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部分

    顧青裴一時語塞,這是野獸的直覺?這小子看人還真挺準的。他繼續裝傻,“你別瞎扯了行不行,你知道這個項目多關鍵嗎?王晉是目前出現的最合適的合夥人,我絕對不會放棄這麼好的機會,你要是敢給我搗亂,我繞不了你。”

    原煬怒道:“你沾上他的味道臭死了!”

    顧青裴大概能理解原煬的思維,類似於“我碗裡的東西誰也別想搶,看都不準看”,自己就是那碗裡的東西,哪怕原煬吃不過來,也不會讓給別人。

    可惜他不是那麼好擺佈的人,也不覺得自己有義務配合原煬毫無道理的獨佔欲。

    顧青裴冷下臉,“你別胡鬧了,做生意不是憑著你喜不喜歡一個人來做決策的,誰都像你這樣,什麼事兒都成不了,你到底什麼時候能稍微成熟一點?”

    原煬臉色鐵青,每次顧青裴嫌棄他不成熟,他都想剋制自己,表現得更加成熟一些,可是他就是受不了王晉看顧青裴的眼神,他直覺王晉對顧青裴有企圖。

    他絕對不允許別人覬覦他的東西!

    第49章

    食堂的飯菜比較簡單,張霞專門安排人多做了幾個像樣的飯菜,但是上桌的時候,顧青裴還是歉意地說:“今天沒來得及準備,希望王總和楊總別介意。”

    楊總道:“哪兒的話,我們就吃個便飯,顧總既然沒有時間,咱們改天再約就是。”

    “一定一定。”

    王晉笑道:“顧總,咱們約個時間,你帶我去看看地吧。”

    “可以,我看下日程,這個星期可能沒有時間,下個星期……”

    “我帶王總去吧。”原煬插口道:“顧總前天剛從外地出差回來,公司積壓了很多事,下個禮拜可能還要出差,為了不耽誤事,我陪王總去吧,那塊地我去過兩次,很瞭解情況。”原煬似笑非笑地看著王晉。

    王晉微微眯起眼睛,笑道:“好哇,既然顧總沒有時間,那就原公子帶我們去吧,我也早就想去看看了。”

    顧青裴也並不願意去,開車要開兩個多小時,還要走一段很不好走的山路,他當即道:“這樣最好,等王總看完回來,如果有意向合作的話,下個星期我把原董約出來,咱們細談。”

    “沒問題。”

    顧青裴拍了拍原煬的肩膀,半開玩笑半警告著說:“原煬,你身體沒好,就不讓你開車了,但是你可要把王總照顧好啊,王總是我們的貴客,你可不能有絲毫怠慢。”

    原煬轉過臉去,瞪了顧青裴一眼。

    由於角度問題,其他人都看不見,只聽到原煬答應了一聲。

    顧青裴雖然隱隱有些擔心,但是他覺得這也是個考驗原煬的好機會,他想原煬不會真的那麼不知輕重,故意得罪王晉。

    送走王晉之後,原煬跟著顧青裴回到了辦公室。

    顧青裴道:“下午上班之後,你去找張經理,讓他把項目資料給你一份,你仔細看看,別到時候人家問什麼你答不上來,算了,你把張經理也帶上吧。”

    顧青裴剛到椅子裡坐下,原煬的兩手就握住了椅子的扶手,他彎下身,鼻子幾乎頂到顧青裴的臉上。

    顧青裴看著他,“又怎麼了?”

    原煬親了親他的嘴唇,眼眸深不見底,“顧青裴,你記著你是我的。”

    顧青裴輕笑道:“等咱倆有領證的一天,你再跟我說這句話吧。”

    “我是認真的,你最好有這個自覺。”原煬貼近他,加深了這個吻,“我不管你以前有多少扯不清的關係,你跟了我,你就只能有我,誰都不能碰我的東西。”

    顧青裴翹著二郎腿,拍了拍原煬的臉蛋兒,淡笑道:“可是跟你在一起經常覺得挺累的,如果你不能讓我省心,早晚我要拋棄你。”

    原煬咬了咬牙,“讓你省心?讓你省心是怎麼樣的?”

    “工作上替我分憂,生活上成熟大度,這些你現在能做到哪樣?原煬啊,上床確實是件愉快的事,可下了床我還要過日子,我不想當保姆,也不是自願給原董帶孩子,你要老是讓我操心的話……”顧青裴捏著他的下巴,碰了碰他的嘴唇,“男人滿街都是,我不太缺,你好自為之。”

    原煬只覺得渾身血液都沸騰了起來,顧青裴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讓他狠得牙癢癢,所有的憤怒和羞惱都如同洪流一般像下腹集中而去,面對顧青裴的挑釁和揶揄,他唯一想做的就是狠狠地上他。

    倆人相處了這麼久,原煬有年輕力盛,時常發情,顧青裴一看他眼神不對,就知道他心裡想什麼。他趕緊推開原煬,“行了,幹活兒去吧。”

    原煬揪著他的領子把他從椅子裡拎了起來,“我先幹你再說!”

    顧青裴被原煬拖進了午休間,他被甩在床上,還沒來得及坐起來,原煬已經壓了上來。

    顧青裴急道:“你手臂上的傷還沒好,你別亂來。”

    原煬按住他的胸口,低聲道:“好了,早就好了。”說話間,他用力扯開了顧青裴的衣服。

    原煬老早就想在這裡做了。在辦公室這種地方做愛,總是帶著些刺激的因素,讓人分外興奮。

    顧青裴的西裝褲還掛在小腿上,原煬已經亟不可待地把自己的大寶貝插了進去。

    顧青裴悶哼一聲,咬牙道:“你這個混蛋。”

    原煬舒服地嘆了口氣。自從他受傷之後,都沒有真正做過一次,憋死他了。

    這個身體能夠帶給他的快感,總是讓他震驚、沉迷,他才不會把顧青裴讓給別人,絕無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