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部分

    顧青裴傻眼了。

    大捧玫瑰後面露出一張純男性的成熟英俊的臉,笑得春風洋溢。

    “王總?”

    穿著一身略顯滑稽的花襯衫和沒來得及換的西裝褲,手捧一大束玫瑰站在他門口衝著他笑的,正是王晉。

    王晉眨了眨眼睛,“叫我什麼?”

    “王、王哥,你怎麼在這裡?”

    “我這幾天給你打了無數的電話發了無數的郵件,但一直聯繫不上你,我沒辦法,只好……親自找來了。”

    顧青裴還沒從驚訝中回過神兒來,皺眉道:“你怎麼找來的?”

    王晉含笑道:“我說了你能原諒我嗎?”一邊說,目光一邊在顧青裴赤裸的白皙的胸膛上打轉。

    “算了,也不重要。”顧青裴扭頭進了屋。他剛從浴室出來,只圍了條浴巾,扭身進屋,背對著王晉披上了浴袍,在繫好浴袍後,才把浴巾拽了下來,雖然哪兒都沒走光,可王晉光是看著他彎腰時浴袍下隱現的長腿和挺翹的屁股,就已經足夠滿意。

    王晉抱著玫瑰進來,“我只是進了你的郵箱,看到了你預訂酒店的郵件而已。”他放下花,聲音少了一分嬉笑,多了一分嚴肅,“青裴,我只是擔心你,我擔心得沒法工作,也沒法做別的事,如果我再見不到你,我也的失蹤了。”

    顧青裴給王晉倒了杯水,淡淡地說:“王哥,我沒失蹤,我只是出來度假而已,不用昭告天下的。”

    王晉苦笑了一下,“在發生那件事後所有人都聯繫不到你,你怎麼能不讓我多想。”他說這句話的時候,仔細觀察著顧青裴的表情。

    顧青裴卻沒什麼表情,反而笑了笑,“沒事,王哥,我顧青裴能為了那麼幾張照片一蹶不振嗎。那事兒吧,確實有那麼點兒丟人,所以我休息幾天,避避風頭,過段時間就回去了,多謝王哥關心了。”

    王晉皺了皺眉頭,輕聲道:“青裴,你始終把我當外人,跟我說話,總是又客氣有生疏,什麼時候你跟我能像個朋友一樣,你跟我說句心裡話呢?”

    顧青裴心裡一顫,低頭喝了口水,沒有接話。

    “我一直覺得,咱們有很多共同點,所以我自認我瞭解你。”

    顧青裴笑了笑,“王哥,咱倆的共同點,除了都是男的之外,其實真的不多。”如果是王晉,北京城裡敢這麼對付王家人的,那都得做好了自損八百的準備。他不知道王晉怎麼就瞭解他了,倆人壓根兒從來沒在一個水平上。

    王晉輕嘆了口氣,“青裴,你為什麼總要拒絕我?哪怕現在,你和原煬都走死衚衕了,旁邊一條岔路可以走向我,你都不願意試一試嗎?”

    他說的極為真誠,連顧青裴也沒法迴避,他看了王晉一眼,多少有些尷尬,“王哥,我現在真的不在那個狀態上。”

    王晉溫柔地笑了笑,“我明白。我這次來,就是陪你的,我在你隔壁開了房,你住多久,我打算也住多久。”說完之後,他眨了眨眼睛,“最好你什麼時候邀請我到你這兒住,節省一些差旅費。”

    顧青裴淡淡一笑,對付各種各樣的調情、挑逗,他早已經遊刃有餘,他的反應,完全取決於他想不想回應。

    王晉拿起搭在椅子上的毛巾,輕輕給顧青裴擦了擦頭髮,“把頭髮吹乾,屋裡空調這麼冷,小心感冒。”

    顧青裴一把抓住了王晉的手腕。

    王晉愣了愣,隨即坦然地看著他。

    顧青裴平靜地說:“王哥,我也不是非得玩兒貞潔,但我這人多少有些原則。我和原煬是沒戲了,可我也不能轉頭就跟你好上。而且不怕你笑話,我剛才是裝的,我狀態確實不好,現在在你面前這個顧青裴,可能不是你想看到的那個,我不想給你添堵,不想辜負你的好意,不想衝撞你,不想讓一個關心我的人不舒心,所以王哥,算我求你了,你回去吧,讓我一個人待著吧。”

    王晉露出一個極其優雅的笑容,他伸出長臂,環住了顧青裴的肩膀,幾乎把顧青裴抱在懷裡,他拍了拍顧青裴的背,柔聲說:“青裴,我喜歡你所有跟以往不同的一面,那讓我覺得我在碰觸真正的你,而不是偽裝過的‘顧總’。如果你心裡有怨氣,就儘管發洩出來,我願意為你分憂。我不會回去,我也沒想這時候趁人之危,我扔下一切跑過來,僅僅是因為,我想在我喜歡的人難過的時候陪在他身邊。”

    顧青裴張了張嘴,卻沒說出話來。他輕嘆一聲,閉上了眼睛。

    第78章

    顧青裴也不可能趕王晉走,只能看著他在隔壁住了下來。

    王晉回房間收拾行李換衣服的時候,顧青裴看著桌上的玫瑰,有點兒想笑。

    把他當什麼了呢,居然送花。

    原煬永遠都不會有這樣沒有實際意義的舉動,但是他會給自己做一頓熱騰騰的飯菜。

    想到原煬,顧青裴臉色微變,他用力用毛巾搓著頭髮,希望能把腦海中的畫面給搓沒了。

    吹乾頭髮後,顧青裴換了身衣服,他預感王晉過會兒肯定會來找他。果然,下午三點多的時候,王晉敲響了他的門,要帶他出去吃飯。

    王晉笑道:“我猜你一個人哪兒都懶得去,我租了車,僱了當地的司機,現在時間還早,咱們在島上隨處逛逛,然後找一個好的餐館吃飯,這個安排你滿意嗎?”

    顧青裴輕笑,“隨王哥安排。”

    倆人坐上車,司機帶他們在附近熱鬧的海灘和步行街逛了逛。王晉一改在生意場上的沉穩嚴肅,全程臉上帶笑,和司機聊得不亦樂乎。

    到了步行街,更是看到什麼新鮮的東西都要跟顧青裴討論一番。

    顧青裴道:“王哥是很久沒出來玩兒了吧。”

    王晉感嘆一聲,“可不是啊,塞班島我來過一次,來開會的,連游泳都沒來得及,就匆匆飛回去了,我這些年去過很多地方,但是幾乎都沒有時間靜下心來好好休息、遊玩,其實沒有時間並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主要是沒有合適的人陪。你明白那種感受嗎?看到美好的、動人的風景,身邊卻沒有一個想與之分享的人,挺寂寞的。如果是一個人的話,在再漂亮的地方,都索然無味。”王晉含情脈脈地看了他一眼,“所以現在對我來說,才是真正的度假,因為有你在我身邊。”

    顧青裴淡淡一笑,沒有迴應。

    王晉眯著眼睛看著太陽,笑得很是舒心。

    旁邊的司機很會來事兒,一直拿著王晉的相機給他們拍照。顧青裴並沒有太在意,倒是王晉很來勁兒,攬著他的肩膀拍了好幾張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