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部分

    倆人在顧青裴家裡吃了頓正宗的川式火鍋,所有的底料和醬料都是顧母一手調製的,辣得非常夠味兒,原煬這麼多天來,第一次胃口大開,吃了不少,把顧母樂得夠嗆。

    倆人下午坐飛機去了天津,他們打算在天津看完項目後,回北京拿些東西,然後再回成都,倆人雖然嘴上不說,卻也有了共識,這時候避開原立江比較好,顧青裴一點也不想留在北京觸他黴頭。

    甚至連辦理離職的事,都想拖一段時間再說。

    他們到了天津,合作方負責接待,倆人吃了頓專門吹牛喝酒的晚飯,才回了酒店。

    就像倆人都期待的那樣,他們在暖騰騰的酒店套房裡抵死纏綿,用力宣洩著這些天來的燥鬱和思念,足足做了大半夜,才疲累地相擁入眠。

    第二天倆人依然早早爬了起來,跟著合作方去看那個商品樓的項目。

    由於北京房價高居不下,很多在北京工作的白領選擇在天津買房,他們這次看的,就是離津京高速不遠的一塊地,開車到北京只要七八十分鐘。只是地方不大,只有六七畝,還是狹長型的,除了地理位置之外,其他條件都算一般,但剛好符合他們現在的資金標準。

    顧青裴在北京混跡多年,在天津也有不少關係,只能容積率能批到3.5以上,這裡就能建好幾百套微縮戶型的單身公寓,會非常好賣。

    倆人看完項目,顧青裴就誇原煬有眼光,顯然他對這個項目挺滿意。

    原煬特別高興,他難得被顧青裴誇獎,臉上的笑意掩都掩不住。

    顧青裴也很高興,第一是這個項目確實前景很好,第二是原煬跟他的這將進一年裡,進步很大、很明顯,原煬從一個自負、我行我素、對經商完全不感興趣、甚至是充滿不屑的太子黨,變成了現在這樣一個腦袋裡有正事、有考量、有目標的男人。

    原煬其實非常聰明,而且記憶力和精力驚人的好,是個可造之材,如果說以前顧青裴培養原煬,是礙於原立江的囑託,現在則是把原煬當成了自己的人,在用心栽培,期望倆人有一天能夠攜手馳騁商場。

    心中有了期望,顧青裴整個人也放鬆了一些。他不僅開始勾畫他和原煬在這個項目上的成功,沒錯,他們兩個人的成功。

    只要能在中國任何一個地方站穩腳,他就不用那麼懼怕原立江,而且他相信原立江也不會對自己的親兒子下狠手,他們的項目應該也是安全的。

    他現在既然和原煬分不了,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哪怕再艱難,既然原煬一次都沒有放棄過他,他也不想辜負他的小狼狗。

    倆人在當晚從天津回了北京。

    回到顧青裴家的時候,倆人心裡都有不同程度的感慨。

    明明幾天前剛剛從這裡離開,可再次回來,心境都有了變化。

    顧青裴想起冰箱裡還有那天他給原煬做的螃蟹,凍了這麼多天,早已經不新鮮,可他還記得當時自己多希望原煬能留下來吃一口。

    顧青裴甩了甩腦袋,有些想笑。

    倆人晚飯還沒吃,家裡沒菜了,原煬出門買菜去了。顧青裴在家裡收拾收拾屋子,幾天沒人住就感覺哪裡都是灰。

    正收拾著呢,顧青裴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一看,是張霞打來的。

    顧青裴想也沒想就接了,“喂,小張。”

    “顧、顧總。”張霞的聲音聽上去充滿了慌亂。

    “怎麼了?”

    “我、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說,我是真心敬重您,恐怕沒人敢告訴您,可是我覺得……”

    顧青裴皺了皺眉頭,阻止了她的語無倫次,並笑著安撫她,“小張,你一個孕婦可不許這麼激動啊,慢慢來,好好說,怎麼了?”

    張霞吸了吸鼻子,“顧總,您自己去公司的內部論壇看看吧。”

    “看什麼?”

    “看……”張霞說不下去了。

    顧青裴掛上電話後,滿腹疑惑地打開了電腦。

    第75章

    所謂的公司內部論壇,其實就是一個oa辦公系統。公司每個正式員工都有一個賬號,可以在系統裡上傳下載文件,也有一個小型的對話平臺,比qq群簡陋得多,所以大部分員工都不會在上面聊天,上oa系統幾乎都是工作用途。

    顧青裴也沒上過這個系統,重要的文件都是直接遞到他辦公桌上的,他從記事本里翻了半天,才找出張霞當時給他註冊的賬戶和密碼。

    他登上去之後,發現今天的在線人數空前地高,系統很快就彈出一條新郵件提醒,文件名字就叫“顧青裴”,顧青裴心臟微微一顫,不明所以地打開了。

    裡面是幾張照片。

    光線昏暗曖昧,背景一看就是酒店的客房,顧青裴在那幾張不甚清晰的照片上,看到了自己的臉。

    他渾身血液瞬間凍結了。

    他不會忘了這家酒店。那是在杭州的一晚,他和原煬針鋒相對、水火不容的時候,倆人一起出差,原煬就是在這個酒店,指使一個小鴨子給他下藥,然後……

    郵件裡僅有四五張照片,不算露骨,至少原煬的臉和身體都被遮擋得嚴嚴實實,而照片也僅從他腰部以上的部分截取。可僅僅是這幾張照片,也足夠讓人看清這是一組床照,而且和他糾纏在一起的,分明是個男性的身體,他對著鏡子看了三十幾年的自己的臉,就這麼又熟悉又陌生地出現在他面前,那張臉上遍佈紅暈,滿臉細汗,眼神迷茫,盡顯醉態,外人看到這些照片,肯定以為他喝醉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被下了藥。

    顧青裴腦子裡嗡嗡直響,目光一再失去焦距,然後再集中到那幾張刺傷他雙眸的照片上,模糊了又清晰,清晰了又模糊,反反覆覆,讓他瞠目欲裂。

    這是一封群發的郵件,公司的每個員工都能在自己的郵箱裡隨便查閱,他終於明白張霞的聲音為何又慌張又尷尬,因為全公司的每一個人,在這一個沒有任何特別之處的晚上,突然收到了這份爆炸式的禮物,看到了他們的總裁和一個男人調情糾纏、深陷情慾的照片。

    顧青裴簡直分不清自己是在現實,還是在做噩夢。

    他這個人,從小到大都不落人後,極要面子,他上學的時候一直是優等生,工作了也是最優秀的員工,要論勤奮刻苦,很少有人能比得過他,他這麼努力地學習、工作,僅僅是因為他不服輸,他是載著周圍人的誇讚長大的,性向的異常恐怕是他這一生中唯一的一個缺憾,但他也無奈接受了,可這並不表示,他能接受自己最隱秘的事情被眾人所知,而且,還是以這樣顏面盡失的方式。

    他感到自己被當眾狠狠地扇了好幾個耳光,那一張張照片都在昭示他的羞辱和不堪,他顧青裴在物慾橫流的商場裡摸爬滾打多年,什麼委屈挫敗都受過,每一次他都面不改色地挺過來了,可唯有這次,他有種被人撕了臉皮的屈辱感。他的驕傲和尊嚴,被幾張照片毀了個徹底,從此他顧青裴要以什麼顏面面對自己那些朋友、同事?

    他幾乎把牙齒咬出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