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部分

    “你把我叫進來幹什麼?不就是讓我退出競拍嗎?我怎麼能辜負你的好意。”原煬低下頭,一口咬在顧青裴的脖子上,伸進衣服裡的那隻手也愈發放肆。

    顧青裴狠狠拽住他的頭髮,硬是把他的腦袋拉了起來,顧青裴冷道:“我是要跟你談話。”

    “跟我談話?”原煬嘲諷地笑了笑,“你現在有什麼資本跟我談話?真當自己是什麼大老闆?北京城裡就你這樣的一抓一大把,想巴結我都巴結不上,你想跟我談話,我答應了嗎?”

    顧青裴慍怒道:“那就滾開。”

    原煬已經被他和王晉刺激的相當冒火,此時眼睛有些發紅,“你想替你王哥出力,我給你這個機會,現在跟我睡一覺,等我幹完的時候,拍賣會差不多也結束了。”原煬揉了揉顧青裴的屁股,曖昧地說:“我時間有多長,你應該沒忘吧。”

    顧青裴氣得簡直眼冒金星,他狠狠踢了原煬的小腿一腳,趁著原煬吃痛的時候,用力推開了他,轉身往門口走去。

    他的手剛摸到門把手,背後一陣風生,一隻手出現在他臉邊,砰地按住了會議室地大門,同時,有力的手臂鉗住了他的腰。

    顧青裴低吼道:“原煬,你別得寸進尺。”

    原煬低笑道:“你這副衣衫不整的樣子,活該給男人操。”他說著,已經伸手去解顧青裴的褲子。

    顧青裴拼命反抗,但在體能上他從來沒佔過原煬的便宜,很快他就被原煬拉開了褲鏈,原煬的手掌一下子包裹住了他的寶貝。

    顧青裴身體立刻僵硬了。

    命根子被人握在手裡,永遠是對付男人最有效的方法。

    “你……放開我。”顧青裴咬牙切齒地說。

    原煬卻充耳不聞,手指拉開內褲,把顧青裴蟄伏在草叢裡的東西掏了出來,放在手心裡玩弄。

    “這兩年你跟誰睡過?”原煬在顧青裴耳邊低聲問道。

    顧青裴在原煬技巧的撫弄下很快就把持不住了,可恥地有了反應。

    “跟誰睡過?嗯?”原煬用硬邦邦的下身頂了頂顧青裴的屁股,“這裡呢?除了我有人幹過嗎?”

    顧青裴啞聲道:“原煬,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當然知道,我在索取報酬,對於我退出競標的報酬,你不是該高興嗎,我幫你王哥省了一大筆錢!”原煬的手微微一使力,顧青裴低叫了一聲,身體直抖。

    原煬一口咬住顧青裴的後頸,舔舐著那溫熱的皮膚,恨不得破開皮肉,吸食顧青裴的血。如果把這個人吃進肚子裡,他是不是就完全屬於自己了。

    顧青裴咬牙道:“放屁。”

    原煬有些粗暴地擼動了起來,同時還晃動著腰胯,不時隔著褲子用力地頂顧青裴的屁股。

    倆人的思緒都飄回了兩年前,他們曾經對彼此的身體熟悉不已,他們曾經無數次瘋狂地做愛,從對方身上獲得高潮。現在這些令人羞恥的舉動,對於他們來說無異於隔靴搔癢,只有真正暢快淋漓的性,才能讓他們釋放。

    可顧青裴還沒有失去理智,他閉上眼睛,額頭靠著門板,拼命壓抑著想要脫口而出的低吟,默默忍受著原煬的挑逗。

    粗重的喘息聲縈繞在倆人的耳邊。

    最後顧青裴終於受不住地洩了出來,噴了原煬一手。

    顧青裴雙腿有些軟,需要靠原煬的手臂支撐身體的重量,原煬在他耳邊低笑著,“真精神啊顧總,好像憋了挺長時間了。”

    顧青裴喘了幾口氣,“你玩兒夠了吧。”

    原煬把手掌抬到顧青裴眼前,讓他看自己手上濃白的精液,“顧總玩兒夠了嗎?”

    顧青裴臉頰燒得慌,他別開臉,“還不放開我。”

    “你玩兒夠了,我怎麼辦?”原煬故意往他身上蹭。

    不用原煬說,顧青裴也沒法忽略一直頂著他下身的東西,他這兩年來一心撲在事業上,僅有的兩三次發洩,也都是草草結束,更何況除了跟原煬外,他從來沒當過零,一想到以前那些瘋狂的經歷,他就感到心臟都在顫抖,不知道是因為恐懼,還是因為……

    顧青裴有些惱羞成怒,“你自找的。”他有些慌亂地拉上褲鏈,繫上腰帶,扣扣子的時候,手指都在發顫。

    原煬冷哼了一聲,拽過顧青裴的領帶用來擦手。

    顧青裴怒瞪了他一眼,乾脆把領帶解下來扔到了他身上。

    原煬舔著嘴唇笑了笑,把領帶慢悠悠地疊好,塞進了褲兜裡。

    顧青裴一陣腦熱,忍不住後退了一步,和原煬拉開了距離。

    原煬盯著他胸口露出的一小塊皮膚,“顧青裴,要不是地方不對,我絕對不會這麼放你走的。”

    顧青裴穿上衣服後,就感覺重新獲得了一種安全感,整個人也漸漸冷靜了下來,他看著原煬的眼睛,“原煬,你現在不僅事業有成,而且還有了女朋友,你的人生都在往正道上走,還來招惹我是什麼意思?”

    原煬摸了摸嘴唇,似乎還有親吻顧青裴皮膚的餘溫,他嘲弄地笑了笑,“你覺得是因為什麼?”

    “你想看我笑話。”顧青裴目光冷峻,“覺得一朝得志,終於可以反過來羞辱我了,是嗎?”

    原煬輕佻地點點頭,“差不多,還有呢?”

    顧青裴挑了挑眉,表情陰沉,“我聽你說。”

    “聽我說……”原煬露出陰冷地笑聲,他捏著顧青裴的下巴,“你想知道我想做什麼,我來告訴你好了。兩年前你不告而別的時候,我就一直在等著這一天,你覺得王晉厲害,我要讓你知道他比起我來差得遠了,你嫌我不懂事,嫌我沒本事,一聲不吭就一走了之,顧青裴,我一定會讓你後悔。”

    顧青裴張了張嘴,感覺身體沉重地不可思議,他輕聲道:“你覺得我當時離開,是因為嫌你……”他說不下去了,他分明看到了原煬眼中掩藏不住的怨憤。

    原煬冷笑道:“不是嗎?我們明明能重新開始,明明靠自己也能活得好好的,結果你最終選擇的是王晉,你甚至幫著他來跟我談判,顧青裴,你知不知道你走的時候,我在哪裡,我在想什麼,我會怎麼樣?”原煬越說越恨,臉上浮現一絲猙獰,“你根本不會想吧。你想的只是你的事業,你的地位,我怎麼樣,根本不在你的考慮之內。”

    顧青裴露出一個蒼白的笑容,他強忍著心痛,維持著表面的平靜,“這句話我也想送給你,我怎麼樣,根本不在你的考慮之內。原煬,兩年過去了,你的自我中心倒是一點兒沒變,行了,我們也別互相指責了,一點意思都沒有,誰對誰錯,爭出來又怎麼樣?我們之間,早就結束了。我現在想問你的是,你想怎麼樣,你現在,希望我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