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部分

    他把茶往桌上一放,故意放高聲音,“別聊了,喝點茶潤潤喉。”

    顧青裴皺眉看了他一眼。

    王晉那邊兒頓了一下,“青裴,你不是在家嗎?”

    “嗯,是。”以顧青裴的立場出發,他當然不想讓任何人知道自己和一個男人同居,不過,王晉這樣聰明的人,多半是瞞不住的。

    “你跟誰在一起?男朋友?”王晉用開玩笑的語氣說。

    原煬的聲音壓得很低,王晉聽不出來那邊兒是誰,但可以肯定是個年輕男人。

    顧青裴沉默了。

    王晉也沉默了,他失落地說:“真的是男朋友?”

    顧青裴看了原煬一眼,心想,他算男朋友嗎,他一時竟不知道怎麼回答。

    原煬抱胸看著顧青裴,他不知道倆人說了什麼,他剋制著去搶顧青裴電話的衝動,等著看他接下來要做什麼。

    顧青裴低聲道:“王總,要不我明天去公司給你回電話吧。”

    王晉嘆了口氣,“再見。”

    掛上電話後,原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你們說什麼了?”

    “工作上的事。”

    “那你看我幹嗎。”

    顧青裴心不在焉地說:“你好看。”

    原煬不能算是他的男朋友,男朋友應該是互相包容、互相尊重、互相關懷的那麼一個人,原煬在包容和尊重這兩方面,從來沒有體現出來過,怎麼能算做男朋友呢。

    顧青裴苦笑一聲,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為這件事而糾結難受,他根本從來也不是這麼優柔寡斷的人。

    原煬得意地“哼”了一聲,“我好看我自己知道,你們到底說什麼了。”

    “我說了,工作上的事。”

    原煬不太滿意這個答案,但最終忍下了繼續質問的衝動,他做到顧青裴旁邊,“你說工作就工作吧。”然後他用邀功的語氣對顧青裴說:“我這次表現得很成熟吧。”

    顧青裴看著他認真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原煬有些羞惱,“笑什麼。”

    正當這時,門鈴響了。

    倆人回到客廳,原煬打開門一看,是送快遞。

    原煬高興地說:“這麼快到了,不錯。”

    “什麼東西?”顧青裴好奇地看著那個大箱子。

    原煬拆開箱子,裡面是一個體積不小的足浴盆。

    顧青裴皺眉道:“你要泡腳啊。”

    “給你買的。”原煬蹲在地上研究著說明書。

    “給我?給我幹嘛?”

    “你腳涼啊,每次在被窩裡都冰涼的,要捂好半天才會熱,我最討厭我快睡著的時候你那冰涼的腳碰著我的腿了。”

    顧青裴眨了眨眼睛,心裡湧上一股暖意。

    原煬雖然說得挺嫌棄,可是每次都會用小腿夾著他的腳,幫他捂熱。因為做過太多次了,他幾乎已經習以為常。

    原煬敲了敲足浴盆,“挺簡單的嘛,我早就想買了,但是沒錢。你每天睡覺之前泡一會兒。”

    顧青裴嘴角忍不住上揚,嘴上卻說:“買來幹嘛,多麻煩。”

    “麻煩個屁啊,倒上水就行了。我告訴你,我已經買了,你必須每天泡,不然我揍你。”原煬朝他揮了揮拳頭。

    顧青裴抿嘴一笑,“你幫我倒水?”

    “你怎麼懶成這樣?”

    “你勤快我自然就懶唄。”

    原煬笑罵道:“還好意思說。”

    顧青裴笑了笑,“謝謝啊。”

    原煬臉頰有些發燙,“謝什麼,晚上別總拿腳冰我,煩人。”

    “過來讓我親一口。”顧青裴朝他招了招手。

    原煬彆扭地看了他一眼。

    “來呀。”

    原煬湊了過來,顧青裴按著他的後腦勺,重重地親了他一口,讚賞道:“有心了。”

    原煬摟住他的腰,因為顧青裴的誇獎而心裡雀躍不已。

    顧青裴揉著他毛茸茸的大腦袋,心想,其實跟有男朋友也差不多。原煬有時讓他氣得七竅生煙,有時又讓他窩心、讓他動情,他有時分不清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原煬,而眼睛卻漸漸地總是跟著原煬走。

    跟一個人相處這麼久,若說一點感情都沒有,是不可能的,可他和原煬,註定是短暫地緣分,遲早要分道揚鑣,對原煬產生一些不捨的情緒,並不是一件好事。

    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顧青裴盡情感受著原煬的溫度,眼中卻爬上了憂慮。

    原煬手裡有了點錢後,終於敢跟兄弟出去聚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