他永遠記不住教訓。”

    顧青裴不置可否,他站起身,“那些東西,你自己處理吧。”他指的是地上的血跡。

    “會有人處理的。”原煬三步並作兩步走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輕聲道:“你沒事吧。”

    “我什麼事。”

    “照片的事。”原煬把他的臉擺正,看著他的眼睛,“你不用再為照片擔心,我說了,我會處理。”

    顧青裴諷刺地一笑,“你怎麼處理?你能把所有人的電腦都砸碎了?”

    原煬冷道:“今天他見血的消息明天就會在公司傳開,我要讓每個人都知道,敢私自傳播那些照片,都要付出代價。”

    顧青裴低下頭,啞聲道:“不管你用什麼方法,那些東西永遠都不會消失。”他推開原煬,往門外走去。

    原煬心裡一緊,抓著他的肩膀,把他堵在門口,他看著顧青裴的眼睛,低聲道:“你一個男人能不能他媽豁達一些,把那些事都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