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部分

    顧青裴無奈透了,“你這個臭流氓,別想白住我家,交房租交伙食費。”

    “老子給你做飯做家務,你還要我伙食費?”

    “我請個保姆做飯做家務,一個月才兩千,你住我的吃我的睡我的,何止兩千?”

    “操,沒見過你這麼摳門兒的,我就是沒錢吃飯才跑你家來的,你還讓我給你交房租伙食費。”

    “必須交。”

    “媽的,多少。”

    “三千。”

    原煬怒道:“你直接從我工資里扣得了。”

    “不好意思啊,你一個月基本工資就三千,你成天無故早退、遲到、離崗,全都扣完了你還能剩下兩千就不錯了,你連房租伙食費都付不起,還有臉住我家,難道你想賴賬?”顧青裴支著下巴,挑釁地看著他。

    原煬給氣樂了,“算你狠,差多少先欠著。案子辦成了你不要給我獎金嗎,從那裡面扣。”

    “判決書沒下來,你一個字兒也別想拿到。”顧青裴刻薄地笑著。

    原煬指了指他,“顧青裴,你等著我拿到錢,把錢砸你臉上。”

    “我等著。”

    原煬咬牙道:“真想幹死你。”

    顧青裴挑了挑眉,“現實點吧小同志,你連房租都付不起。”說完起身去臥室換衣服了。

    原煬看著他搖頭擺尾的得意樣子,所有對顧青裴那股得瑟勁兒的憤恨,一律都會轉化成最直白的性衝動,這真是一件怪事。

    原煬摸了摸下巴,準備今晚再狠狠教訓他一番。

    第41章

    倆人星期四抵達了xx市,xx市是個海濱城市,經濟發達,高樓林立,寸土寸金。

    這個案子的代理律師事務所的趙律師親自跟司機來機場接的他們,把他們送到了酒店。

    趙律師給倆人訂了兩間房,他們三人在顧青裴的房間裡溝通了一晚上的工作,把推動案件進展的關鍵點都討論了一遍,準備明天就由趙律師引薦,去見一個司法系統的領導。

    到了晚上十點,趙律師才告辭。

    原煬也沒打算回自己的房間,理所當然地呆在了顧青裴的屋子裡。

    顧青裴洗完澡後,用筆記本查閱著相關文件,並同時處理其他的工作。他每天都有幹不完的事情做不完的活兒,儘管很辛苦,但他很喜歡這種充實的感覺。

    原煬洗完澡出來,見他還盯著電腦,“都十一點了,你還不睡覺?”

    “還有事情沒處理完。”顧青裴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啪啦啪啦地打字。

    原煬道:“我仔細想了一下,雖然那個副院長答應簽字了,但是他這頭省局領導的壓力也不小,聽說他還想往上提,我估計他是兩頭都不想得罪,所以一開始不同意,現在迫於我們的壓力又同意,但是最終他到底會不會簽字,尤其是什麼時候籤,現在還是個問題。”

    顧青裴點點頭,“什麼時候籤是個不小的麻煩,萬一他一直給拖著,判決書就下不來,我們一樣要面臨損失。所以我們現在要找個領導,繼續給他施加壓力,推動判決書趕緊下來,只有下了判決,這事兒才算板上釘釘。”

    原煬爬上床,硬是用腦袋把顧青裴腿上的電腦擠開,自己躺在了顧青裴大腿上,“這事兒會解決的,我還等著你給我發獎金呢。”

    顧青裴笑了笑,“記得就好,不辦成我一毛錢都不會給你。”

    原煬撇了撇,“你不給我錢,我只能繼續吃你的睡你的。”

    “你也好意思說。”

    原煬勾著他的脖子,把他的腦袋壓了下來,舔吻著他的嘴唇。

    顧青裴任他親了一會兒,然後拍了拍他的臉,“明天還要談事兒,睡覺吧。”

    原煬坐了起來,搖著大尾巴直勾勾地看著他,“不想做嗎?”

    “做個屁,都幾點了,明天有正經事。”

    原煬頗為失望,最後還是躺下睡覺了,只不過手腳不怎麼老實,弄得顧青裴到一點多才睡著。

    第二天上午十點,他們在一個隱蔽的咖啡廳約見了省局的領導,把案子的情況仔細溝通了一下。情況始終對他們有利,前景也比較樂觀。

    中午請領導吃完飯後,趙律師自己有事先走了,顧青裴和原煬也趕回了酒店。在出租車上,他們接到了趙律師的電話,說對方現在提出了和解的要求,但是和解條件依然讓顧青裴不滿意,所以他暫時不打算跟對方商談,決定繼續打壓條件。

    趙律師有些擔憂地說:“對方是不是得到了什麼消息,不然怎麼我們上午見完人,下午他們就立刻要求和解了?”

    “不見得,有可能是感到了壓力,覺得會敗訴,所以想和解。”

    “嗯,有可能,不過他們這個和解條件一點誠意都沒有,這種條件誰會答應,太貪了。”

    顧青裴冷笑一聲,“沒錯,這個肯定不能答應。不過,如果條件合理,我們也沒必要逼人太甚,萬一把對方逼急了使壞就麻煩了,所以,和解也是一個途徑。你給對方回個電話,再往下壓二十個點,這件事本就是我們佔上風,如果這樣的條件他們都不同意,那就等著判決書下來,一毛錢都拿不到吧。”

    掛上電話後,原煬問他,“你覺得對方會答應嗎”

    “會吧,主要是補償問題。”

    原煬沉吟道:“上午見完領導,下午他們就要求和解,你覺得這是巧合嗎?他們這麼快就得到消息,我覺得這個事不簡單。”

    顧青裴也皺起眉頭,“現在還確定不了,看看趙律師跟他們談的怎麼樣吧。對方據說有涉黑背景,還是要小心一點,不要給原董惹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