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部分

    他冷冷地看了王晉一眼,端起酒杯,喝了半杯,並硬邦邦地說:“怎麼也得賣王總個面子。”

    王總哈哈笑道,“小小年紀,挺豪爽嘛。”

    吃完飯後,顧青裴上車之前,王晉抓著他說了半天的話,把原煬弄得極其不耐煩。

    好不容易上車了,顧青裴長吁一口氣,呢喃道:“累死了。”

    原煬看了一眼他疲倦的臉,又生氣又心疼。

    車駛進地下停車場後,顧青裴還閉著眼睛躺在座位上,好像睡著了。原煬拍了拍顧青裴的臉,“喝迷糊了?”

    顧青裴半睜開眼睛,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還行,不是醉,是有點困。”

    “讓你中午不睡覺。”

    “他那會議室有點悶,我一下午都在說話,腦袋有點缺氧,沒事……你把窗戶降下來吧,我呼吸點空氣。”

    “不行,停車場太冷了,一會兒到了家裡,把窗戶打開換換氣。”

    “哦,行。”

    原煬破開他額前散落地頭髮,看著他泛紅地臉頰,心裡變得異常地柔軟。他忍不住親了親顧青裴,埋怨道:“賺的錢夠花就行了,幹嘛這麼拼命。”

    顧青裴搖了搖頭,“我二十歲的時候覺得一個月能賺一萬就了不得了,可等你越走越高的時候,你看到的卻是更廣闊的天,更了不得的人。跟他們一比,就覺得自己還差得遠了,不用別人催,你自己都想往上走。”顧青裴看著原煬年輕俊美的臉,“你這個投對了胎的大少爺,肯定不明白。”

    “我用不著明白,反正你想功成名就,我會幫你。”原煬靜靜地看著顧青裴,心臟被漲得滿滿的。

    你想要的,都是我想給你的。

    顧青裴也看著原煬,溫柔地笑了笑,“你小子……我是不是喝多了?怎麼看你最近越來越討人喜歡了呢。”

    “我本來就討人喜歡。”

    “以前真沒看出來。”

    原煬用額頭頂著顧青裴的額頭,笑道:“現在看出來也不太晚。”他含住顧青裴柔軟的唇瓣,輕輕吸允著。

    顧青裴閉著眼睛,享受這個難得溫存地吻。

    原煬啞聲道:“怎麼樣,我討你喜歡沒有?”

    顧青裴低笑道:“有一點。”

    原煬感覺心裡美滋滋地,有一點算一點,都讓他雀躍難耐。他重重地親吻著顧青裴,恨不得把這個男人一口吞下去。

    酒精的作用下,讓顧青裴卸下了平日裡的偽裝,拋卻了很多顧忌,有膽量表露自己真實的想法。他盯著原煬深邃迷人的眼睛,感覺自己要陷進那眼眸中了。他感覺身體裡湧入一股熟悉的燥熱,他勾著原煬的脖子,輕輕喘著氣,“回家,我想做愛。”

    原煬興奮了起來,“用不著上樓,就在這裡。”

    顧青裴眯起眼睛,眼中閃爍著躍躍欲試的光芒,嘴上卻說:“不行吧,有人怎麼辦。”

    “能怎麼辦?又不犯法。”原煬跳下車,把顧青裴從前座拉了下來,塞進了後座,並把這輛商務車的後排座位全部放倒了。

    顧青裴笑道:“你個小流氓,臉皮真夠厚的。”

    此時正是北京最冷的時候,車門一開一關之間,帶進了一股寒氣,顧青裴凍得打了個哆嗦,無意識地往原煬身上靠,原煬一把抱住了他,胡亂親著他的脖子和臉頰,手也伸進了他的衣服裡,解著他的扣子。

    顧青裴正是喝得暈暈乎乎最舒服的時候,平日裡謹慎的性格此時也放開了不少,他現在就想痛痛快快地做愛,其餘什麼都懶得想。

    他配合著原煬脫掉了自己的衣服,下身不斷蹭著原煬,蹭得倆人都慾火高漲。

    原煬大力揉弄著他的臀瓣,雨點般的吻不斷地落在顧青裴的胸口。

    顧青裴摟著原煬的脖子,大口喘著氣,窄小的車廂裡氣氛熱烈得彷彿下一秒會燒起來。

    第61章

    原煬往手上吐了點吐沫,盡數塗抹在顧青裴的穴口,修長的手指揉按著試探著往裡面擠。

    顧青裴忍不住擺動著腰,想要擺脫那種異物感的入侵,他低聲道:“套子呢?”

    “在錢包裡。”

    “錢包呢?”

    “不知道。”原煬咬著他的脖子、嘴唇,用下體蹭著顧青裴的性器,他根本無暇去考慮這個問題。

    顧青裴低罵了一聲,趴在原煬身上胡亂摸索著,終於從腳邊兒找到了原煬的錢包,他把套子扔到原煬臉上,“帶上。”

    原煬用嘴叼著遞到顧青裴面前,“你幫我戴。”

    “王八蛋……唔……趕緊自己戴上……”

    “不行,你幫我戴,不然我就直接插進去了,我本來就不喜歡戴套。”

    顧青裴憤恨地接過來套子。這裡沒有潤滑劑,如果不給原煬戴上,任那大玩意兒直接插進來,倒黴的還是自己。

    顧青裴此時趴在原煬身上,下身大開,下身的那個小肉洞正被原煬的手指肆意拉扯、翻攪、玩弄,他勉強撐起身子,雙手摸索到原煬的寶貝,那粗長的肉棒生機勃勃地在顧青裴手裡硬熱發脹,顧青裴只覺得心臟狂跳,光是想想這根大肉棒在他體內肆虐的感覺,就足夠讓他硬了。

    他摸著那火熱的大寶貝,不輕不重地擼了兩下,還摸了摸那溼乎乎地肉頭。

    原煬“操”了一聲,“你他媽還撩我,趕緊戴上,否則我就這麼幹你了。”

    顧青裴堵住他的嘴,用力吸允著他的嘴唇,逗弄著他的舌頭,倆人吻得熱火朝天,顧青裴趁機費勁地把套子順著那肉頭套了下去。

    “現在我可以插進去了吧,嗯?準備好沒有。”

    “我說沒有,你小子能等嗎?”

    倆人的胸膛互相磨蹭著,顧青裴只感覺自己胸前的小肉球都要著火了。

    “等不了。”原煬乾脆利落地說,他用力拽開顧青裴的一條大腿,兩根修長的手指插進那緊窄的肉洞裡,然後硬是往兩邊扯開了一個粉嫩的小洞,原煬亟不可待地抓著自己的大肉棒,擠進了那溼熱的腸壁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