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部分

    週五那天,顧青裴沒帶司機,自己開車去了拍賣會。

    他們公司現在只有兩個行程司機,高管,包括他這個老闆在內,都沒配專職司機,創業階段能省則省,顧青裴以前還是個挺要排場的人,現在卻對這方面看淡了。

    顧青裴進拍賣會現場的時候,王晉已經到了,他走過去打了個招呼,坐到了王晉旁邊。

    參加拍賣會的人陸陸續續進場了。過了一會兒,門口一陣騷動,顧青裴扭頭看去,並不意外地看到了原煬。

    原煬身後帶了至少三個人,個個西裝革履,氣場十足,有好幾個人當時就站起來,湧到門口跟他寒暄。

    原煬此時卻抬起頭,看著不遠處的顧青裴,目光凌厲陰冷。

    顧青裴只是淡淡掃了他一眼,就移開了目光,翻閱著拍賣宗地和資產包的相關信息。

    王晉旁邊的一個太子黨,低聲在王晉耳邊嘲弄地說:“這小痞子倒真有點兒能耐,現在人模狗樣的。”

    聲音雖然很低,可顧青裴還是聽得清清楚楚。

    以前京城權貴圈兒裡的人,對原家出了這麼個不務正業的兵痞子,都是帶著看笑話的心態的,沒人會想到原煬也有今天,嫉妒發酸的自然不在少數。

    顧青裴嘴角噙著一抹淡然地笑容,他能感覺到王晉在看他的反應,但他沒有任何反應。

    過了一會兒,顧青裴聽到身邊腳步聲漸進,他一扭頭,就見原煬領著人朝他走了過來,並站定在他面前,高大的身材講顧青裴頭頂的燈光遮得嚴嚴實實。

    “真巧啊,顧總。”原煬雙手插兜,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姿態頗為傲慢。

    顧青裴本想站起來,想了想,還是坐著沒動,只是淡笑,“確實巧,原總真是無處不在。”

    王晉眯著眼睛看了倆人一眼,涼涼地說:“原總,你擋著我的光了,不如坐下吧。”

    原煬看了王晉一眼,彷彿才看到他一樣,“哦,這不是王總嗎,這邊兒這個是薛會長?”

    剛才叫原煬小痞子那個人,皮笑肉不笑地站起身,跟原煬握了握手,就顧青裴的觀察,倆人可能有過過節。

    原煬毫不客氣地坐到了顧青裴身邊,湊到他耳邊噴薄著熱氣,“王晉才算是無處不在吧。”語氣透出一股危險的氣息。

    那音量大小剛好夠王晉聽到,王晉眼神冷了冷,嘴角的笑容卻沒變。

    顧青裴輕笑道:“原總管得可真寬。”

    “你說得對,只是我這個毛病一時有些改不過來,誰叫我曾經是你男人呢。”

    王晉握緊了拳頭,斜眼瞪了原煬一樣,他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原煬挑釁的眼神,那是對他赤裸裸地嘲諷。

    顧青裴沒有理會他,只是坐直了身體,儘量和他拉開距離,目視著前方。

    工作人員在做拍賣會的最後準備,過了一會兒,拍賣會正式開始了。

    第96章

    先進行拍賣的是信達資產出售的一個小資產包,裡面有三項不良資產,資料裡介紹其中兩項都是跟農業種植有關的,雖然其中一項有土地,但卻是農業農地,商業價值不大,起拍價三十萬。

    這次參加拍賣會的一共也就七八家企業,對這第一個利潤空間不大的拍賣品,僅有兩個人舉牌。

    顧青裴兩邊兒的人,都沒動。他儘量讓自己的身體往前傾,腰板挺得筆直。如果他靠到椅子上,他就會擠在原煬和王晉之間,被迫和他們貼著肩膀。這家拍賣行的座椅挺寬敞的,哪怕肩膀再寬的三個男人,也不至於互相擠人,可這兩人卻不知道有意無意,都往他的方向微傾。

    於是就造成了如此滑稽的一幕。

    很快就上了第二個拍賣品,這個稍微有了些價值,涉及到兩個價值上百萬的換地權益書,不過風險也不小,畢竟政府究竟何時能兌現這些權益書,完全是未知數,王晉輕聲道:“青裴,你覺得這個怎麼樣?”

    顧青裴想了想,“之前聽到傳聞,說政府下定決心要兌現了,但是半年過去了,政府受到房地產調控的影響,銀行貸款都還不上,換地權益書拿到手,兩年內我估計不會有任何變化,不過可以轉賣,但那樣利潤空間太小,沒有操作的價值。”

    “我的想法也差不多,不過價格倒是真便宜……”

    這一輪,王晉和原煬依然是沒有叫價。

    原煬時不時斜著眼睛看顧青裴和王晉交頭接耳,目光陰冷得像三月的河水,他突然伸出手,攬住了顧青裴的肩膀。

    顧青裴一愣,扭頭看著他。

    倆人背後雖然還有人,但是隻是摟摟肩膀,是男人之間表示親近的一種很正常的姿勢,根本沒人會多想,因此原煬很自然地把顧青裴的身體撥到了自己這邊兒,低頭湊近顧青裴的耳朵,“你要是再跟他貼著腦袋說話,我會當場親你,我說到做到。”

    顧青裴臉色一變。

    原煬拍了拍他的肩膀,戲謔道:“不用誤會,就算我吃膩了的東西,我也不想看著我噁心的人碰。”說完,他鬆開了手,坐直了身體,從外人看上去,就好像他們秘密地說了幾句話。

    王晉也沒聽到他們說什麼,但從顧青裴冷硬的表情也能看得出來,肯定不會是好話。

    顧青裴對原煬能幹出那種流氓事兒來深信不疑,他也根本不想去挑戰原煬究竟敢不敢這麼做,他只是沉默地靠回了椅背。

    然而原煬變本加厲,手從兩個座椅之間連接的扶手的下方伸出了手來,一把抓住了顧青裴的手。

    顧青裴一驚,本能地想縮回手,卻根本動彈不得,原煬的勁兒有多大,他在很多方面都體會過。

    顧青裴扭頭看了原煬一眼,壓低聲音道:“放開。”

    原煬笑而不語,眼神一直看著前方,壓根兒充耳不聞。

    倆人的手就在扶手下方緊緊地握著。屋裡雖然冷氣開得很足,但顧青裴還是感覺手心很快出了汗。

    原煬用拇指指腹輕輕摩挲著他的手指,並用指尖逗弄顧青裴的掌心。

    顧青裴的喉結上下鼓動著,想把手抽回來辦不到,又擔心別人看到,他已經很難把注意力集中到拍賣臺上,不知不覺,第三樣拍賣品都成交了。

    顧青裴眼看掙不脫,最後乾脆放棄了跟原煬的暗中角力,任原煬抓握著他的手,被迫感受著原煬的力量和溫度。

    當他靜下心來的時候,他感覺自己被原煬握著的那隻手,異常地熱,原煬施加在他手上的力量,並不疼,反而有種渾厚的感覺。顧青裴有種奇怪的錯覺,就好像倆人這樣手連著手,就能感受到對方的脈搏,進而感受到對方的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