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部分

    顧青裴恢復鎮定,笑了笑,“我跟我前妻感情不和,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青裴,你沒跟王哥說實話吧。”王晉看著他,目光犀利,“從我第一眼見到你,我就覺得你不一樣,你很吸引人,你看我的眼神,也讓我很熟悉。”王晉眨了眨眼睛,“你對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嗎?”

    跟明白人裝糊塗挺沒意思的,顧青裴索性也不裝了,半開玩笑半嚴肅地說:“王哥,你這個型,說實話很理想,可是有些事情,它就不適合發生,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王晉定定地看了他幾秒,然後笑道:“我明白。我今天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對你很有好感,不過你不用有負擔,我這個年紀了,不會強人所難。”

    “王哥是明白人,你儘可放心,今天的事,出了門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

    王晉點點頭,“來,吃飯,不然都涼了。”

    倆人之後再沒有提這個話題,只是聊了些八卦和市場行情之類無關痛癢的東西。

    快吃完的時候,顧青裴的電話響了,是原煬打來的。

    顧青裴接下電話,“喂?”

    “你去哪兒了?”

    “在外邊兒吃飯呢。”

    “用不用我去接你?”

    “不用,我帶了老找來。”

    “那好吧,早點回來。”

    顧青裴把電話緊緊貼著耳朵,生怕被王晉聽道:“嗯,我知道了,明天再說。”說完匆匆掛了電話。

    王晉看了他一眼,“不會是原公子吧?”

    顧青裴敷衍道:“哦,是,他現在是我的專職司機,挺盡責的。”

    王晉眼裡精光一閃,但什麼都沒說。

    吃完飯後,倆人往後院的停車場走去。

    王晉是自己開車來的,顧青裴打算送完他再給老趙打電話,老趙不知道跑哪兒吃飯去了。

    停車場有些暗,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這裡的生意看上去並不太好,大部分人只是吃個新鮮,不會經常吃。

    把王晉送到了車旁邊,倆人握了握手,顧青裴笑道:“王哥,這點酒沒問題吧。”

    “沒問題,沒喝幾口。”

    “那就好,開車小心點。”顧青裴想把手抽回來,王晉卻握著不放。

    顧青裴耐心地看著他。

    王晉突然摟住他的腰,把他的身體帶著轉了個圈,把他壓在了車上。

    顧青裴眼裡閃過一絲驚異,但他剋制著沒動手。

    王晉緊緊貼著,呼吸有些沉重,他道:“青裴,你知不知道,你特別勾人。”

    顧青裴笑了笑,“大概知道。”他從小到大,身邊的追求者確實沒斷過,就是沒有個像原煬那樣,敢用那麼野蠻的手段對付他的。

    這個時候想起原煬,顧青裴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了一絲異樣。

    王晉修長的手指慢慢地移到了他的臉上,摘下了他的眼鏡。

    倆人四目相接,彼此都在較勁兒,就看誰先扛不住。

    王晉湊了過去,輕輕碰了碰顧青裴的嘴唇,“青裴,跟我試試吧。”

    曖昧總是格外讓人心動。

    如果是在以前,顧青裴覺得自己實在找不出理由拒絕王晉這樣的男人,可是現在,他家裡養著一隻動不動就咬人的小狼狗,真要再帶回去一個,恐怕麻煩有點兒大。

    顧青裴慢慢抽回了自己的眼鏡,重新戴上,然後推開了王晉,誠懇地說:“王哥,咱們之間需要顧忌的事情太多了,我從酒吧隨便帶個人,不費心不費力,可要是跟你,我不敢預料那後果。咱們都是聰明人,點到為止吧。”

    王晉的眼裡難掩失望。

    顧青裴笑著點了點頭,跟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瀟灑地走了。

    王晉一手扶著車門,嘆了口氣,他看著顧青裴修長矯健的身姿,眼裡是藏不住的慾望。

    第48章

    顧青裴剛把鑰匙插進鑰匙孔裡,門就被從裡面打開了。

    原煬皺著眉看他,“現在才回來。”

    “有事嘛。”

    “跟誰吃飯啊?”原煬跟他身後問道。

    顧青裴敷衍道:“都是生意場上的。”

    顧青裴隔三差五有飯局,也是常事了,原煬本來不會多想。可是他們剛剛在xx市被襲擊過,當時受到的震撼還沒過去,顧青裴單獨行動,總讓他放心不下,他道:“以後要出去,還是等我回來。”

    “你有其他任務,不能耽誤事。”顧青裴脫下大衣,問道:“信用證辦得怎麼樣?”

    “挺順利,xx行同意合同簽訂之後,先放款兩千萬。”

    “嗯。這個進口電子產品的項目是我們公司恢復主營業務的第一單生意,是要實際盈利的,不僅要盈利,還要在半年之內滿足恢復主板上市的條件,這是我們明年的重點工作,一定要盯緊了。”

    “我知道。”

    顧青裴拍拍他的腦袋,“做的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