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部分

    原煬將近一米九的大個子,卻像個小孩子一樣微微彎著腰,緊緊抱著顧青裴不肯放手,他吸著鼻子,還在重複著心裡那句話,“你別恨我。”

    顧青裴渾身冰冷,他心裡已經被巨大的壓力和擔憂壓得喘不過氣來,他根本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他又會面對什麼。此時此刻,他甚至不願意再多和原煬說半句話。

    他緩慢地、執著地推開了原煬,“你走吧,我現在不想看到你。”

    原煬抹了把臉,一臉狼狽,“我不走,我要看著你。”

    “從我家滾出去。”顧青裴冷冷看了他一眼,“你說過你要怎麼怎麼對我好,卻連自己家的事都處理不好,你還有臉站在這裡。”

    原煬臉上發燙,青一陣紅一陣,他緊緊握住了拳頭,他從來沒這麼怨過自己的父親。他簡直不能相信,他爸會用這麼狠的招,讓他和顧青裴從內部決裂。

    他低聲道:“我會回去找我爸,你不要回家,在這裡等我行不行?回家也可以,我去你家找你……”原煬抬起頭,雙眼蒙上了一層傷心。

    顧青裴低頭指著大門,低聲說:“滾。”

    原煬咬了咬牙,還是走了。他現在要回去找他爸,他終於明白,如果不把他爸這道橫在他們面前的橋給拆了,他和顧青裴一輩子都不能安生。

    顧青裴說得對,他連自己家的問題都解決不了,憑什麼還說自己能對顧青裴好呢,他就不像個男人!

    原煬帶著一身的戾氣和傷心走了。

    顧青裴坐在沙發上,看著自己血糊糊的手,眼眶一酸,差點落下淚來。

    他抱住了腦袋,期望能從這個姿勢裡獲得安全感。

    算虛歲的話,他已經三十四了,他以為他人生中大部分的挫折和磨難,都已經留在了他奮鬥和做原始積累的那幾年青春歲月裡,卻沒想到到了這個年紀,有了點兒身家成就的這個年紀,卻碰上了可以說是最大的危機。

    那危機並非只是他跟一個男人上床的照片被傳得人盡皆知,還包括他談了一場根本不該開始的感情。

    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自己到了這個年紀,卻居然犯這種傻。

    他怎麼能這麼傻。

    現在好了。他不知道這輕飄飄的幾張照片,會對他造成怎樣的影響,以往任何時候都迎著困難往上衝的他,此時只是逃避。

    因為這種挫折不屬於以往的任何一種,這次的危機,讓他顏面盡失,讓他名譽掃地,讓他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對那些熟悉的面孔。

    他第一次產生了逃避的衝動。

    原立江這一手真是高。發現他們倆分分合合還是分不開,原立江也不再逼他走,也不再逼原煬死心,而是用這麼幾張模糊的照片,激化他們倆人之間的矛盾。

    顧青裴明知道自己中了個大計,卻只能硬著頭皮挨著。

    因為他沒法不怨原煬。此時的焦慮和恐慌,已經讓他恨不得從未認識過原煬。

    他不知道事情究竟會演化到那個地步,如果發生最糟糕的事——他的父母知道了——他真的想都不敢想。他那老實純樸,以光明磊落為做人的最大原則,在校園裡當了一輩子教書匠的父母,如果知道他們一向引以為傲的兒子出了這麼大的醜,六十多歲的人,怎麼承受那樣的打擊?

    顧青裴真想這一刻就此消失。

    他不知道在客廳坐了多久,坐到身體都僵硬了,他才機械式地拿起電話,給張霞回撥了過去。

    直到聽到那邊睡意朦朧的聲音,他才猛然驚覺,已經是半夜四點多了。

    他啞聲道:“小張,對不起,我忘了看時間。”

    張霞的聲音很快就平靜了下來,“顧總,沒事,我其實也睡不著。”她難過地說:“顧總,您聽我說一句,我就這一句。我不知道是什麼人居心叵測,這樣害您,可是不管您的性向怎麼樣,那跟您的人品和工作能力都沒有一點關係,我們都約定好了不往外傳,大家都當這個件事沒發生過……”

    “小張。”顧青裴柔聲說:“謝謝你,真的謝謝你。但是不往外傳是不可能的,他們能發到每個員工的郵箱,也能發到任何地方,你別為我擔心了,這點兒小風小浪,掀不翻我。我現在需要你幫我個小忙,可以嗎?”

    張霞哽咽地說:“您說。”

    “你明天去公司,把我離職所需的一切文件準備好,人事方面的,財務方面的,行政方面的,還有給董事局的辭職信你也幫我寫了吧,所有的東西都準備好,然後明天拿來給我,越早越好,可以嗎?”

    “顧總。”張霞一下子哭了起來。

    她雖然馬上就要當媽了,可是每個女人心中都有著對完美男性的憧憬,顧青裴就是公司所有女性仰慕的對象,那些照片卻那樣羞辱了顧青裴這樣一個心高氣傲的人,她們已經傷透了心,何況當事人。張霞一聽到顧青裴要辭職,眼淚根本就控制不住了。

    顧青裴的聲音沉靜如水,一如笑著叫她們“傻丫頭”時候的溫和迷人,“你別哭,我不是因為這件事才辭職的,其實我早就有這個打算了,我是為了尋求個人更好的發展。這件事只是個契機罷了,我現在也確實不合適領導你們了,原董會找到更合適的經營層,來帶領你們完成目標。傻丫頭,別哭了,你下個月就要生了,別嚇著寶寶了。”顧青裴聽到那頭張霞的老公也在輕聲安慰著,心裡有些酸楚,也有些感動。

    張霞把離職文件的事應承了下來,說明天一大早就給他送來,然後哽咽著掛了電話。

    顧青裴站起身,從臥室拽出了一個旅行箱,開始往裡面收拾一些應季的衣服。

    他收拾了半天,突然發現箱子裡全是冬天的衣服,太佔地方了,放了兩件大衣就幾乎滿了。

    他站起來看著箱子,乾脆抓著箱子把收拾進去的衣服全倒了,開始往裡面塞夏天的衣服。

    他在塞班島訂了一個星期的蜜月套房,那本來是他和原煬準備去度假的,現在算一算,明天剛好是最後一天。不如明天簽了離職文件就飛過去,還能住上一晚,免得浪費。

    一個人的度假不也是度假嗎。

    第76章

    原煬回到家後,他爸不在家。

    他的弟弟妹妹詫異地看著他,不知道他怎麼了。

    吳景蘭正好從樓梯上下來,看著自己的兒子一身戾氣,跟羅剎一樣兇狠地衝進了家裡,驚訝道:“你這是怎麼了?”

    原煬握了握拳頭,“我爸呢?”

    “去廣州出差了。”

    “什麼時候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