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部分

    顧青裴身體一顫,如鯁在喉。

    “怎麼處理?”原立江的聲音剛硬有力,給人以強大的壓力,他看著顧青裴,眼神幾乎能將人刺個對穿。

    怎麼處理?顧青裴也想有人能給他一個答案。

    他也想知道,他和原煬的事,該怎麼處理。

    一想到他們的事情被原立江知道了,而原立江絕不會同意自己的兒子跟一個大他十一歲的男人在一起,他就感覺格外地揪心。那種恐慌的程度,在他的記憶力是絕無僅有的。

    如果和原煬的分開讓他如此難受,那他究竟該怎麼處理?

    原立江正緊緊盯著他,逼迫他給出一個答案。

    第67章

    顧青裴搓了搓臉,疲倦地看著原立江,低聲道:“原董,我需要些時間,我會處理好的。”

    原立江沉默了半晌,才起身往門口走去。他住著門把手,頓住了身體,沉聲道:“你的時間沒你想的多,好自為之。”

    原立江開門出去後,顧青裴聽到原煬急促衝進來的腳步聲。

    顧青裴轉過頭看著他,看著他臉上的倉惶和著急,心裡想著,果然就是個小孩子。

    他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為了一個小孩兒,把好不容易規劃出來的大好前程給堵死了。再尋一條,哪兒是那麼容易的。

    顧青裴忍不住問,值嗎?究竟哪裡值?

    原煬走了過來,“我爸跟你說什麼了。”

    顧青裴面無表情地看著他,“用腦子想想,你覺得會說什麼。”

    原煬張了張嘴,無言以對。

    “你早就知道了,卻不告訴我,讓我措手不及,你覺得好玩兒嗎?”

    原煬微微低下頭。

    “原董是怎麼知道的?”顧青裴感覺自己跟個機器似的,叭叭叭地說著話,卻沒有一句經過了大腦,他說出的每一句話,都是潛意識裡自由組建的。

    “他……看到我們的短信。”原煬想著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瞞著顧青裴,就覺得脖子千斤重,頭很難抬起來。

    顧青裴點點頭,有些失神地看著前方的書架,淡道:“你回自己家吧,我今晚想安靜一些。”

    原煬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聲音有一絲顫抖,“你別想和我分開。”

    顧青裴把目光移到他身上,苦笑了一下,“原煬,沒什麼想不想的,年後我就要去辦理離職了,我們怎麼都會分開。”

    “你知道我說的分開是什麼意思。”原煬緊緊抓著他的手臂,“我知道我爸不會同意,但是我……”

    顧青裴抽出手,做了個停止的手勢,他看著原煬,啞聲道:“原煬,我們不是炮友嗎?何必弄得跟原董棒打鴛鴦似的,其實今天的事,是早晚會發生的,早一點晚一點,都是這樣的。”

    原煬的心一陣抽痛,“所以你挺高興的?終於能甩了我了?”

    顧青裴閉了閉眼睛,“我沒甩你,我們只是到時候結束了。”

    他一向是個自私的人,他怎麼可能為了一個炮友去得罪原立江,他可得罪不起,他的事業,他的地位,他在北京辛辛苦苦打拼十數年積累起來的一切的一切,在原立江面前屁都不算一個,他憑什麼要為了原煬去冒險?原煬是他什麼人?他怎麼可能幹那種蠢事。

    何況,原煬不是就把他當床伴兒嗎?

    原煬咬著牙,“結束?顧青裴,你盼著這一天呢吧?嗯?”

    “我沒有。”顧青裴眼神遊離,腦子一片空白,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我爸當然不會同意,可是隻要你說一句話,我才不管他同不同意,日子是我要自己過的,我自己選擇跟誰過,你、你他媽說句話。”

    “說什麼?”

    “說……”原煬嘴唇顫抖,鼻頭髮酸,“你說你喜歡我。”

    顧青裴的眼睛終於找回了焦距,他直直地看著原煬,啞聲道:“你他媽憑什麼讓我說?憑什麼?你呢?你喜歡我嗎?你究竟是圖新鮮想跟我玩玩兒,還是心裡真的有我,原煬你個傻逼,也就是肌肉發達,真到了關鍵事兒上,你連一句實話都不敢說,你也配讓我喜歡!”

    原煬狠狠抱住了他,低啞地嘶吼,“我他媽喜歡,喜歡你!我又不是有病,我跟前跟後地照顧你,我非要賴在你家,你還是個男的,如果這都不是我喜歡你,那我一定就是瘋了。”

    顧青裴只覺得心如刀絞,他眼眶酸澀,幾乎要落淚。

    原煬豁出去了一般,低喃著:“我就是喜歡你,我從來沒打算跟你分開,你也別想跟我分開,更別想找別人,你這輩子只能跟我,其他的,你想都別想。”

    顧青裴似哭死笑,“你真是個神經病,真是個神經病。”他伸開手,抱住了原煬的腰。

    原煬哽咽道:“你喜歡我嗎?你說句話。”

    顧青裴摸著他的腦袋,輕聲道:“有點……很多點。”

    原煬渾身微顫,隨即緊緊摟著他,幾乎把他的腰折斷,讓他連呼吸都變得不暢,可他卻覺得那種壓力充滿了安全感。

    自己確實是越活越回去了,三十好幾了,兜兜轉轉坎坎坷坷地和一個小男孩兒牽扯不清,到頭來才發現其實自己種種有失水準的表現,好像是在談戀愛。

    他說不清楚什麼時候,開始對原煬動心,那不是個好時候,而是個倒黴的開始。

    最悲哀地是,原煬在他身邊,他經常因為對方的幼稚而心煩,可真到了被逼著一刀兩斷的時候,他又一千個一萬個不捨。

    他怎麼走出這道門,怎麼結束這個假期,怎麼了結這段關係?他巴不得時間就停在這裡,因為他一步也不想往下走了,在可預見的將來,路只會越來越泥濘,越來越顛簸,而且堅持走下去,還未必是樁划算的買賣。

    顧青裴第一次如此地迷茫。理智告訴他他應該和原煬斷個乾淨,否則肯定損失慘重,可是他……

    原煬吸了吸鼻子,放開了顧青裴,他臉上掛著複雜的情緒,“你不要想跟我分開,我爸那邊,我會解決,我不會讓你遭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