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部分

    吃完飯後,原煬去開車,王晉陪顧青裴在酒樓門口等著。

    王晉略有些醉態,不知是有意無意地,往顧青裴身上歪了歪。

    顧青裴連忙扶住他,笑道:“王總,酒量堪憂啊,還想灌我啊。”

    王晉笑著擺擺手,“失策了失策了,沒考察好敵情。”

    “王總,你的車來了,先上車吧。”

    “不不,我等你先上車。”王晉不著痕跡地扶住他的腰,輕笑道:“顧總,今天跟你一見如故,無論是打球還是吃飯,都非常開心。你提到的項目,晚些把資料發到我郵箱裡,我一定會認真考慮,下次我單獨請顧總吃飯。”

    “能結識王總才是我的榮幸,承蒙王總看得起,以後哪怕再忙,也得赴王總的約,哈哈。王總看完資料之後,給我來個電話,有不清晰的地方,我隨時給你解答。”

    “好,哎,顧總,車來了。”

    原煬在車裡一樣就看到王晉放在顧青裴腰上的手,他眼裡直冒火,一腳油門踩了下去,汽車轟的一聲巨響,以相當嚇人的速度衝了過去,堪堪停在了倆人身側,把倆人嚇得心驚肉跳。

    原煬下車後,顧青裴怒道:“有你這麼開車的嗎!”

    王晉臉色也不太好,喝完酒之後任何刺激都會被放大,剛才著實有些嚇人。

    原煬沒什麼誠意地說:“把剎車當油門,不小心踩錯了。”

    王晉搖了搖頭,他走上前去,儘管喝了酒腳下有些虛浮,依然風度翩翩地給顧青裴拉開了車門,並儒雅地衝顧青裴一笑,“顧總,上車吧。”

    顧青裴跟他客套了幾句,道了別,這才上了車。

    原煬迫不及待地把車開走了。

    從後視鏡看著靠坐在座椅上,閉目休息的顧青裴,原煬口氣不善地說:“你和那個什麼達老總談得可真投機啊,”

    顧青裴懶懶地說:“是個很有能耐的人,我們能聊到一起去。”

    原煬不想顯得自己小肚雞腸,可他又不能裝著不在意,忍不住就像挑刺兒,“你跟我就聊不到一起去,是吧?”

    “我跟你?我跟你聊什麼?是聊創業艱辛,還是聊股市行情?還是聊管理,聊資本,聊政治?你這個不學無術的大少爺,你說你讓我跟你聊什麼。”

    原煬猛地一腳踩在剎車上。

    顧青裴身體猛然前傾,差點兒吐出來。

    原煬似乎是給氣壞了,握著方向盤的手直髮抖。顧青裴的話雖然刺耳,他卻反駁不了。認真想想,他和顧青裴除了逞兇鬥狠,互相羞辱,好像還真沒認認真真聊過什麼,也沒有平心靜氣地單純只是說說話,談話到最後,往往都會變成互相攻擊和諷刺。

    想到王晉跟顧青裴有說有笑、相談甚歡的樣子,原煬氣得想打人,他從來沒想過,跟顧青裴沒有共同話題這件事,也能讓他羞惱。

    顧青裴撐著身子靠回椅背,“媽的,你開車能不能穩當點兒,我差點吐了。”

    原煬惡聲惡氣道:“活該,喝死你拉倒。”他重新發動了車,只是眼睛依然冒火。

    他憤恨地想,他跟顧青裴之間,不過是炮友,只要做就夠了,需要個屁的共同話題。可是這麼想,也沒能讓他心情平靜,反而更糟糕了。

    把顧青裴送到家後,原煬也跟上了樓。

    顧青裴看了他一眼,“你不回去?”

    “太晚了,懶得開車。”他脫掉鞋,跟回自己家似的,大喇喇地進了屋。

    顧青裴也懶得阻止,隨他去了。他去浴室洗了個澡,出來的時候,看到原煬還在沙發上坐著,扭頭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

    洗完澡後顧青裴清醒了不少,“你打算在哪裡坐一晚上?”

    原煬回過頭,看著顧青裴油光水滑的樣子,想著現在是自己在擁有他,心裡多少好受了一點。

    他站起身,湊過去嗅了嗅顧青裴的頭髮,“嗯,酒味兒都洗掉了。”

    顧青裴打了哈欠,“我累了,你自便吧。”他轉身回了臥室。

    原煬洗完澡出來,顧青裴已經深陷在被子裡,呼吸均勻平穩。

    原煬爬上床,掀開被子鑽了進去。他看著顧青裴的後腦勺,突然對顧青裴老是背對著他相當不滿。

    他伸手把顧青裴翻了過來。

    顧青裴眯著眼睛,“你要幹什麼?我很困。”

    “又不是不讓你睡,不準背對著我。”

    顧青裴懶得搭理他,重新閉上了眼睛。

    原煬伸手關了燈,接著月光打量著顧青裴的臉。

    儘管光線很暗,可五官輪廓依然清晰可見。

    原煬忍不住親了親他的鼻尖。

    顧青裴皺了皺鼻子,沒睜開眼睛。

    原煬不管他聽沒聽見,低聲說:“我討厭那個姓王的,你以後少跟他接觸。”說完把手搭在了顧青裴腰上,慢慢閉上了眼睛。

    顧青裴卻睜開了眼睛,看著原煬近在咫尺的臉龐,眼裡閃過精光。

    顧青裴一覺醒來,原煬已經跑完步回來,把早餐準備好了。

    “吃飯。”原煬口氣有些冷淡,明顯昨天的事還沒消氣。

    “你這方面倒是挺勤快的。”

    原煬滿不在乎地說:“本來就是又簡單又輕鬆的活兒,有什麼難的。”

    顧青裴一邊吃飯,一邊道:“趙律師要我去一趟xx市,他給聯繫上了一個領導,讓我們去做做工作,推進判決書趕緊下來。你跟我一起去,把那個副院長引薦給我,我想跟他談談,尤其是好處的事情,這種事交給別人我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