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部分

    原煬卻還坐在椅子上,直勾勾地盯著顧青裴,眼中拉滿了血絲。

    “出去,滾出去!兩年了,兩年了你還想怎麼樣!你就是看不得我過安穩日子,你都他媽交了個小女朋友人生一帆風順了,你還來招惹我幹什麼,我顧青裴欠你什麼?你他媽說話,我欠你什麼?我因為你丟了工作,丟了人,至今我那些照片還可能在誰的電腦裡像顆定時炸彈一樣懸在我脖子上,我在北京城混不下去了跑到國外去,我都被你逼成這樣了,我他媽還欠你什麼!”

    原煬猛地站起來,以更大的音量吼道:“你欠我一輩子!”他衝到牆邊的玻璃展櫃裡,粗暴的拉開櫃門,從裡面抱出了一個做工精巧的鐵皮箱子,然後把那箱子摔到了地上。

    箱子裡的東西傾瀉而出,有得直接飄到了顧青裴腳邊,顧青裴低下頭去,看著地上的那一堆照片。

    全是他的,至少有兩三百張,都是他在新加坡時候的照片,有些他甚至都想不起來這是在哪裡,什麼時候。

    那一張張照片,就這麼鋪散在他和原煬之間,形成了一條看似很短、卻又存在著無數障礙物的路。

    顧青裴低著頭,身體不斷顫抖著。

    原煬指著那些照片,顫聲道:“顧青裴,你欠我兩年半,欠我九百多個日日夜夜,也欠我一輩子。你當年敢扔下我一走了之,你敢不聞不問地把我扔在原地,我他媽像條狗一樣等著你,一直等著你,我不是不能去找你,我是怕我看到你,我就回不來了,到時候你一定會嫌棄我太弱,嫌棄我沒用,我現在已經足夠強大了,你以為我會放過你?我要讓你後悔離開我,我要讓你再也翻不出我的手掌心!”

    顧青裴抬起頭,眼神空洞地看著原煬,低聲道:“原煬,你對我有沒有過一點愧疚?”

    原煬握緊了拳頭,“我願意補償你,你卻不給我機會。”

    “那就是沒有了。”

    原煬看著他,眼睛一片血紅,“有過,直到你走之前,我都還想求你原諒我,可是後來我發現,你怪不怪我根本不是重點,你只是不想要我了。”原煬顫聲道:“你就只是不想要我,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恨不得掐死你,顧青裴,你離開我多久,我就……恨了你多久。”

    第100章

    顧青裴忍受不了原煬那種苛責的眼神,他落荒而逃,原煬一直用通紅的眼睛瞪著他,卻沒有阻止他。

    倆人長達兩個月以來維持的虛偽的表象轟然崩塌,顧青裴終於明白,他沒走出來,原煬,也沒走出來。

    只不過,原煬已經改變了,有了事業,有了女朋友,有了很多以前沒有的東西,原煬的一切都在顯示他已經朝著全新的生活進發,而自己卻什麼都沒變,比原煬被動多了。

    原煬還喜歡他嗎?

    顧青裴想到那一地的偷拍照片,頭皮有些發麻。

    原煬的態度,實在和喜歡不太搭邊兒,卻像是一直耿耿於懷想要報復,他沒想到原煬這兩年來,是帶著對他的恨度過的。

    他設想過兩年後倆人再見面的無數種可能,但一個都沒有猜中。

    原煬現在以捕獵的姿態雄踞在他頭頂,時時監視著他,給他無形地壓力,他不知道原煬究竟想幹什麼,也不知道原煬究竟什麼時候會下嘴。

    現在的原煬,比起兩年前只會莽撞行事的傻小子,要厲害多了。

    顧青裴回到家,在關上房門的一瞬間,才感覺到了一絲安全感。

    他酒勁兒還沒過,剛才被原煬激怒,現在感覺更上頭了,他衝了個冷水澡,這才感覺腦袋降了溫。

    撲倒在床上,顧青裴一動也不想動。

    他腦子裡太多事情,公司的,原煬的,沒有一個能理順解決的,這讓他心裡不免煩悶。

    他拿過電話,打算打給助理,問問渭水那邊聽到我“生病”的消息是什麼反應,跟他們預期的差距大不大。

    溝通了幾分鐘,看那意思對方暫時相信了,籤合同的日期推遲了一個星期。

    有著一個星期,也可能解決很多事。

    剛掛上電話,一個陌生號碼又打了過來。

    顧青裴接通之後,那邊兒傳來一個男不男女不女的聲音,很是難聽,感覺像是捏著鼻子說出來的,“喂,顧青裴嗎?”

    顧青裴心中立刻警惕了起來,他的朋友都是成熟男性,沒有誰會掉價到開這種無聊的玩笑。

    “你是哪位?”

    “你別管我是哪位,我有個生意想跟你做,你肯定有興趣。”

    “哦,我還沒跟你這種陰陽怪氣的人做過生意。”

    “哼,這生意你肯定要做。”

    “說吧,別廢話。”顧青裴已經感覺對方目的不善。

    “其實也沒什麼,我手裡有你幾張好看的照片兒,一張五十萬,一共四張,兩百萬賣給你吧。”

    顧青裴心臟一緊,臉色瞬時沉了下來,他不動聲色地道:“你手裡的照片又不是獨此一份兒,當年我公司的員工,那是人手一份兒,我花這個冤枉錢,有什麼意義?”

    對方似乎早料到他會問這個問題,馬上道:“沒錯,有這些照片的人確實不少,但是敢放網上,敢拿來威脅你的,有幾個呢?咱兄弟知道,這是犯法的事兒,他們有他們也不敢幹,但是我就敢,你要是不給錢,我就把這些照片兒印個百來張,從你公司樓上往下撒,到時候知道的人可就更多了。”

    顧青裴注意這人說話多了之後,能聽出一些南方口音,而且明顯文化程度不高,但是,他說的卻很有道理。

    他的照片當時沒有大面積傳播開來,一是跟他在公司人員好有關,還有一個,可能是原立江或者原煬進行了控制。當時知道他這些事的熟人不少,但沒一個會冒險把照片亂傳播,畢竟跟他沒什麼深仇大恨的話,一旦被揭露了對誰都不利。

    所以當時那些照片的傳播範圍,應該就是幾百上千人之間,畢竟他也不是什麼名人,最後就銷聲匿跡了。

    但是保存下來的人絕對不在少數。

    只是就像這個人說的,敢拿來威脅他的,幾乎不會有,因為這是敲詐,是犯法的。

    這種人不用多,他一直以來擔驚受怕就怕碰上一個。

    顧青裴調整了一下情緒,不露出半點慌亂,“你說的也有道理,但是我今天給了你錢,哪天你沒錢了又拿照片敲我一筆,這就是個無底洞,我怎麼保證你以後不再找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