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部分

    儘管那個號碼沒有聯繫人的名字,但是這串數字他一直忘不了,那是原煬的電話,他打開短信,只有寥寥四個字:好久不見。

    顧青裴瞬間有些支撐不住了,砰地躺倒在床上,怔愣地看著空無一物地天花板,久久都沒有任何動靜。

    第91章

    第二天,他早早就去了公司。他們在西直門最好的地段租了一整層的辦公樓,只不過現在員工才二十多人,但顧青裴對未來充滿了期待。

    他到公司先和自己的合夥人通了個電話,然後帶著下屬去財務廳辦事兒了。忙活了一天,到了晚上五點多,他才想起來一天都沒吃飯。

    正巧這時候趙媛給他打了電話,約他吃飯。

    趙媛在這兩年間去新加坡看過他一次,倆人還在法國見過一面,雖然見面次數不多,但始終保持著聯絡,這次回到北京,顧青裴通知的為數不多的人裡,就有她。

    趙媛在一年前結婚了,並生了個女兒,此時體態還略顯豐腴,但依然不減風情。

    “青裴,你終於回來了。”

    顧青裴跟她擁抱了一下,笑道:“是啊,我回來了,而且不打算再走了。”

    趙媛並不知道他出國的真正原因,雖然後來問過有關原煬的事,也被顧青裴一句“逢場作戲”輕描淡寫地帶過去了,萬幸自那之後,趙媛就沒再問過。

    此次倆人見面,聊得也都是工作、父母、孩子的事。

    尤其是聊到孩子的時候,顧青裴打趣地說:“怎麼沒把小丫頭帶來讓我看看,我準備了這麼大一個紅包呢。”顧青裴從公文包裡掏出一個厚厚地紅包。

    趙媛撲哧笑了,她把紅包推了回去,“你別急著給。她奶奶說她年紀小,怕受風,說要再過段時間才能出門,到時候擺滿月酒,一定請你。”

    顧青裴把紅包塞進了她手裡,笑道:“那這個就不給你女兒,給你,給勇敢的媽媽。”

    趙媛也並沒有怎麼推託,大方地收下了。

    自從她結婚後,顧青裴就不再支付她的贍養費,不過,顧青裴其實不介意養她一輩子,畢竟早在他們結婚的時候,他就是做著那樣的心理準備的。

    趙媛看著他,“青裴,有了孩子之後,感覺太不一樣了,真的,就好像整個人都……完整了。你呢?你不考慮要個孩子嗎?”

    顧青裴嘆了口氣,“我爸媽這不天天催呢嗎。我打算,找個代孕的吧,這個問題,看來是早晚要解決的。”

    “我支持你。”

    倆人一邊吃飯一邊閒聊,不知不覺天就黑了。

    在菜還沒上齊的時候,倆人聊得正投機,顧青裴頭頂上突然傳來一道冰涼的聲音,“這不是顧總嗎。”

    顧青裴身體一震,回過頭去,正看到原煬帶著他的女朋友站在他們後面。

    趙媛一眼認出了原煬,原煬這樣的相貌,看過一次一輩子都忘不了,她驚訝地看看顧青裴,又看看原煬,但那表情很快掩飾了下去,變成淺淡禮貌的微笑。

    顧青裴放下筷子,優雅地用餐巾擦了擦嘴,站起身,伸出手,“原總,真巧啊。”

    原煬看著他的手,足足怔了兩秒,才伸手與之相握。

    顧青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感覺原煬的手抖了一下。

    原煬的女朋友衝原煬客氣地點了點頭,然後望向原煬,“原煬,這位是?”

    原煬咧嘴一笑,“我以前的老闆。”

    “哦。”女孩兒點點頭,“顧總,你好。”

    顧總跟她握了握手,“原總,不介紹一下你漂亮的女朋友嗎?”

    原煬緊抿著嘴,沒有開口,只是冷冷地看著顧青裴,和他身後的趙媛。

    那女孩兒不等原煬說話,爽快地說:“我叫劉姿雯,叫我小劉就行了。”她甩了甩頭髮,“早知道會碰到朋友,我就畫個妝再出來了,真是的,著急忙慌地把我拽出來吃飯,都說不餓了。”女孩兒嗔怪地看了原煬一眼。

    原煬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

    顧青裴露出溫和優雅地笑容:“劉小姐這樣已經非常完美,不施粉黛,素雅大方,如疏梅映淡月,碧沼吐青蓮,和原總真是般配。”

    劉姿雯愣了愣,看著顧青裴嘴角迷人的笑意,臉居然一下子紅了。

    原煬看著劉姿雯自然綻放的小女兒態,一時怒從心頭起,皮笑肉不笑地說:“顧總嘴還是這麼甜。”

    顧青裴不以為然地笑笑,轉身看了趙媛一眼,“忘了介紹,這是我的朋友,叫趙媛。”

    趙媛笑著和他們打了招呼。

    “啊,我還以為是顧總的太太呢。”

    原煬目光一暗,伸手扶住了劉姿雯的腰,“既然正好碰到了,就一起吃吧。”

    劉姿雯看了看原煬的手,表情有一絲古怪,不過沒說什麼,大大方方地坐下了。

    顧青裴的目光也從原煬的手上掠過,他勾唇一笑,眼神很快移到了別處。

    趙媛招來了服務生,把菜單遞給劉姿雯,“劉小姐,再點些菜吧。”

    劉姿雯性格很是開朗,而且有點自來熟,笑嘻嘻地跟著趙媛研究菜,把兩個男人撂在了一邊。

    顧青裴和原煬面對面坐著,倆人由於個子都高,腿不經意間就能碰上,顧青裴只好把腿往回縮,原煬卻是全不在意,膝蓋時不時碰到顧青裴。

    顧青裴只好身體也往回退,為了緩解尷尬,只好問道:“原總怎麼會跑到這附近吃飯來,你住在附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