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部分

    “你自己去吧,我還有有點兒事。”

    “不行,你跟我一起去。”

    顧青裴嘲弄道:“買個東西還要陪,幾歲了你。”

    “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在家。”

    “啊?為什麼?”

    “家裡剛剛遭了賊,這小區的安保和那鎖都太不靠譜。”原煬把他從沙發上拽了起來,抱著他的腰,“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看著你我才覺得安全。”

    顧青裴溫柔地笑了笑,“行,我陪你去。”

    第64章

    倆人吃完飯後,原煬讓顧青裴把對方律師發來的諒解書拿出來,他坐在沙發上仔細地看著。

    那個劉強在顧青裴家裡走一遭,帶走了足夠要挾他們的東西,卻至今還沒有動靜,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也許是沒到時候,也許是還不具備條件。從劉強連一兩萬的現金和黃金擺件都拿這點可以看出,他的逃亡生涯很是窘迫。恐怕是被逼到絕境了,才會想出這個方法。

    劉強雖然知道自己招惹了誰,但是他爸那邊好幾個警衛,劉強是接觸不到的,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了顧青裴身上,劉強一定是把他的電腦誤當成是顧青裴的,想從裡面弄點有用的資料要挾顧青裴撤訴,或者停止追查。

    現在東西在劉強手裡,可能發生的事有無數個,原煬實在不敢往下想,只能讓他戰友和張局那邊兒趕緊追查,早一天抓到劉強,自己才能安心,否則,受到劉強要挾事小,萬一視頻曝光,麻煩可就大了。

    他現在對著顧青裴,就止不住地心虛。當初打算拍來戲弄威脅顧青裴的錄像,後來卻成為了他的秘密珍藏,他本來想把這個秘密守一輩子的,沒想到……

    原煬悔得腸子都青了。

    兩天之後,公司全面放假了。顧青裴要回老家陪父母,他跟原煬定初四回來,然後倆人去個熱帶海島度假。

    其實原煬已經沒有任何心思度假了,他的心一直懸著,弄得他焦頭爛額的,但他生怕顧青裴看出什麼來,硬著頭皮訂了行程。

    臘月二十九,顧青裴回家之後,原煬放心不下,隔幾個小時就要給他打個電話或者發短信。放假了事兒少,倆人經常一個電話說半個小時,弄得吳景蘭都相信自己兒子確實談戀愛了,要不然實在沒有理由隔斷時間就偷偷摸摸避開人打電話,短信也發個不停

    吳景蘭想套原煬的話,原煬卻隻字不提。

    每過一天,原煬心裡的焦慮就增加一分,對方哪怕來個電話提提要求也好,最可怕的就是自己有把柄在對方手裡,對方卻紋風不動。

    如果不是原煬在部隊裡鍛煉出了堅強的意志力,此時早就崩潰了。

    大年三十晚上,原家的親屬都集中到了原家大宅,一起過年。原家上下二十多口,有老有小,場面熱鬧非凡。

    原煬叼著煙縮在角落裡,不怎麼搭理他。

    他才剛被他爺爺訓了一頓話,現在連吃飯的心情都沒有了。

    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他趕緊拿出來一看,顧青裴發來一條短信:我媽把雞肉燉得太爛了,不太好吃。

    原煬會心一笑,回覆道:等你回來,我給你做好吃。

    顧青裴回道:等我回去給你帶我們老家的特產,看你能不能抗辣。

    原煬快速回道:沒問題。

    短信發過去之後,那邊沒有迴應了。原煬想了想,又發了一條:我想你。

    然後他靜靜地等著,等著顧青裴能給他迴應。

    等待的每一秒都充滿了酸楚和甜蜜,包含著期待和憂心。

    過了一會兒,短信來了,很簡單的三個字:我也是。

    原煬嘴角忍不住上揚,真恨不得能穿過手機,馬上出現在顧青裴面前,扒光他的衣服,把他按在自己身下狠狠地操弄,在他身體的每一寸留下宣誓自己所有權的痕跡。但他現在也只能想想。

    親戚們散落在客廳的各處,各自聊天喝酒,不知不覺,走針已經走進了新的一年,原煬聽得耳邊禮炮齊鳴,整個中國多沸騰了。

    就在這時,他爺爺的警衛員進來了,跟他爸說了幾句話,並將一個大信封遞給了他爸。

    原煬愣了幾秒,隨即臉色一變,他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原立江隨手就打開了,把裡面的東西抽出來一看,臉上的血色頓時褪得乾乾淨淨。他生怕別人看到,猛地收進了信封裡,隨即扭頭看向原煬,眼中的情緒可謂風起雲湧。

    原煬臉色鐵青,他一下子就猜到了信封裡是什麼東西。

    原立江狠狠地指了指他,指尖都在顫抖,然後他扭身上樓,往書房走去。

    書房厚重的實木門一關,隔音效果絕佳,和外面喧鬧的世界幾乎徹底隔絕開。

    “這是什麼!”原立江厲聲道,他抖了抖手裡的信封,然後猛地往桌上一拍。信封裡的一疊照片都撒了出來了,原立江隨手拿起一張照片看了一眼,“你他媽的……”突然,他猛地瞪大了眼睛,往那照片定睛看去。

    原煬一個箭步衝了上去,搶過了他手裡的照片。可是桌上還擺著幾十張照片,他根本遮不過來。原煬的臉跟火燒一樣,熱辣辣地疼

    原立江感覺心臟都漏跳了幾拍。

    他拿到信封時,匆匆一掃,意識到那是他兒子的床照,但是根本沒自信看另一個主角是誰,他做夢也不會想到,跟他兒子一起赤裸入鏡的,分明是一個男的,而且,竟然是那麼地眼熟……

    原立江顫聲道:“這是……這是誰,這是誰!”原立江狠狠一拍桌子,眼珠子都要瞪出來,那個和他兒子雙腿交纏在一起的,儘管表情有些扭曲,儘管全身紅得像泡過紅酒,可他依然認得出來,那是他欣賞有加的青年才俊,高薪聘來的職業經理人——他的一家公司的大總裁——顧青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