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部分

    “爸,我是當真的。”原煬握緊了拳頭,“我知道你理解不了,可我把顧青裴當我媳婦兒,你卻這麼羞辱他,這跟羞辱我沒有任何區別。如果你不是我老子……”

    原立江喘著粗氣,看來被氣得不輕,“你說什麼?你把他當什麼?原煬,你他媽是不是瘋了。”

    “你沒聽錯。爸,我是認真的,如果那段錄像和照片你再散播出去半點,我什麼都做得出來。”

    原煬不想再從自己父親的耳中聽到什麼冷酷的話,索性掛掉了電話。

    他趴在方向盤上,一個人靜靜地呆了很久。

    這個陌生地、黑暗地小衚衕,由於光線的原因,盡頭隱沒在了黑暗中。

    就好像怎麼都走不到頭一樣。

    他沒有辦法擺脫內心那種被遺棄的沮喪和難過,他迷茫地不知道現在該去哪裡,該做些什麼。

    他不願意回家,他想回顧青裴哪兒,卻不敢。

    就好像整個北京城都沒有他的容身之處一般,讓他即使被暖氣環繞,也覺得連心尖都涼透了。

    顧青裴現在在做什麼呢?那些照片都造成了什麼影響?他應不應該回去?如果顧青裴還是讓他滾……

    原煬眼中盡是迷茫。

    他的手機響了起來,原煬看了看來電,是彭放打來的。

    他接通了手機,卻不想說話。

    “原煬,顧青裴是不是出事兒了,那些照片是怎麼回事!”

    這麼快……就已經連彭放都知道了。

    原煬身體猛地顫抖了一下,想著顧青裴要面對什麼,他就覺得心如刀割。

    “原煬,你說話啊,還好把你遮起來了,不然可就丟大人了,是誰這麼害顧青裴啊,多大仇啊。”

    原煬啞聲道:“你在哪兒?”

    “我?在家,怎麼了。”

    “我去找你。”原煬扔下電話,驅車去了彭放家。

    彭放自己住,家裡除了他還有倆保姆,不過聽原煬要來,他把保姆都打發走了。

    原煬一進屋他就看出不對勁兒了。

    他跟原煬從穿開襠褲起就認識,這麼多年了,原煬不管闖多大禍,都沒心沒肺的不知道著急。他是第一次看到原煬失魂落魄成這樣,就好像整個人被抽離了什麼東西一樣。

    “兄弟,你這是怎麼了?”彭放把他拉到沙發上坐下,有些擔憂地看著他,“其實吧,那個照片也沒啥,就露了個臉,我相信以顧青裴的定力,能挺過去的。”

    原煬搖了搖頭。

    “不是,那照片到底怎麼流出去的?難道你也修電腦了?”

    原煬搖晃著站起來,從彭放的冰箱裡提溜出一罐啤酒,打開就猛灌了一大口。

    彭放急了,“你倒是跟哥們兒說說啊,給你想想辦法啊。”

    “是我爸乾的。”原煬轉過頭看著他,眼神灰暗,深不見底。

    彭放愣了愣,顯然被嚇著了,嘴裡就剩“我操”了。

    原煬一口接著一口地喝著酒,把目瞪口呆地彭放晾在了一邊。

    彭放好半天才長嘆一口氣,不敢置信地看著原煬,“原煬,你是玩兒真的,你他孃的居然跟顧青裴是玩兒真的,我真是……你不是魔障了吧?你把你爸都逼成什麼樣兒了,讓他放低身價,用這種手段去對付一個區區顧青裴。你是真的來真的呀原煬!”

    原煬把啤酒罐往茶几上一摔,粗聲道:“我他媽來真的怎麼了!我就看上一個人了怎麼了!為什麼處處給老子添堵!處處都他媽給老子添堵!”原煬暴躁地把啤酒扔到了地上,煩悶地直抓頭髮。

    “哎,冷靜,冷靜,別跑我家撒酒瘋。你給我好好說說,事情怎麼演變到這步的。”

    原煬抱著腦袋揪了半天,彭放都怕他把自己揪禿了,他才斷斷續續地把事情大致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彭放更加不能淡定了,這他媽就差倆人攜手私奔了呀!

    他不得不從新審視自己這個發小,原煬這個人總是吊兒郎當的,對什麼事兒都沒這麼上心過。現在卻成天想著忙事業,做生意,掙大錢,整個人著了魔一樣想奮起,現在更是為了一往情深的感情狼狽成這樣。

    這一切的轉變都是因為那個顧青裴。

    他猶記得原煬當初剛認識顧青裴時,是用怎樣鄙夷的、厭惡的表情和口氣對自己形容顧青裴的,那個時候原煬憋著一肚子損招陰顧青裴,沒想到那損招最終卻報應到了他自己身上。

    因果這個東西,真是夠操蛋的。

    看著原煬頹喪的樣子,他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了,畢竟是涉及到傳宗接代的事兒,他要是支持原煬,他有點兒對不起原家的列祖列宗,他要是不支持原煬,又對不起自己的兄弟。

    他就陪著原煬沉默地喝了好半天的酒,最後終於憋不住了,“那你以後打算怎麼辦?”

    原煬甩了甩腦袋,“我不回家了,除非他同意我領著顧青裴回去,否則我不會再回家。”

    彭放嘆道:“一家人,何必鬧成這樣。”

    原煬雙眼迷離,看著虛空,“我爸不該那麼做,他不該那麼做。”

    “那顧青裴呢?他肯定怨你。”

    一提到這個名字,原煬臉上就蒙上了一層陰影,“等他消消氣我再去找他。”

    “什麼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