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部分

    “累?看跟誰比了,再說,活著哪有不累的,難道我能靠別人養活我?”

    原煬想了想,“我可以養活你。”

    “你?”顧青裴嗤笑一聲,“原大公子啊,你兜裡連個盒飯的錢都沒有吧。”

    “你還好意思說,這都怪誰啊?”

    “誰讓你那麼二逼,隨便激你幾句你還真就把錢都送走。”

    “靠,你他媽終於說實話了。”原煬照著顧青裴的腰擰了一把。

    顧青裴疼得“嘶”了一聲,“你活該,不這麼治你根本沒有效。”

    原煬冷哼道:“最後把自己治我床上去了?”

    顧青裴用手肘撞了他肚子一下,“趕緊鬆開我,我要睡覺了。”

    “我就要抱著。”原煬一隻手環住顧青裴的腰,把顧青裴整個人攬在懷裡。

    顧青裴掙扎了幾下甩不開,索性也就隨他去了。

    其實挺暖和的,顧青裴想。不是那種實際溫度上的暖和,而且冬天漆黑的夜裡,能跟一個熱乎乎的人相擁而眠,真的是一件……很暖和的事。

    顧青裴閉上眼睛,安心地窩在了原煬懷裡,沉沉睡去。

    第34章

    顧青裴起床的時候,原煬已經晨練回來了。

    他看了看錶,還不到八點,“你起來夠早的。”

    “睡那麼晚做什麼。”原煬去廚房看了看,“豆漿打好了,過來吃飯。”

    顧青裴雙手環胸,皺眉道:“你這是特意跑我家當保姆來了?”

    原煬哼了一聲,“要不讓我餓兩天?”

    顧青裴道:“張霞給你訂票了,你今天晚上七點的飛機。”

    “不是明天嗎?”

    “這班便宜,節約成本。”

    原煬不滿道:“你就是著急趕我走吧。”

    顧青裴坐在桌前吃早餐,頭也沒抬,“這是工作需要。”

    原煬瞪了他一眼,心裡非常不爽。

    他把上衣脫掉,露出健美的上身,拿了條幹淨的毛巾擦著身上的汗。

    顧青裴斜著眼睛瞄了一眼,心裡禁不住腹誹,大清早的光個膀子,秀給誰看啊。

    顯然這是秀給他看的,因為原煬擦完汗,直接就坐在他對面打算吃飯。

    顧青裴道:“你不把衣服穿上?”

    “我剛運動完,熱,屋裡暖氣怎麼這麼熱。”

    顧青裴只好把目光移開。

    他跟原煬不一樣,原煬看到體態漂亮的女人才會多看兩眼,他是個純gay,他看到男人完美的身型,這大清早的,真有些受不住。

    由於家裡平時沒人吃飯,顧青裴的飯桌不大,兩個身高腿長的男人面對面坐著,只要稍微一伸腿,就能碰到對方。

    此時原煬的小腿就伸到了顧青裴的腳邊,有意無意地碰著他。

    顧青裴踢了他一腳。

    原煬沒把腿收回去,反而用小腿夾住了他的腿,挑釁地看著他。

    “你還能不能更幼稚一點?我沒空帶孩子。”

    “能,你想看看嗎?”

    顧青裴瞪了他一眼,“吃完飯趕緊看資料去,今晚自己打車走。”

    “你不送我?”

    “我?你見過總裁送司機的嗎?”

    “哼,你就會擺譜。”

    顧青裴提醒道:“求人辦事,把姿態放低點,別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你最好記得,你現在什麼也不是。”

    原煬喝了口茶,心不在焉地說:“我知道怎麼做。”

    吃完飯後,原煬真就乖乖地研究案件資料去了。顧青裴在跟他交流的過程中,才發現他也不是什麼都不懂,有些問題很準確地問到了點子上。

    下午的時候,原立江給原煬打了個電話,讓他回家吃飯,原煬說顧青裴派他出差,原立江在電話裡的聲音聽上去很高興。

    倆人說話的時候,顧青裴在旁邊,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他真的無法想象,如果讓原立江知道自己和他兒子睡過,原立江會是什麼反應。顧青裴是個很要面子的人,那種後果他是承擔不起,幸好原煬也不可能到處宣傳。

    原煬走之前,還給顧青裴做了頓晚飯,顧青裴按照公司的出差規定,給了他三天的食宿費,然後打發他趕緊走。

    原煬拽著他的袖子,非讓他送。

    顧青裴被逼無奈,只好下樓送他。

    原煬穿著一身純黑的西裝和厚重的深灰色長風衣,拎著公文包,那樣子倒是頗有幾分商務人士的幹練氣質,活脫脫像從雜誌裡面走出來的,非常能唬人。

    顧青裴想,要是他在大街上就這麼看到原煬,絕對無法想象原煬究竟有多流氓。

    招了輛出租車,原煬把從家拿過來的行李放進了後備箱,然後拉開車門,手臂搭在車門上,笑看著顧青裴,“我走了啊。”

    顧青裴擺擺手,面無表情,“辦不成不算你錯,辦砸了我饒不了你。”

    原煬輕輕“哼”了一聲,突然捏住他的下巴,低下頭親了他一口。

    顧青裴撇開臉,“咱倆沒熟到那份兒上,別動不動就性騷擾。”顧青裴對原煬各種出格的行為已經幾乎麻木了,既然阻止不了,索性他也不浪費精力了。

    原煬咧嘴一笑,“等我回來你才知道什麼叫性騷擾。”他矮身坐進車裡,下巴微揚,透過車窗,鷹隼般的雙眸深深地看著顧青裴,那眼神充滿了侵略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