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部分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誰都別想全身而退了。

    顧青裴沉聲道:“這件事,我一定會把損失降到最低。”

    王晉走了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無故失蹤的事,你確實有些失職,不過招標一事,你做的已經足夠好,把風險降到了最低,如果沒有你統領全局的話,恐怕現在站在風口浪尖上的不是x鋼,而是我們。這次是碰著不要命的了,否則從頭到尾都是好事一樁,你不用過於自責,我們還有機會。”

    顧青裴點點頭,“走吧,我們去開會吧。”

    顧青裴開完會後,就親自帶著人去跑關係了,一整天都沒有閒著。

    他的手機還在原煬手裡,甚至連家裡的鑰匙都沒帶出來,全身上下就一身衣服,打車費都是公司前臺墊付的,晚上怎麼回家都是個問題。

    但他沒有時間考慮,他只想搶在原煬找上門來之前,把手頭的事能解決幾件是幾件。

    顧青裴下班後留在公司加班,晚上乾脆就睡在了公司。反正他辦公室裡有浴室有床,只是晚上沒吃飯,到了十點多餓得胃疼。

    他正想打電話叫些外賣,座機卻率先響了起來,顧青裴拿起了電話。

    “我在你公司樓下,你究竟什麼時候下班。”話筒那邊傳來原煬冰冷的聲音。

    顧青裴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了,他低聲道:“我還有很多事要處理,原煬,你別逼我了,這個項目結了,我會辭職,我離王晉離得遠遠的,你能放過我嗎?”

    原煬沉默了一下,“我給你這個時間,但是我奉勸你別白費力氣了,x鋼一定會廢標,你如果不想做無用功,把事情料理清楚了,儘早離開。”

    顧青裴靜靜聽著,他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道:“原煬,我以前總希望你能成熟起來,但是你的勁兒使錯方向了。”你把我們兩人之間的距離,扯得越來越遠。

    原煬咬了咬牙,“你究竟想要我怎麼樣?”

    “這個問題我正想問你,你想要我怎麼樣?你想要我沒有事業,沒有交際,最好像個女人一樣跟在你身邊,事事唯你是從,原煬,你覺得可能嗎?”

    “我沒那樣想。”

    “那你把我關起來是想幹什麼?”

    原煬粗聲道:“我只是不想讓你見王晉。”

    “我見哪一個人,選擇什麼樣的工作,都是我的自由,正因為你理解不了我有選擇自己生活的自由,所以我們沒法溝通。原煬,你記著,我顧青裴只歸我自己管,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逼我,把我的生活攪合得天翻地覆,我十數年鞏固起來的聲譽和成就,被你輕易就給毀了,我現在無法工作,無法正常生活,希望這個結果還讓你滿意,但是這是最後一次了,原煬,這絕對是最後一次。”

    顧青裴第一次用如此心平氣和的口氣談起原煬所做的種種,卻讓原煬聽得背脊發涼。原煬忍不住想要再次確認,“你真的會辭職嗎?”

    “會。”顧青裴低聲說完這句,“這段時間,別再來”

    掛上電話後,靠在椅背上,半天緩不過勁兒來。

    偌大的辦公室昏暗空曠,一眼看過去,黑咕隆咚,安靜得嚇人。他站起身,走到了窗前,拉開窗簾一看,果然在樓下看到了原煬和他的車,但也只能看出一個模糊的影子。

    從樓下看下去,原煬顯得那麼渺小。

    顧青裴眼眶一熱,眼淚掉了下來。

    他沒想到自己會哭,毫無預兆地……

    他摸了摸自己的臉,他都記不起來自己上次掉眼淚是什麼時候了。他就愣愣地看著指尖透明的液體,有些不知所措。

    顧青裴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公司已經有人上班。顧青裴把修改了好幾遍的媒體通稿讓秘書交給了公關部門,讓他們務必別說錯話。

    吃了早餐後,他打算帶律師去趟局裡瞭解些情況。

    剛吃完飯,王晉就來了。

    顧青裴有些意外,王晉畢竟是公司董事長,沒有董事長上門找自己的道理。

    顧青裴站了起來,“王哥,怎麼了?”

    王晉的表情也很不對勁兒,他舉了舉手裡的文件,“給我解釋一下,這是什麼?”

    顧青裴不明所以,翻開一看,竟然一分單向解約書。他這才想起來,原煬那天說,寄了解約書給王晉,這兩天剛好收到。他忙得焦頭爛額,麻煩又添一件,可他已經沒有生不出氣來,只剩下深深地無力感。

    顧青裴老實說:“是原煬寄給你的。”

    王晉微微一怔,“原煬,你跟他還有接觸?”王晉的音量突然不自覺地抬高了一點兒,“你失蹤那四天,是跟他在一起?”

    顧青裴疲倦地揉了揉眉心,“王哥,我們的事,我也解釋不清了,你能別再問了嗎,我現在只想把案子擺平,讓這起風波過去。”

    王晉嘆了口氣,“你專心應付專案組的人吧,x鋼那邊兒我正在做工作,不過,沒什麼希望了,廢標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兒了。”

    顧青裴閉了閉眼睛,那種付出心血到頭來一場空的滋味兒,真叫人難受得不行。

    王晉拍了拍他的肩膀,“專案組這週末會出一個調查結果,公諸於眾,能不能挽回公司形象,就在此一著了。”

    “王哥,你放心,我瞭解過了,他們證據不足,根本無法立案,現在主要是公司聲譽的問題,我會想辦法的。”

    當天上午,顧青裴帶人去了專案組,跟負責人徹底探了探低,那人以前跟他有過接觸,對他很是客氣,也說了實話,確實無法立案,只能算x鋼集團的那個高管違紀,x鋼集團也不想起訴,只希望息事寧人。

    顧青裴此時最關係的是他們的案件通報要怎麼寫,那負責人把稿件拿給他看了,顧青裴把裡面幾條跟慶達有關的都挑了出來,換了一種說法,意思沒怎麼變,但從心理暗示上,能把責任更多地推給x鋼。

    那負責人看了他幾眼,搖了搖頭,“顧總,我們是政府機關,要優先保護國企的,這個稿件……”

    顧青裴笑道:“意思根本沒變嘛,措辭這種東西,全看別人怎麼理解,劉局通融一下,小弟和我們王總感激不盡啊。”

    劉局點了點那份薄薄的稿子,“我跟人商量一下,到時候再跟你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