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部分

    而原煬那頭,果然不出所料,劉強臨走之前,聯繫了他前妻給他生的大兒子,這小子十六七歲,不學無術,而且為人膽大包天,什麼都敢幹。

    這小子現在人在外地,是他們這段時間唯一找不到的劉強的近親,因為這一通電話才暴漏了行蹤。秦責聯繫自己的同事,第一時間找到人,並把人扣下了。

    抓到劉強的兒子後,劉強的前妻,二奶還有他的父母早被他們監視了很久,也全都被軟禁了。

    原煬聯繫了自己的戰友,在劉強上飛機之前把他逮了起來。

    劉強被關起來之後沒多久,秦責就告訴他東西在劉強兒子住的小旅館裡發現了,現在正在調查,看還有多少備份。

    原煬本來打算自己親自去審一審劉強,不過他又急著回去見顧青裴,想著劉強這個孫子要在監獄裡過一輩子,他也就不急這一時半會兒了。

    原煬在晚飯之前趕到了家,顧青裴正圍著圍裙調咖喱汁,滿屋子都是那濃郁誘人的香味兒。

    原煬進屋之後,在顧青裴驚訝的目光中一把抱住了他,狠狠地親著他的唇,想著錄像的事情暫時解決了,他心裡壓著的大石頭終於能放下了,他也終於敢跟顧青裴對視而不至於心虛難受了。

    顧青裴單手勾著他的肩膀,按著他的後腦勺,反客為主,用力地吸允著原煬的嘴唇,倆條靈巧的舌頭曖昧地糾纏著,一個簡單的吻就讓人熱血沸騰。

    原煬的手伸進顧青裴的衣服裡,盡情撫摸著。

    顧青裴低喘道:“你不餓嗎?想吃飯嗎?”

    “我想先嚐嘗你……”原煬拽掉了他的圍裙,半拖半抱地把人弄出了廚房,壓倒在寬大柔軟的真皮沙發上。

    顧青裴低笑,“我身上都是咖喱味兒。”

    “正好開胃了。”原煬扯開了他的衣服前襟,雨點般地吻落在顧青裴的胸膛上,顧青裴的手指在他濃黑的髮間穿梭,不斷用下身蹭著原煬的身體,撩撥他的情慾。

    倆人對彼此的身體都已經非常熟悉,很知道如何調動對方的情慾,他們就像兩頭飢餓的野獸,撕扯著對方身上的衣物,舔咬著對方的皮膚,用最熱烈、最瘋狂的行為,迴應著對方的熱情。

    倆人翻雲覆雨地從沙發上折騰到地上,再從客廳做到臥房,等到他們徹底盡興,天已經全黑了。

    顧青裴累得在床上不想動彈,原煬輕輕抱著他,舔著他背上的汗珠。

    這靜謐美好的時刻,誰都不願意先開口說話,生怕破壞了這樣的寧靜。

    最後,是刺耳的電話鈴聲將他們從恍惚中驚醒。

    原煬拿起電話,在看到來電顯示的人名時,眉頭深深皺了起來。

    顧青裴看他半天不接,就回頭看了一眼,手機屏幕上寫著“老爸”倆字。顧青裴儘管表現得很鎮定,卻下意識地把呼吸的頻率都壓低了。

    “喂,爸。”

    “你回來一趟。”

    “我有事。”

    “你有個屁事,馬上回來。”

    原煬沉聲道:“等我吃完飯吧。”

    “家裡不缺你那一口飯,你過年就在家呆了一天,你像話嗎!回來,給我解釋解釋你跑去唐山找他幹嘛。”

    屋子裡太安靜,他們倆的通話內容顧青裴聽得一清二楚,原煬不敢再說下去,生怕他爸說出什麼來,他道:“行了,我知道了,一會兒就回去。”

    掛了電話,顧青裴狐疑地看著他,“你昨天是去了唐山?找誰啊?”

    第71章

    原煬假裝漫不經心地坐起身,一邊背對著顧青裴穿褲子一邊說:“以前一個朋友,我爸看不上他。”

    顧青裴翻了個身,也從床上坐了起來,沉默地看著原煬。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原煬從這個門走出去之後,他們之間就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這種預感讓他的心都揪了起來。他張了張嘴,最終無法說出什麼。

    原煬回過了頭來,衝他一笑,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

    顧青裴勉強笑了笑,“快走吧,一家人等你吃飯呢。”

    原煬湊過來親了他一口,“我過去隨便吃點兒就跑,你等著我回來吃螃蟹啊。”

    “好。”顧青裴揪著他的領子,重重親了他一口,“去吧。”

    “等我啊,很快就回來。”原煬套上衣服,親了顧青裴好幾口。心頭那種揮之不去的陰翳讓他分外不安,他可以想象回家要面對的是什麼,所以他格外不想離開這個家。

    顧青裴淡笑看著他,神色如常,多少讓原煬安心一些。

    原煬急匆匆走後,顧青裴套上衣服,去廚房看了看他做到一半的螃蟹。

    還是做完吧,要不都浪費了。雖然他知道原煬今天不會回來吃了。

    顧青裴一隻手撐著案臺,一隻手捂住了眼睛。

    原煬一踏進家門,就感覺到了家裡的低氣壓。

    他的弟弟妹妹坐在客廳,似乎在等著他,兩個孩子的表情都很低落。

    原櫻怯怯地說:“大哥,爸爸和媽媽吵架了,爸爸說他在書房等你。”

    “嗯。”原煬揉了揉她的腦袋,“別害怕,沒你倆什麼事兒,原景,帶她回房間。”

    原竟點了點頭,他站起身,卻沒走向自己的妹妹,而是湊到了原煬旁邊,壓低聲音說:“有一件什麼事媽媽不知道,爸爸不肯說,所以他們吵起來了,我估計跟你有關係,你也別跟媽媽說。”

    原煬勉強笑了笑,“知道了,回屋吧。”

    兩個孩子回房間後,原煬走上了樓,深吸了口氣,敲響了書房的門。

    “進來。”原立江冰冷的聲音隔門響起。

    原煬推門進了屋,“爸。”

    原立江站在窗前,慢慢回過身看著他,“你這幾天還呆在顧青裴那裡吧。”

    原煬點頭,“是。”

    “混賬,我說的話你當耳旁風嗎?”

    原煬抬起頭,直視自己的父親,“爸,我喜歡他,我沒打算和他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