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部分

    顧青裴抬起頭,冷冷地看著他。

    原煬在那種目光的鄙視下,僵持了幾秒,終於妥協了,他低下頭,彆彆扭扭地說:“我以後不會說她壞話了,你吃飯吧。”

    顧青裴驚訝地看著他。

    他認識原煬這麼久,原煬從來沒服過一次軟,哪怕原煬沒明白說出來,他也聽得出來原煬口氣裡的妥協。

    原煬被他看得臉頰發燙,“趕緊吃啊,一會兒都涼了,你下午不是要跟王總去打球嗎,不吃飯你還打什麼球。”

    顧青裴心裡的陰翳一掃而空,他忍不住有些想笑,他問原煬,“你知道錯了?”

    原煬臉色漲紅,“放屁,我只是讓你吃飯。”

    “原煬,你這樣的道歉可真難讓人接受,不過算了,你會道歉也已經是一個進步,我勉強收下了。”

    原煬喘著粗氣,表情有些扭曲,他咬牙道:“趕緊吃飯!”

    顧青裴端起托盤走到沙發哪兒,把托盤放到茶几上,然後拍了拍自己旁邊的座位,“原煬,過來坐。”

    原煬猶豫了一下,坐到他旁邊,看上去不太精神。

    顧青裴放佛看到一條小狼狗耷拉著耳朵垂頭喪氣地坐在他旁邊,卻還要瞪大了眼睛做出氣焰囂張的模樣。

    顧青裴在心裡跟自己說了三遍:孩子要教育,才緩緩開口:“原煬,你現在看著我混得模有樣,你知道嗎,趙媛跟我結婚的時候,我沒車沒房,甚至連房子的首付都付不起。當時喜歡她的人不少,她父母也不同意我們結婚,可她還是嫁給我了。即使是這樣,我還是辜負了她。”

    原煬有些發愣,這是第一次顧青裴跟他說自己以前的事。那些都是他沒能參與的顧青裴的過去,他聚精會神地聽著。

    顧青裴嘆了口氣,“我以前跟你說過,我小時候性格比較內向,大學學的又是石油煉化,接觸女人少,我結婚之後,都渾然不覺自己是同性戀,等到我意識到的時候,我和趙媛結婚已經一年多了,什麼都無法挽回了。趙媛是真心喜歡我,我卻草率地娶了她,還沒能給她一個無憂無慮的生活,這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失敗。一個年過三十,離過婚的女人,哪怕她再聰明漂亮,能再找到一個合適的伴侶的機會,也比別人小太多太多,我欠她的,真的一輩子都還不清。你只看到我對她加倍關懷,你想過為什麼嗎?你想象過永遠虧欠一個人是什麼心情嗎?”

    原煬低下頭了,如鯁在喉。

    “我為什麼說我跟你聊不到一起去?你不僅衝動莽撞,蠻橫不講理,甚至還從不去考慮別人的感受,只憑自己的喜惡為人處事,跟我完完全全地相反,所以我看不慣你的我行我素,你看不慣我的虛偽圓滑。我們要麼有一方改變,要麼永遠這麼針鋒相對下去。而我是不會改的,原煬,我永遠都不會改變我的行事作風,你如果希望我們能平和地維持這樣的關係,就只能你改。或者不該說是改,而是成長,你不成長,我們永遠不對盤,我永遠看不慣你。”

    原煬靜靜地看著他,漆黑的瞳仁像一彎深潭,裡面藏著無數的思緒。

    顧青裴別開了臉,“我就說那麼多,還是那句話,你能理解就理解,不能就算了。”他低下頭,開始吃飯。

    隔了半天,原煬才低聲說:“我改了的話,有什麼好處。”

    顧青裴抽出紙巾擦了擦嘴,“你說呢?”

    “我讓你說。”

    顧青裴道:“你變得成熟起來,對你自己就是最大的好處。你父母也跟著你省心。”

    原煬捏著他的下巴,沉聲道:“不夠,我要你的眼睛只看著我,什麼王晉、趙媛,你統統都不能理會。”

    顧青裴淡淡一笑,“如果你真有這個魅力的話。”

    原煬冷哼道:“你等著,王晉算什麼,你用不著供大爺似的供著他,我會超過他。”

    顧青裴搖了搖頭,“別成天說大話,乾點兒實事兒吧。”他繼續彎腰埋頭吃著飯。

    原煬沉默了一會兒,把腦袋歪在了他弓起的背上,小聲說:“你不生氣了?”

    “嗯。”

    “‘嗯’個屁,是生氣還是不生氣。”

    顧青裴哭笑不得,“我懶得跟你置氣,浪費時間。”

    “生氣你就揍我,不生氣你就……你就別跟啞巴似的一句話不跟我說。”

    顧青裴喝了口水,看著他,“暫時不生氣了,看你以後表現。”

    他剛說完話,原煬就按著他的後腦勺,吻住了他的嘴唇。

    顧青裴被他撲倒在了沙發上。綿軟的唇瓣互相揉弄磨蹭著,他們交換著彼此的氣息,溼滑的口腔裡,兩條舌頭如靈蛇一般糾纏在一起,透明的津液順著顧青裴的嘴角流了下來。

    原煬的手也不老實地伸進了顧青裴衣服裡。

    顧青裴抓著他的手,氣喘吁吁地說:“下午還有事,別鬧了。”

    原煬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無意識地撒著嬌,“不做可以,但是你要陪我睡午覺,我們好幾天沒睡午覺了。”

    顧青裴心想,就當哄孩子了。

    “行,只睡午覺。”

    原煬略顯興奮地直接把顧青裴從沙發上抱了起來,三步並作兩步地進了午休間。

    顧青裴尷尬不已,“行了,放我下來,我要換衣服。”

    原煬把他壓倒在床上,一邊胡亂地親著他,一邊伸手去扯他的衣服,“我幫你換就是了。”

    手上的動作越來越情-色,明顯不只是想要換衣服那麼簡單。

    顧青裴對原煬的體力又羨慕又嫉妒,昨晚剛那麼瘋地做了一通,自己還沒緩過勁兒來,原煬已經生龍活虎,年齡的差距,實在是太殘酷了。

    顧青裴可受不了再來一次,否則今天一天他什麼都不用幹了,他推了原煬幾下沒推動,只好用不輕不重地力道拍了拍拍他的腦袋,“剛才說什麼來著?只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