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部分

    “我知道。”彭放悻悻道:“懶得管你了,玩玩兒就行了,可別讓你爸知道。”

    “放心吧,我有病啊讓他知道。掛了啊。”說完也不給彭放說話的機會,直接掛了電話,急忙朝顧青裴走去。

    因為顧青裴已經推著貨架要離開他的視線,明顯沒打算等他。

    原煬走過去抓住手推車,“我來吧。”

    顧青裴瞥了他一眼,“買的差不多了。”

    “回去了。”

    原煬哼笑道:“讓你嚐嚐我的手藝,說不定你今天就主動獻身了。”

    顧青裴搖了搖頭,回給他一個鄙視的眼神

    第30章

    倆人買完東西回到家,才剛過了中午12點。他們起來的晚,吃完早餐,基本就省了午飯。

    這麼漫長的一個雙休日,顧青裴想到要和原煬大眼瞪小眼,還要時時防止他的性騷擾,心裡就直髮愁。

    原煬就直勾勾地盯著他,不限煩似的,他走到哪兒,原煬一會兒就跟過來。

    顧青裴嘆道:“你就沒別的事兒可幹了?”

    “我幹什麼?”原煬環視了一下四周,“我不喜歡看電視,要不你電腦借我吧。”

    “我電腦別人不能碰。”顧青裴補充道:“手提和臺式都不行。”

    原煬哼了一聲,“是不是有黃片兒啊。”

    “是。”顧青裴乾脆利落地回答,“少兒不宜。”

    “我要看。”

    “你看個屁。”顧青裴把電視遙控器扔給他,“你看動畫片兒去。”

    原煬怒道:“你再擠兌我我揍你了,我要看你電腦裡的黃片兒,男的和男的的。”

    顧青裴揮揮手,“不適合你看。”

    “我就要看。你不嫌我技術差嗎,我跟著學學。”

    顧青裴忍著扇他的衝動,長嘆了一口氣,打開自己臺式機,調出一部歐美肌肉胸毛熊片兒,直接拉到中間最激烈的地方,“看吧。”

    原煬看了一眼就直翻白眼,“操,太噁心了。”

    顧青裴幸災樂禍地看著他,“看啊,不是要學嗎。”

    “你就沒有點兒正常的。”

    “我就喜歡這些不正常的。”

    “走開。”原煬推開他,奪過鼠標,忍著反胃把那部片兒關了,在文件夾裡搜索起來,找了一部亞洲的點開了。

    裡面是個日本青年,長得很清秀,可是原煬還是有些看不下去。為什麼他看別的男人這麼叫就覺得渾身彆扭,看顧青裴這樣就有反應呢?

    顧青裴坐在椅子裡,盯著屏幕看得津津有味。

    原煬看了他一眼,怒道:“你看得挺來勁兒啊。”

    “是啊,這個是我最喜歡的一個演員。”顧青裴眯著眼睛笑道:“這才是我喜歡的類型。”

    原煬扭頭把視頻關了,然後把這個文件粉碎性刪除。

    顧青裴想搶救沒來得及,撲上去的時候發現原煬還要刪其他冠這個演員名字的gv,他一把抓住原煬的胳膊,“你他媽有病啊,這些都是我的收藏。”

    原煬用一隻手抓住顧青裴的手,另一隻手繼續操作,“品位太差,這小子長得歪鼻子斜眼的,髮際線還這麼高,你找個好看點兒的喜歡行不行。”

    “關你屁事。”顧青裴的胳膊繞過原煬的脖子,使勁一提,用臂彎卡住了他的脖子。

    這下子原煬也受不了了,只得鬆開握著鼠標的手,被顧青裴提著脖子拉離了位置。

    顧青裴一把推開他,想回去搶救自己的收藏,可惜已經被刪了好幾部。

    他惡狠狠地瞪了原煬一眼,“你絕對有病。”

    原煬從背後抱住他,手從他領口伸進了衣服裡,揉著他的胸肌,“我不想看這些片兒,那些男的太噁心了,還是你來實體教學吧,嗯?”

    顧青裴把他的手從自己衣服裡拔出來,“你發情期怎麼這麼長,差不多行了,我還有工作要做,你別煩我。”

    原煬悻悻地說:“週末還工作。”

    顧青裴諷刺道:“誰都像你這樣的話,不用吃飯養家了。”他打開筆記本電腦,他一些文件拷到了臺式機上,然後在電腦上改一份合同。

    原煬搬了個凳子坐到他旁邊,默默地看著他。

    過了一會兒,顧青裴電話響了。

    “喂,李經理,事情辦得怎麼樣了?”顧青裴認真地聽著,表情越來越嚴肅,到最後他咬牙道:“他媽的,這幫人辦事……一定是對方把那個副院長搞定了。這個案子堅決不能上審委會,上了審委會十幾張嘴,指不定研究出什麼結果來,而且至少要再拖個半年。主要就是這個分管副院長不肯簽字是不是?這個副院長叫什麼名字。”對方一邊兒說,顧青裴一邊兒在百度搜索裡輸入一個名字。他打開那人的簡歷,掃了兩眼,“他以前在xx市當過黨支部書記,我認識xx市的組織部長,我去找找關係。這件事別聲張,讓趙廳長給拖著,絕對不能上審委會,能拖一天是一天。”

    顧青裴掛了電話,臉色不太好,他低頭翻找著電話本,然後撥通了一個電話。

    原煬就看著顧青裴神情一變,不但表情,就連口氣都是容光煥發的,“哎,吳哥,是我啊,還記得老弟嗎?”

    “哎呀,那兩瓶酒你現在還記得呢,這樣,我又讓我一個朋友從法國帶了一箱回來,這兩天我讓人給你寄去半箱。客氣什麼,我去xx的時候吳哥對我這麼照顧,應該的應該的。”