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部分

    顧青裴握著手機的那隻手,不可抑制地顫抖了起

    第87章

    第二天他到公司,還沒來得及吃飯,先被王晉叫去了辦公室。

    顧青裴料到王晉要跟他說些什麼,他也做好了被責難的準備。

    王晉衝他微微一笑,指了指沙發,“坐。”

    顧青裴坐了下來,“王哥,有什麼事?”

    “我昨天晚上想了想,覺得這個招標的事情,還是應該由你來負責。”王晉笑了笑,“一來嘛,你是最熟悉的人,整個投標文件都是你一手策劃的,團隊也是你帶起來的,雖然你來公司時間很短,但是大家都對你挺信服,說實話啊,臨陣換將,我還真不著合適的人。”

    顧青裴剛想開口,王晉搶先道:“二來,你和原煬畢竟有些私交,你去跟他周旋,肯定更便利一些,因為你瞭解他。”

    顧青裴不動聲色道:“王哥,正因為我和他有私交,這反而不合適吧。”王晉居然讓他去對付原煬,這不僅是向原煬示威,亂原煬陣腳,更重要的是逼自己表忠。

    他如果答應了,他要一個人迎著原煬的怒火和各種不理智的行為,他如果不答應,王晉不會再信他。

    不,可能從來也沒信過。

    王晉這一招,真夠歹毒。

    “有什麼不合適?你是我公司的員工,青裴,我相信你能做到公私分明,儘管這樣你可能會有些尷尬,不過你和原煬以前的關係,剛好也可以善加利用一下,這又不違紀,你說對嗎?”王晉態度溫和懇切,一點都不像在給人下套。

    顧青裴正色道:“王哥,如果真的是我衝在前線和原煬接觸,只可能把事情鬧得一團糟,絕不會達到你想要的效果。王哥不信任我,是我的過失,既然這樣,我還是辭職吧,免得你心有締結,這時候退出,咱們還能當個朋友。”顧青裴站起身往門口走去。

    背後急促的腳步聲帶起一股風,顧青裴的肩膀突然被用力抓住,還沒待他反應過來,他已經被推到了牆上,火熱的唇瓣狠狠貼了上來,有些粗暴地蹂躪著他的嘴唇。

    顧青裴握了握拳頭,最終沒有打出去,只是用力推開了王晉,他冷聲道:“王總,請你冷靜一些。”

    王晉按著他的肩膀,低下了頭,喘著粗氣,半晌才抬起頭來,眼睛拉滿血絲,他啞聲道:“青裴,我真的喜歡你,你卻一次次讓我失望。”

    顧青裴有些內疚,“王哥,對不起,但我發誓,我絕沒有聯合原煬來坑你,他是中顯合夥人的事,我根本不知情,我沒有做對不起公司的事,只是,因為我的原因,給公司帶來了損失,我確實難辭其咎。”

    王晉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在顧青裴臉上逡巡,半晌,他道:“好,我相信你,但我不想再看到你和原煬藕斷絲連了。”

    顧青裴垂下眼瞼,“王哥,我們的事,我沒法和你解釋,但我說辭職,是認真的,我考慮了很久,我……”

    王晉沉聲道:“辭職?什麼意思?”

    “王哥,我和原煬的事已經嚴重影響了我的工作,而且現在直接影響了公司的利益,我不能再呆這裡。”

    王晉失笑,“你是想跟我說,原煬是因為你才在背後陰我的?”這理由他實在無法不覺得可笑,在他看來為了感情做如此衝動的事,簡直荒唐,可是看顧青裴的表情,他才意識到顧青裴不是在說笑。

    王晉搖了搖頭,輕笑道:“青裴,該說你什麼呢?紅顏禍水?”

    顧青裴自嘲一笑,“王哥,別寒磣我了。我只希望你能原諒我。”

    “你要我原諒你……”王晉苦笑一聲,“你不如問問,我有沒有捨得怪過你,儘管你總是讓我失望。”

    顧青裴嘆道:“王哥,我真的特別對不起你……違約金我會足額支付,我真的……不想再給你們添麻煩了。”

    王晉拍了拍他的臉,“我可還沒答應。”

    “王哥……”

    “我理解不了原煬究竟是什麼心思,但是他這個人,在北京城裡是出了名的小痞子,你這樣的斯文人,只適合動腦,不適合動武,你鬥不過他,並不奇怪。但是,因為這個你要辭職,我接受不了。辭職之後,你打算幹什麼呢?”

    “我打算……去新加坡,我有個大學同學在哪兒創業,企業已經很有規模,我隨時都可以去。”

    看來暫時離開是他唯一的出路,但是他不能接受原立江的邀請,否則他就真的裡外不是人,更加對不起王晉。選一個離國內近的東南亞過年,逢年過節,他可以很快就回來,也可以把父母接過去,恐怕是現在最好的出路了。

    王晉嘆道:“你既然執意要走,我知道自己說服不了你,不過,你大可不必辭職,如果你想去新加坡,依然可以為我工作。”

    “你在新加坡有公司?”

    “具體來說,是我太太的。”王晉沒有一點心虛的樣子,“我和她早年非常不合,後來分開了,反而能和平相處,現在就跟朋友親人差不多,畢竟我們還有兩個孩子,不過,由於涉及到財產分割的問題,我們無法離婚。”王晉看著他,“我一直沒有告訴你,你不會怪我吧。”

    顧青裴搖搖頭,“這是王哥的私事。”

    王晉苦笑一聲,“你毫不在意,更讓我難過。”

    顧青裴微訕。

    “那個公司我是大股東,不過她在管理,她的能力有限,公司勉強能維持,但是一直做不起來,你去了,正好幫幫她。另外,我的兩個孩子也在新加坡,我們還能經常見面。青裴,我不會同意你辭職,如果你真的不願意呆在北京,這是我能給你的最好的安排,你的薪資待遇會跟這裡沒有任何差別。”

    顧青裴第一次沒辦法繼續跟王晉打官腔,他低下頭,啞聲道:“王哥,你還是別對我這麼好了。”

    “我這也不全是為了你,新加坡那邊的生意,我太太一直做得不溫不火,我也沒時間管,如果你去了,企業肯定能發展起來,這也是雙贏。而且,誰讓我喜歡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