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部分

    顧青裴看著他真誠的樣子,老實說,有一點動心。

    現在國內形勢不好,他自己忙活幾年的資產處置的生意,這兩年只做成了一單,一是跟他工作繁忙有關,二也跟經濟形勢有關,其實比起自己單幹,他更喜歡作為高級經理人,去領導一個團隊去奮鬥。這個時候自己單打獨鬥,並不是很理想的時機,如果想要啟動好的項目,他的資金又不夠,在這種情況下,王晉對他拋出的橄欖枝,是綜合了所有考慮因素後,對他來說最有利的一個。

    何況,他現在再也不用覺得虧欠原立江,對不起原煬了。反而如果他加入王晉的公司,才能依靠王晉這個能夠和原立江分庭抗禮的強大後盾,讓原立江再不會對付他。

    王晉很能抓人心,他續道:“青裴,我想我為你考慮到的,你自己也考慮得到。很多事情我不想說,只是怕你不舒服,可我知道的,遠比你想象得多。你跟原煬的事,讓你在北京城舉步維艱,陷入困境,我想其他人是不會有那個膽量幫你的,但是我願意,不為別的,只為了你這個人。”他抓住了顧青裴的手,“來我的公司吧,你在北京打拼多年獲得的東西,難道就想這麼放棄嗎?青裴,你是如此聰明的一個人,你知道怎樣的選擇對你最有利,我希望你能利用我。”

    顧青裴沉默地看著自己杯中的咖啡,腦中思緒翻滾,靈活的思路瞬間幫他把接受和不接受的利弊,已經可能遭遇的風險列得清清楚楚。

    王晉拍了拍顧青裴的手,“我們還有一個假期的時間讓你仔細地想,你不用現在就答覆我。我想在接下來的兩天,跟你深入地交流,讓你能夠更加了解我的公司,你可以撇開私人感情,只單單分析我公司的前景,再想想自己的處境,青裴,我相信你會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這一回,顧青裴沒有正面地拒絕,而是低聲說:“讓我……考慮考慮吧。”

    第79章

    相處了三天之後,顧青裴終於確定王晉這次來的主要目的,應該就是來勸他跳槽的。

    他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思考這件事。

    去王晉的公司有各種好處,不過有一個無法迴避的麻煩,就是王晉對他的示好。倆人許久才見一面,王晉都已經如此殷勤,如果真的抬頭不見低頭見了,他每天光應付王晉就得花不少時間。

    雖然也不至於多難搞,但想起來總歸有點心煩。

    不過所有事情都是如此,有得必有失,世上沒什麼事可以讓人完全順心,他只需要比較利弊,利益大於弊端很多,那就值得一試。

    王晉向他遞過來的聘任書,就是一個極大的利益,光是擺在明面上的年薪,就非常可觀,更何況王晉承諾的入職滿一年後得到的股份和分紅,以及他能夠接觸到的那些利益龐大的項目和高高在上的人,這些有形的無形的資產,都在像顧青裴發出邀請,只要點個頭,他的事業就將得到一個質的飛躍。

    這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幾乎就是一根救命稻草。

    如果他沒有以完美地讓人眼紅地姿態重新回到商界,那麼所有人對他的最後印象,都將是因為流傳了床照而被迫從原立江的公司離職的愚蠢的同性戀,在北京混不下去了只好滾回老家,然後淪為所有人的笑柄,但是,如果他以王晉副手的身份泰然自若地回去,他最多會被人拍著肩膀調侃一句“顧總好不風流”。

    現實就是這麼王八蛋。

    一個扶搖直上,一個墜入地獄,一想到這兩番截然不同的風景,顧青裴就愈發覺得自己看上去幾乎是沒有選擇的。

    現在除了王晉,沒有人會給他這樣一個機會。

    而如果他沒有這個機會,他會陷入他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危機,他不知道自己需要承受多少,尤其是,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要因為他承受多少。

    怪不得王晉胸有成竹,而且一點兒都不著急地這麼跟他耗著,因為王晉早已經把他的處境看了個清清楚楚。

    顧青裴在感嘆王晉心機之深的同時,也為自己的處境感到異常地沉重。

    他這些天一直在逃避,一直不願意去想,不願意想那幾張照片,不願意去想別人的反應,也不願意去想後果,因為他害怕。可王晉的出現,逼著他回到了現實,他終於靜下心來分析自己的困境,這才發現,這件事將會對他造成的影響,恐怕比他想得還要嚴重。

    只要仔細分析,他就能夠得出結論,他幾乎已經是沒有退路了。

    要麼接受王晉給予他的職務,要麼像一條喪家犬一樣灰溜溜地滾回家鄉。

    他顧青裴一輩子心高氣傲,從不輸人,後者叫他如何接受?

    可是,如果他真的去了王晉的公司,那原煬……

    原煬一定會氣瘋了吧。

    至今想起原煬,他的心都還是一陣陣地抽痛。

    他喜歡原煬,他沒有想到自己到了這個年紀,還能有那樣純粹的喜歡,他純粹地喜歡原煬這麼一個人,不包含任何其他條件,這讓他自己都驚訝不已。

    可他也恨原煬。

    就在他想放手一搏,豁出去自己十幾年的奮鬥成果,跟原煬重新開始的時候,原煬卻用那些最難堪的東西,給了他迎頭痛擊。

    就在他放下心中締結,違背自己的處事原則,下了那麼大的決心也想和原煬好好走下去的時候,他卻嚐到了被羞辱到極致的滋味兒。

    他實在無法原諒。

    顧青裴只要一想到原煬,就連頭都痛了起來。他撲倒在床上,把臉深深埋在了被子裡,那種揪心的滋味兒實在無法言說,他只能一次次悄無聲息地扛過去。

    房間的門被敲響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顧青裴抹了把臉,起身給王晉開了門。

    王晉手裡託著個托盤,上面是豐盛的海鮮意大利麵。

    “你一下午沒出房間,餓了吧。”

    “王哥,叫客房送來就好了。”

    “沒事,反正我也閒著。”

    顧青裴從桌上騰出個地方,盤腿坐在椅子上,他確實餓了,沒怎麼顧及形象就吃了起來。

    王晉含笑看著他。

    顧青裴吃完之後,王晉說:“我一會兒要趕飛機去趟德國,去參加一個很重要的談判,可能要兩三天後才回來,你會等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