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部分

    原立江和吳景蘭都很高興,對顧青裴連連感謝。

    吃完飯後,原煬載著顧青裴去了公司。

    由於原煬他家離公司遠,今天又不知道什麼原因特別堵,他們到公司還是遲到了二十多分鐘。

    顧青裴道:“我們倆遲到了,讓張霞記錄一下,遲到懲罰從工資里扣。”

    原煬道:“知道了。”說完他將車熄了火,然後扭頭看著顧青裴。

    顧青裴已經打開車門打算下車了,卻在接觸到原煬的眼神後頓了下,“怎麼了?”

    “真的給我發獎金?”

    “當然,言出必行。”

    原煬垂下眼簾,“你真的覺得我乾的不錯?”

    “比起以前,進步很大。”

    原煬彆扭地說:“就算你誇我,就算你給我了錢,我也不會從你家搬出去。”

    顧青裴身體僵了僵,推門打算下車,“隨便你。”

    原煬從背後一把抱住了他的腰,低聲道:“我喜歡和你住在一起,我不想搬走。”

    顧青裴怔住了。

    原煬咬了咬牙,硬著頭皮說:“反正你別想趕我走。”

    顧青裴沒有給他一個正面的迴應,只是拍了拍他的手,“走吧,已經遲到了。”

    原煬在車裡看著顧青裴的背影走出好幾米遠了,才失望地下了車,跟著他上了樓。

    一進公司,張霞就迎了上來,神色有幾分古怪,“顧總,有位女士找。”

    “哦?誰呀?”

    “她說她姓趙,是您的老朋友。”

    顧青裴想到可能是趙媛,於是吩咐張霞把會議延遲,就往會客室走去。

    原煬耳朵尖,聽得清清楚楚,瞬間肝火燒了起來,亦步亦趨地跟在顧青裴身上。

    顧青裴開門一看,一個女人站在窗前,背對著他看著窗外,烏黑濃密的秀髮披散在背上,優雅動人。

    “媛媛。”

    趙媛回過了頭來,臉色蒼白,她笑了笑,“青裴,你來了。路過你公司,正好上來看看。”

    原煬也擠了進來,充滿敵意地看著趙媛。儘管他看過這個女人的照片,但是證件照過於呆板,看上去相貌普通,可看著真人才發現,這個女人極富魅力,渾身上下散發著成熟和知性的氣息,雖然五官不算精緻,衣著不見露骨,卻非常性感嫵媚。

    趙媛驚訝地看了原煬一眼,“這位是?”

    顧青裴敷衍道:“我的助理。”他注意到趙媛臉色不太好,肯定是有事找他,於是道:“跟我來辦公室吧。”

    他把趙媛領回了自己辦公室,原煬依然想進去,顧青裴卻回身關上了門,並給了他警告地一眼。

    原煬微微一愣,顧青裴已經當著他的面關上了那道門,這把他氣得不輕。

    他拼命剋制著想一腳踹開門的衝動,貼在門邊,想聽聽他們在說什麼。可是總裁辦公室這扇實木門非常厚,勉強能聽到裡面傳來說話聲,卻聽不清在說什麼。

    原煬的手放在門把上,猶豫著要不要衝進去。

    “媛媛,這麼大清早來找我,肯定有事吧。”顧青裴給趙媛倒了杯水,示意她坐。

    趙媛卻不肯坐,只是喝了口水,對著他慘然一笑,“我跟他大吵了一架,可能過不下去了,心裡難受,所以想來找你聊聊。”

    顧青裴嘆了口氣,“因為什麼?”

    “他太幼稚了,真的,你看得出來嗎?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卻一點都不成熟,跟你比,簡直差遠了,你以前……”

    顧青裴打斷她,一針見血地說:“媛媛,你不能總拿別人跟我比。”

    趙媛愣了愣,隨即眼圈紅了,她哽咽道:“那你說該怪誰呢。”

    顧青裴沉聲道:“怪我。”

    趙媛吸了吸鼻子,“青裴,這麼多年了,有時候仔細想想,還是忍不住恨你。”

    顧青裴點了點頭,垂下眼簾,“我知道。”

    趙媛捂住嘴,嗚咽道:“我特別恨你,為什麼不能愛上我。”

    顧青裴伸手把她抱進了懷裡,溫柔地撫摸著她的頭髮,柔聲道:“媛媛,對不起,真對不起。”他抬起了頭,臉上混合著愧疚和痛苦。

    趙媛閉著眼睛,在他懷裡小聲地哭了起來。

    這時候,門突然被粗暴地打開了,原煬一臉不虞之色,硬邦邦地說:“顧總,九點鐘開會,到時間了。”他看著趙媛窩在顧青裴懷裡哭泣的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恨得想把這個女人順窗戶扔出去。

    趙媛受驚地抬起頭看著原煬。

    顧青裴厲聲道:“推遲了,出去。”

    原煬咬牙道:“沒接到推遲通知,所有人都在會議室等著你。”

    張霞辦事一向穩妥,顧青裴根本不相信原煬所說的,他分明就是在找茬的。

    顧青裴黑著臉,冷道:“我再說一遍,出去。”

    原煬一腳跨進辦公室,砰地甩上門,“如果我不出去呢?你們可以當著我的面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