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部分

    顧青裴略有些尷尬,“我剛才吃早餐去了。”

    “哦,我忘了,吃飽了嗎?”王晉的口氣明顯帶著幾分曖昧和關懷。

    “還可以。”顧青裴咳嗽了一聲,“王哥,你昨天提到的那個問題,我一會兒找底下的人問問再答覆你,我事情太多了,有時候會忘事兒。”

    “沒關係。其實我有個好消息想告訴你,經過這段時間慎重的考慮,我決定入股這個項目的開發和建設了。”

    “哦?那太好了。”顧青裴高興地說。原立江手頭上好項目太多,無奈資金有限,很多都啟動不了,如果他能成功和王晉合作開發,這個項目三年之後,有可能成為原立江名下最大的產業之一,也將是他顧青裴給原立江立下的最大功勞,到時候他所經營的這家公司將收益鉅額利潤,恢復上市是指日可待的事情,這個消息實在讓他興奮。

    王晉含笑道:“青裴,我希望你明白,我考慮這麼久,絕不是有意拖延,這畢竟是個數額龐大的投資項目,這個議案上了兩次股東會才通過。”

    “謝謝你,王哥,沒有你的推動,這個事兒根本成不了。”

    王晉低笑道:“雖然我想謙虛一點,不過,你說得也沒錯,既然這樣,你要怎麼感謝我?青裴。”

    那左一聲“青裴”右一聲“青裴”的,叫得又曖昧又動情,讓人有些坐立不安。

    王晉一看就是情場老手,溫柔得體,魅力逼人,追求人的時候緊跟不放,但那個度拿捏得恰到好處,絕不讓人厭煩。如果不是家裡養了條小狼狗,顧青裴真想在閒暇之餘享受一下這些令人怦然心動的曖昧遊戲。跟王晉的交手,肯定讓人意猶未盡,收穫頗豐,如果能夠征服這樣一個幾近完美的男人,那滋味兒光是想想就叫人心動。

    可惜……

    顧青裴眼前浮現原煬呲牙咧嘴的樣子,他笑著搖了搖頭,他要是敢動什麼心思,原煬肯定要咬他。

    他笑道:“王哥,你說呢?”

    “我是說以身相許,是不是俗氣了一些。”

    顧青裴無奈道:“你就是換個說法,也不會太時髦。”

    “哈哈,青裴,怎麼辦呢,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顧青裴不動聲色地輕笑著,“王哥,既然你們已經有了決策了,不如找個時間先簽個意向性協議吧,我們也不再尋覓其他投資商了,以後的工作也好展開。”

    王晉低笑兩聲,“看來不當著你的面兒,你是不會正視我的問題了,也好,你想什麼時候籤?我們找個時間籤。”

    “您定。”

    “明天下午三點,來我公司吧。”

    “好。”

    “青裴,你會不會害怕見到我。”

    “怎麼會呢。”

    “我昨天仔細想了想,覺得你男朋友的聲音,聽著很耳熟。”王晉低聲道:“會不會是我認識的人呢?”

    顧青裴感到掌心有些冒汗,他笑著說,“怎麼會呢。”

    王晉也不追問,“你不想說就算了,但是,我可不會因為這個就放棄。”

    顧青裴嘆道:“王哥,你這樣我真是難做。”

    王晉笑道:“我知道你為難,如果你完全不為難,那豈不是代表你對我一點興趣都沒有,那可太讓人傷心了。為難了一段時間,你自己會有答案的。”

    顧青裴對他這份自信多少有些鬱悶。

    王晉確實是個相當難纏的人,看來自己還得分出額外的精力應付他。

    為了準備意向合同,顧青裴特意打電話和原立江溝通了一番,然後找了法務過來擬合同。這麼一忙活,就到了吃飯時間。

    原煬忙活了一上午去看一個項目,剛從外邊兒回來,還給他打包了他喜歡的魚片粥。

    顧青裴看原煬臉色不太好,就問他怎麼了。

    原煬仰躺在沙發上,“那幫孫子太能吹了,說的話標點符號都不能信,把我忽悠過去,結果一看,什麼垃圾項目,公司的債務都理不清,還敢要價那麼高,浪費我一上午的時間,真想削死他們。”

    顧青裴笑道:“這個啊,以後你會碰到數都數不清的大騙子,有些好的你一眼就能看出來,就像今天這樣的,只浪費了一上午的時間,已經很好了。有些藏得深的,能把牛吹到天上去,稍有不慎,損失可就大了,多鍛鍊鍛鍊,對你有好處。”

    原煬坐了起來,眯著眼睛看著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故意讓我去的。”

    顧青裴吃了一勺粥,“溫度正好,要是多一份小鹹菜就更好了。”

    原煬哼道:“你個大騙子。”

    顧青裴挺無辜的,“你免費上了一課,他們得到了自我滿足,這不是雙贏的事兒嗎,抱怨什麼。”

    原煬走過來捏著他的臉,“再有這事兒少找我,聽那倆傻逼吹牛,可煩死我了。”

    顧青裴笑道:“知道做生意辛苦了吧。行了,你去午休間睡一覺,休息一下。”

    “你呢?你不跟我一起睡?”

    “我看一份合同。咱們這個法務水平不行啊,得再聘一個,至少年薪得過20w的。”

    原煬給他揉了揉太陽穴,輕聲道:“休息一會兒吧。”

    “沒事,我不困,你去睡吧。記著兩點之前起來啊,不然算你遲到。”

    原煬矮下身親了他一口,自己進屋睡覺去了。

    顧青裴逐條審核著合同條款。其實意向性合同很短,不足兩頁紙,但他對這次的合作項目很重視,而且這裡的很多條件,都將適用於正式合同裡,需要要格外細心。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有人敲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