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部分

    原煬的手在背後握成了拳頭,“王總是大忙人,題外話我看咱們就不說了吧。”

    “對,節省時間。”王晉親切地拍了拍顧青裴的後背,“青裴,坐,把資料拿出來。”

    顧青裴接過助理遞來的文件夾,取出文件後遞給中顯老總,“陳總,我們對合作開發一事非常有興趣,因此草擬了一份合作意向書,請您過目。”

    陳總還沒伸手,原煬已經抓住了那份文件,同時鷹隼般的雙眸冷冷地看著顧青裴,以狩獵的姿態。

    顧青裴笑了笑,“請過目。”

    原煬拿過文件草草翻了翻,然後遞給了陳總。

    王晉在這時候突然轉臉對顧青裴說:“青裴,你想喝點兒什麼?”態度之親近,讓原煬瞠目欲裂。

    他用了極大的意志力,才阻止自己撲上去揍王晉的衝動。他現在恨極了王晉,如果他們之間沒有一個王晉一直在挑撥離間,也許情況會比現在好很多。

    王晉這個小人太虛偽,太能裝。

    他看著顧青裴對王晉和顏悅色的態度,再想想這個人對他的冷漠,心臟就痛得厲害。

    他把外在的筋骨鍛鍊得再皮實,顧青裴卻只要一個眼神一句話,就能輕易戳進他心窩子,傷得他鮮血淋漓。他簡直都害怕顧青裴了。

    今天王晉把他帶來,目的很明顯,而且,也確實達到了,他腦子裡已經裝不下談判的事,完全因為顧青裴和王晉的一同出現而怒吼中燒。

    一想到顧青裴這是在幫著王晉對付他,他就痛得團團轉。

    沒有人能這樣對他,沒有人能讓他痛到這個地步,只有顧青裴,只有顧青裴。

    有好幾分鐘原煬都無法從那種情緒中解脫出來,王晉和中顯談了什麼,他幾乎沒聽進去。

    王晉看著原煬的表情,露出一個淺淺地、得意地笑容。

    顧青裴同樣如坐針氈,他巴不得這場他本不該出現的談判早點結束。

    長達一個小時的時間裡,對面對面坐著、伸手可及對方的倆人來說,是無盡地煎熬。

    等到結束的時候,顧青裴背脊的衣服已經溼透了,原煬的眼睛如一潭死水,深不可測。

    王晉滿意地拍拍手,“希望這些條款陳總回去好好考慮考慮,咱們是有合作機會的,可就看陳總賞不賞臉了哦。”

    陳總笑道:“哪兒的話,還要請王總高抬貴手,我們是小公司,王總照顧照顧哈。”

    倆人說了一堆互相吹捧的廢話,王晉這才帶著顧青裴起身告別。

    顧青裴直到轉身離開,也沒再看原煬一眼。

    就這樣吧,兩個世界的人,硬要湊到一起,結果就是兩敗俱傷。

    走出酒店坐上車了,顧青裴收到了一條短信,是原煬發來的,他指尖微微顫抖著,猶豫再三,還是刪掉了。

    王晉笑道:“青裴,你還好嗎?”

    “還好。”

    “你會怨我嗎?非要帶你來?”

    顧青裴的聲音毫無波瀾,“不會,應該的,效果不錯。”

    “我是生意人,我只想在合理的範圍內,達到自己的目的,我相信你能理解的,而且,我想用這種方式跟原煬做個了斷,挺不錯的,你說是嗎?”

    是不是有什麼所謂呢,顧青裴根本不想回答,只是敷衍地應和了一聲。

    王晉柔聲道:“調職手續都辦好了,你隨時可走,想什麼時候走?”

    “什麼時候都可以嗎?”

    “可以啊。”

    “明天。”

    王晉愣了愣,“這麼急?”

    “嗯,就明天。”

    王晉嘆了口氣,“我會給你安排。”

    顧青裴看向窗外,長安街到處都是他熟悉的風景,尤其是初春的傍晚,樹木開始抽枝發芽,一派盛景,是他非常喜歡的季節。

    這個城市凝聚了他太多的東西,是他第二個故鄉,如今卻要無可奈何地離開,此時的心情,實在無法言表。

    兩年後他回來,會是怎樣一番情景?他無法想象,面對未知的前路,說不害怕是騙人的,但更多的是遺憾,痛得他不知如何自處的遺憾。

    回到家後,他簡單收拾了一下行李。他本就沒打算帶太多東西,到了那邊再買就行,所以拼命縮減行李,減了一圈才發現,居然沒有什麼是不能捨棄的。

    用慣了的日用品,穿慣了的衣服,所有習慣了的東西,都可以從頭再獲取,感情也是如此,人生沒什麼過不去的坎兒,說不定兩年後的自己,還會嘲笑他居然為了一個小了他十一歲的毛頭小子失魂落魄。

    也許兩年後的原煬,也早已經幡然醒悟,到時候他們見面,還能相視而笑,當做什麼也沒發生。

    不得不說,原立江這個提議真是不錯,兩年時間,足夠改變一個人。

    他希望自己能改變,他希望自己變成一個,身上不帶著原煬氣味的人,就像從前那樣。

    當天晚上他沒閤眼,他在那個房子裡走來走去,總好像有什麼忘了帶,卻又想不起來是什麼。

    有一件很重要的東西,忘了帶,但是,實在是想不起來了,只知道心裡空落落的,無法填滿。

    第二天臨上飛機前,他給原立江打了個電話。

    原立江很快接了,並直白地問:“我詳細你考慮好了。”

    “是,我考慮好了,我現在正在等飛機,去新加坡。”

    “新加坡?”

    “對,王晉外派我去新加坡,原董,我不想再跟你有什麼牽扯了,從你的公司到你的兒子,這個結果,我相信你是滿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