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部分

    顧青裴覺得自己不該錯下去了。

    “怎麼分?”原立江咄咄逼人。

    “下星期我會辦理離職……”

    “僅僅是離開了公司,對你們之間根本沒有實質的影響。”原立江目光犀利,緊緊盯著顧青裴,他道:“你去國外吧,我最近在加拿大併購了一個水利能源項目,薪酬是這裡的三倍,環境也很好,很適合你。”

    顧青裴怔愣地看著原立江。

    出國?

    他的家在這裡,他的親人、朋友、工作、圈子,全都在這裡,他為什麼要出國?他想都沒想過。

    顧青裴對上原立江的眼睛,倆人無言地較著勁兒,都想從對方眼中看出些什麼來。

    第72章

    原立江開口道:“你可以考慮考慮,我給你……”

    “不用考慮了。”顧青裴平靜地看著原立江,“原董。我十八歲來到北京,在這個城市打拼了十五年,這裡曾經滿載我的夢想和抱負,我花了十多年的時間,走出自己在這個城市的安身之所,走到今天的位置,儘管這些在您眼裡依然什麼都不是,可卻是我點點滴滴打拼出來的,我的朋友,我的事業,我的人脈,我的家,全都在這裡,這是我十五年的積累,我一樣都捨棄不了。何況,我現在坐飛機只要一個半小時就能見到我父母,我不想去國外任何地方,讓二老牽掛。”

    原立江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所以說,你不肯走了?”

    顧青裴搖搖頭,“我哪兒也不會去,何況,就算我出了國,原煬也不差一張機票錢。”

    原立江挑了挑眉,“只要我不允許,原煬一輩子都出不了國。顧總,我現在還是想和你把問題和平的解決,希望你能理解一個父親的心情。我也不是讓你永遠不回來,只要……兩年,兩年之內不要回來,我相信原煬小孩子心性,早晚會忘了你的。”

    顧青裴苦笑一聲,“兩年,原董,兩年短嗎?我父母已經六十多了,我跟他們之間不剩下幾個兩年了。”

    原立江面色沉了下來,“你是怎麼都不答應了?你這麼聰明的人,真的要做這樣的決定?”

    顧青裴嘆了口氣,自事發以後,第一次直視原立江,“原董,如果北京混不下去了,我還可以回老家,我顧青裴到哪兒也餓不死,不牢您費心了。”

    原立江眯起眼睛,“顧青裴,我一直以來都比較欣賞你,我並不想對付你,你不要逼我。”

    顧青裴淡道:“原董,我多多少少在您公司呆了快一年,對您公司的大小事,無一不知,無一不曉。現在是我逼您,還是您逼我?”

    原立江怒急反笑,“好,顧青裴,不愧是顧青裴。”

    顧青裴看著原立江,“原董,原煬的事情上,我有愧於您,我已經決定和原煬分開,希望您別逼人太甚,否則弄個兩敗俱傷,何必呢,您說是不是。”

    “既然如此,就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了,顧青裴,你好自為之吧。”原立江轉身往門口走去。

    “原董慢走不送。”顧青裴木然地立在原地,默默地盯著窗外,眼神漸漸從迷茫到清明。

    原煬忍了一整天,最後還是忍不住了,給顧青裴打了個電話,但是電話卻關機了。他心裡不安,在接下來的兩個多小時裡接連打了個好幾個電話,手機和座機都打,卻一直都沒打通。

    原煬終於坐不住了,抓起鑰匙想回去看看,剛走到樓下,就被原立江的眼神給逼回來了。

    原立江抖了抖手裡的報紙,冷道:“才一天就按耐不住了?不是讓你冷靜冷靜嗎?”

    原煬低聲道:“爸,這麼做有什麼意義?我不會因為幾天不見他就改變什麼。”

    “你確實改變不了什麼,你真的以為顧青裴會陪著你這個傻小子過家家?他根本沒打算跟你走下去,你也早點清醒吧。”

    原煬握緊了拳頭,“你怎麼知道?你去找他了?”

    “這還需要問?”原立江冷冷看了他一眼,“顧青裴會放棄自己的名譽地位和多年奮鬥的成果,就為了和你談戀愛?你自己都不覺得可笑嗎?”

    原煬身體有輕微地顫抖,“不管你說什麼,我不會放棄他。”他抓緊了鑰匙,打開門走了。

    原立江漠然地看著他的背影直到消失,他輕輕嘆了口氣,抓起電話,撥了一串號碼。

    新年假期明天就結束了,街上的人也多了起來,原煬抓著方向盤猛踩油門,恨不得飛到顧青裴面前。

    他爸說的每一句話,都正中他焦躁的核心。

    他比誰都擔心,自己在顧青裴心裡的分量太輕,輕到顧青裴根本不願意為了他承受任何實質的損失。

    他在顧青裴心裡,究竟算什麼呢?

    趕到顧青裴家後,果然家裡空無一人,原煬在桌子上發現了顧青裴留給他的字條,上面寫著簡單的幾句話:我回老家陪陪父母。原煬,我沒法當面和你說,但我們不合適,就這樣結束吧。

    原煬額上青筋暴突,狠狠把字條捏成了一團,他只覺得心痛如絞,眼中卻迸射出犀利的寒芒。

    他把字條塞進兜裡,下樓開車往機場趕去。

    他到櫃檯買了張飛成都的機票,然後低著頭,什麼東西都沒帶,往安檢口走去。

    他低著頭,身上穿著墨色的大衣,雙手插兜,周身瀰漫著難以接近的冷硬氣息,迎面走過來的旅客都不自覺地繞著他走。

    他在安檢口被兩個工作人員攔了下來,他的神情和氣質都太不對勁兒了,哪裡像是來坐飛機的,比較像是來砍人的。

    “先生,請把你的外衣脫下來。”

    原煬冰冷地看了他一眼,脫下大衣,扔到了傳送帶上。

    那安檢人員有些緊張地看著他,“你的行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